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出】赌气

【轰出】赌气

 

起源是体育祭结束后的某个课间。

受了触目惊心重伤的绿谷虽然已经被恢复到了勉强可以行动的程度,但写字、吃饭这种高精度的动作做起来还是很勉强。吃饭还可以用勺子代替,写字就很灾难了。且不说突然不受控制变得歪曲起来的字迹,记笔记速度的下降让绿谷不可避免的漏掉了许多上课重点。

“英语……有语法点没记到……”绿谷看着自己的笔记本发呆,黑板已经被麦克老师顺手擦干净了。平时整齐的笔记现在多了大片的空白,还有几道扭曲的划痕耀武扬威地盘旋在书页上。

这样就不得不向同学借笔记了……

绿谷趴在课桌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刚开始在脑海里过滤可以借笔记的人选,一本书就落在了他面前。他歪着脑袋看了看来者,在意识到那是轰焦冻之后猛地弹了起来。

“轰、轰同学?!”

轰对着他点了点头,又把笔记本往前递了一点。

“刚才你没记到吧?借给你。”

“诶?可以吗?!”绿谷看了看那本黑色封皮的笔记本,是学校里到处都有的最常规的款式,“帮大忙了……谢谢!轰同学!”

“不客气。”轰摆了摆手,他低垂眼睑看着仿佛得到了宝物的绿谷,少年用打着绷带的手艰难地翻开笔记本,然后以扭曲的姿势拿着笔开始抄写。

“绿谷。”

听到呼唤的绿谷抬起头,他原本以为已经离开的轰依然站在他的课桌旁。

“啊、我,我现在写字有点慢……这个课间可能抄不完,下午的课之前还给轰同学可以吗?还是说等会需要用到笔、”

绿谷眨了眨眼睛,碎碎念戛然而止。

轰焦冻的脸放得很大。

嘴唇上有不属于自己的、柔软的触感。

但绿谷还来不及细想那是什么,轰就已经转身离开了。仿佛蜻蜓点水一般的触碰留下的是羽毛拂过的感觉,缥缈到绿谷觉得自己刚才做了个很短很短的梦。他捂着嘴直愣愣地盯着摊开的笔记本。

刚才发生了什么?!

 

然而这只是一个开端而已。

伴随着仿佛包含了一切感情而又重归于平静的呼唤,轰焦冻的亲吻——或者说触碰总在绿谷意想不到的时候到来。在好友饭田转过头去的一瞬间,或者是实战演习时冰壁拔地而起笼罩两人的时刻,偶尔会在食堂熙熙攘攘的环境里,趁着丽日和饭田还没走近的时候悄悄来一下。

不是很频繁,却恰到好处的散布在绿谷的校园生活里。

说不在意那是骗人的——

从第一次触碰开始绿谷就在思考轰这么做的意义。是恶作剧吗?轰并不是那种会随便开玩笑的人,他总是一本正经的……那么这样的举动必定包含着某种意义。

亲吻是表达爱意的方式,但这样短暂的触碰算是亲吻吗?

还是说,轰同学想要借这种方式来表达好意?

说到底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感觉更有可能只是自己的错觉。不过错觉错到同班同学亲自己???

 

绿谷抱着欧尔迈特的等身抱枕,在自己的小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向睡眠良好的绿谷因为轰的举动失眠了。他挂着黑眼圈去了学校,收到了好友担忧的问候。

然而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却完全没有自觉,该吃吃该睡睡,对上绿谷目光之后也坦然自若。轰过于自然的反应让绿谷再一次怀疑起了自己。

果然是错觉吗?

 

事实证明那并不是绿谷的错觉。在他和饭田以及轰三人经历了斯坦因事件之后,再一次缠满绷带的绿谷躺在充满消毒水气味的病床上感受失眠。

那是轰第二次亲他——就在三人的晚间闲聊之时。短暂的住院期间因为无聊他们常常会围在一起闲聊,从分析自己战斗的不足一路聊到放学路上新开的日式盖饭店,最后话题又绕回英雄杀手斯坦因。在饭田讲话讲到口渴而转头拿水杯的一刹那坐在绿谷旁边的轰凑过来亲了一下他的嘴角。

“?!”

绿谷捂着被轰触碰到的地方,瞪大了眼睛看着轰。轰也不躲,坦荡荡的任凭绿