【轰出】幸运物

2017年上海高考作文题目:预测,是指预先推测。生活充满变数,有的人乐于接受对生活的预测,有的人则不以为然。请写一篇文章。谈谈你的思考。

交卷啦!!!

对不起跑题跑了十万八千里

【轰出】幸运物

 

※时间线在住宿之前

 

 

“绿谷。”

轰焦冻拉开椅子走到了绿谷身边,后者刚放下书,听到呼唤有些不解的抬起头。

“早上好轰同学。”绿谷笑着打了个招呼,“找我有什么事吗?”

轰咽了口口水,饶是他也觉得接下来要说的话和提出请求的理由太过奇怪,但上学路上的经历却让他不得不思考起了事情的蹊跷性。

 

他在出门的时候碰到了一个……瞎子。

带着墨镜、穿着深蓝色布衫,像无业游民一样在他家附近晃悠。轰并没有理会这种奇怪的人的打算,但却被对方反过来拦了下来。

“小哥你今天运气不太好啊?”

男人围着他转了三圈,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会发生很多不好的事情呢……不过都是小事情,摸摸自己的幸运物就好了。”

轰皱了皱眉头,朝旁边跨了一步准备绕开这个奇怪的人。但这一跨步却意外的踩到了一颗不小的石头,在即将摔倒的时候被那人拉了一把。

“……谢谢。”

“你看坏运气已经开始了。”戴墨镜的男人笑嘻嘻地看着轰,“今天的幸运物是绿色的东西呢!”

“……”对刚刚帮了一把的人不理不睬似乎有点不礼貌,轰皱了皱眉头,“谢谢,我要去上学了。”

男人没有过多的纠缠,踩着摇摇晃晃的步子离开了。原本以为这只是早上发生的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的轰焦冻经历了半个小时以内接二连三的坏事情。

先是错过了一班电车导致不得不挤上上班高峰期的拥挤车厢,接着在急刹车的时候被一位女性OL狠狠撞到了,原本准备破口大骂的女性在看到他的脸之后责骂变成了娇羞的“你要对我负责”,花了一点时间解决了糟心的事情,出电车站的时候天空中开始飘起了小雨。

……实在是太糟糕了。

甩掉头上的水珠,轰焦冻不由地思考起了早上碰到的那个奇怪的人。他向来是不信占卜的,更不要说一个陌生人随口说的几句话了。但今天的遭遇实在有点奇怪……

轰边走边思考,然后在什么都没有的走道里打滑了一下。

又来了。

面朝学校的天花板轰感到了一丝悲凉,明明遇到的都不是什么大事但凑在一起居然能让人如此头疼——

并没有预料之中的背部着地的疼痛,一双手接住了向后滑倒的轰。班上首屈一指的大帅哥被人以公主抱的姿势抱在了怀里。

“轰同学不要紧吧?”

绿谷出久担忧的脸占据了轰的视线。

“……没事。”轰焦冻盯着绿谷软蓬蓬的头发,满脑子都是早上墨镜男说的“绿色的东西”。

 

“……说起来可以放我下来了吗?”

“啊啊啊抱歉!!”

 

绿谷的效果似乎很好。

接下来的时间坏运气似乎被绿谷赶跑了,日常进行的无比顺利。但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端着荞麦面的轰被打闹的女生们无意推搡了一下,荞麦面脱离掌控,在空中划出了一个漂亮的弧线,然后啪叽翻倒在了地上。

“……”

“真的很对不起!!!”

面对女生们惶恐的道歉,轰默默地转身再次排起了长队。

绿谷不太够。

早上绿谷大概抱了他有一分钟,现在距离早上是四个小时,如果一分钟的接触可以有四小时的效果的话只需要再接触一分钟就可以平安度过剩下的时间,但是不确定回到家之后状态会不会持续,所以最好再接触一会吗……?

刚下定决心去找绿谷的轰突然意识到自己居然是以一个只见过一面的陌生人说的不知所谓的话语为推测依据,而且还是运势这种东西。

他收回了迈向绿谷和饭田他们所在地的脚步,转身找了个角落坐下来吃起了第二份荞麦面。

然后他咬到了舌头。

 

 

“绿谷,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轰在沉默了十秒之后艰难地开口,“我可以摸摸你吗?”

“……诶诶诶???”

“一会就好。”

轰焦冻盯着绿谷。

“……可以是可以但、”绿谷涨红了脸,被帅哥认真地盯着压力实在太大了。他感觉自己的心脏不听话地加速跳动起来,“为什么会突然提这种要求?”

“稍微有点事。”

得到了允许的轰小心地伸出手揉了揉看上去就很软的卷发,接着是肉呼呼的脸颊,他用大拇指磨蹭了一下雀斑,紧张到快昏过去的绿谷颤抖了一下。

“说起来,绿谷思考的时候常常会揉嘴唇。”

轰嘟囔着,把手指移到了嘴唇上,模仿着绿谷的动作捏住了下唇。

“像这样。”

“轰同学……!?”

“还有手指。”轰焦冻握住了绿谷伸过来想要阻拦他的手,男孩的右手布满伤疤,摸上去并不舒服,粗糙的令人心疼。他摩挲着蜿蜒的伤疤,那是和他战斗的时候所留下的印记。

 

一开始只是单纯的想通过触碰来解除霉运罢了,但途中却开始变了味。从“需要触碰”变成了“想要触碰”,从相贴的皮肤处传来的温度该死的令人着迷。

“因为我变成了这样……”

“不、不是轰同学的错啦!”绿谷用仅剩的一只手遮住了脸,“是我对力量的运用还不够好……”

“谢谢你。”

 

轰焦冻拉过绿谷的手,在伤疤上轻轻烙下一吻。

 

End

 

おまけ

 

“所以说今天轰同学到底为什么会……那个,要摸我?”一同往电车站走的路上,绿谷犹豫再三还是问出了口。

“……绿谷是幸运物。”

“诶??”

“带来好运的幸运物。”

“???”

 

看着疑惑不解到开始碎碎念的绿谷,轰焦冻觉得心情前所未有的好。

 

【其实还有的吧?

绿色的东西,其实还有很多的吧?】

 

评论(22)

热度(4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