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出】认真听我说1-6

【轰出】认真听我说

 

By:kaoru

苍苍的脑洞www试着具现化一下

不良少年×上班族

剧情需要设定绿谷家是面对街区的那种楼房


 

1.

 

下雨了。

轰焦冻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心,上面躺着一滴硕大的水珠。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颗又一颗雨滴吧嗒吧嗒地往下掉,砸在衣服上就是一个硬币大小的水印,三秒钟后整个世界都是哗啦啦的水声,仿佛机关枪一样的暴雨瞬间冲洗了地面,占据了凹凸不平的低洼处。

“……”

轰甩了甩头发,他在雨刚下起来的时候就跑到了就近的房檐下,但衣服还是不可避免的湿了。不足一平方米的屋檐挡掉了大部分的雨水,却挡不住溅进来的水珠,只是站着轰的裤腿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浸透,不防水的靴子也遭遇了同样的惨案。

乌云翻滚在天空中,隐隐约约可以听到隆隆的雷声。毫无疑问这场暴雨还会持续不短的时间……

轰焦冻看着雨帘发呆。他昨天刚和混账老爸吵了一架,现在一点都不想回家见到那个讨人厌的家伙。情况也不允许他普通的回家。距离电车站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他并没有带雨伞。

所以如果不想明天感冒的话站在这里等是唯一的办法。

他蹲了下来看着雨滴砸在地上溅起的水花,忽然就感到屁股上传来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毫无防备的轰焦冻被推着向前一扑——整个栽进了水洼里。

“哇啊啊——!!对、对不起!!!!”

 

2.

绿谷出久很饿。

下班回来的他本以为冰箱里还有食材就没有去超市,却没想到饥肠辘辘的他打开冰箱发现里面空空如也。脸色惨白的绿谷出久想要出门去买吃的,然而他还没打开房门,外面就跟泼水一样下起了倾盆大雨。绿谷看了看自己孱弱的折叠伞,默默地瘫回沙发上。

“好饿……”

绿谷没开灯,昏暗的天色让屋子看起来灰突突的。西装还没来得及脱掉,工作了一天的疲劳和饥饿让绿谷快要发疯。他的视线在窗外的大雨和瑟缩成一团的折叠伞上来回移动,终于在肚子发出又一次的咕噜声时翻身而起。

不就是雨吗——!!

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情,普通上班族绿谷出久推开了自家房门。

门和平时相比好像稍微有点重……?

没有多想的绿谷猛地一发力,开了门却看到了以扭曲姿势趴在地上的……高中生?!

 

3.

“真的很对不起!!我没想到门外会有人……”

“没关系。”

轰焦冻端起茶杯啜了一口热水。因为绿谷的一推他原本还算干燥的校服彻底报废,还沾上了黑乎乎的泥水,胸前一大片好不漂亮。出于歉意做了坏事的男人邀请轰到他家里坐一坐,也算是躲雨了。

“家里的食材吃完了本来想等雨停了再出门但是肚子实在太饿了就,没想到……呃,请问怎么称呼?我是绿谷出久、”

嘟嘟囔囔的上班族递给轰一条干净的毛巾,轰还没伸手拿呢,他又仿佛想起了什么一样缩回了手:“不介意的话可以洗个澡?那个、”

“轰焦冻。”轰捧着热茶,有些不舒服地抖了抖肩膀。校服贴在身上的感觉实在称不上好受。

“轰君,那个……雨看上去还要一会才能停,在那之前先把湿掉的衣服换下来吧,不然感冒就不好了……换洗衣服不介意的话可以穿我的?”

明明是在自己家,绿谷看上去却比轰还要紧张。

“那就打扰了。”

轰没有客气的打算,他放下茶杯站起身,忽然想起了什么。

“对了、绿谷……先生?”

“叫我绿谷就可以了。”

“这个,给你。”轰从半湿的书包里摸出一包饼干递给绿谷,“可以稍微填一下肚子。”

“诶?!可以吗、谢谢!”绿谷举着饼干不知所措,脸上的表情在变换了几个来回之后,最终固定在了“轰君真是个好人”上。

 

4.

一直到天黑,暴雨都没有停,中途有稍微变小的迹象,绿谷带着穿着老头汗衫的轰出门,刚走到便利店就又开始下大雨,两个人一起呆望着白花花的雨帘,最后绿谷踌躇着开了口。

“轰君……要不要在我这住一晚?啊、刚见面的陌生人说这个很奇怪但是雨这么大……”

“好。”

“如果淋着雨回家可能真的会感冒我不是什么可疑分子所以……诶?!”

“今天就打扰了。”高中生瘫着一张脸看不出表情,但绿谷却觉得他大概,心情不错?

 

晚饭是便利店的便当,两个人撑着一把折叠伞顶着大雨,五分钟的路程愣是下半身全湿。在便当加热期间轰被绿谷再次赶去洗澡,这回他连老头衫都没得穿了,身上套的是绿谷出久学生时代的校服,还小了一号。

“给家里打个电话吧?至少要报一下平安……”绿谷掀开便当盒的盖子,冒出的香味让他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因为肚子问题今天发生了一大堆事情……

“不需要。”

“诶?”

“我说不需要。”轰焦冻往嘴里塞了一口饭,他低着头,刘海遮住了眼睛。

“但、”绿谷还想说什么,想了想默默地低下了头。

 

虽然一个冲动把人留了下来,但绿谷家并没有客房。作为东道主的绿谷打了地铺。半夜的时候绿谷听到了很响的重物砸地的声音,上班族觉得自己应该起来看看情况,但眼睛实在睁不开。

于是第二天早上他看到了裹着被子蜷成一团躺在地上的高中生。

 

5.

轰焦冻的校服没干。

散发着洗衣粉味道的衣服飘在阴沉沉的天空下显得格外凄凉。绿谷伸手摸了摸下摆,显而易见的水分十足。轰穿着小了一号、学校也不对的校服站在绿谷旁边长久的沉默了。

“……那个,可以这样凑合一下吗?”绿谷小心翼翼地开口。他又看了一眼轰因为衣服太小而露出来的一小节腹肌,想把刚刚说出的话吞回肚子里去。

明明只是个高中生为什么会比他还要壮实!

“啊哈哈……想也不可能呢。”上班族挠了挠自己彭软的头发,“轰君先去吃早饭?我想想办法……”

“我放学来你这里拿。”

“诶?”

“有没有大一点的衣服?校服先放你这,放学我来拿。”

“啊、好!但是不穿校服去学校没关系吗?”

“一天而已,没关系。”

高中生和上班族坐在空荡荡的餐桌前,早饭是昨天去便利店买的三明治和牛奶。向来不在意自己饮食的绿谷看着轰啃着干巴巴的三明治,没由来的感到心疼。

明天,要不要试着做做看早饭……?

这个念头才出现一秒就被他残忍的否决了,轰只是在这里暂住一晚而已,不会有下一次了。

 

6.

轰焦冻是一个不良少年。

知道这件事的人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至少U校的每个不良都知道他们的头儿有着一头半红半白的标志性头发,除了头发,头儿的左脸上还有一块很大的疤。

据资格老的前辈回忆,轰哥脸上的疤,是还在小学的时候留下的。当时轰哥领着一帮人跟初中生干,初中生愣是打不过轰哥,于是这群卑鄙的家伙趁轰哥不注意泼了滚水。轰哥被激怒了,据说再也没有人见过那群初中生。

轰哥的疤,是荣誉的象征。

顺便一提大家都或多或少好奇过轰哥是怎么把头发染得那么对称的——!

 

轰焦冻对自己成为不良少年的过程是迷茫的。在升入U校之后他似乎因为独来独往被混混盯上了,每天总有些不长眼的家伙来找他麻烦。轰焦冻向来不喜欢多说话,他的混账老爸已经够让人烦心了,所以面对这些人,轰选择了直接把人打趴下这个方法。

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打两个,不知不觉来找他麻烦的人没了,反而多了一群恭恭敬敬喊他轰哥的人。

有时候他会被问今天该干嘛。轰焦冻思考了两秒,他是学生,要做的事情当然是——

“上课。”

于是那一天U校所有的不良都乖乖去上课了。

 

轰在开学两个月以来第一次觉得不良少年这个身份还蛮好用的。他发了条信息给据说是他手下的某个人,在离开绿谷家不过十分钟的距离就看到了一个黄毛拎着袋子东张西望,看到轰之后颠颠地跑过来。

“轰哥,您要的校服!”

轰焦冻接过袋子冲着黄毛点了点头:“谢谢。”

“那个、轰哥,很冒昧但是可以问一下您的校服怎么了吗……”

轰回忆了一下事情发生的过程,觉得太复杂了不好概括。于是他冷冷地瞥了一眼黄毛。

“这不是你该知道的事。”

当天,U校的轰哥传奇又多了一个故事。


tbc

评论(34)

热度(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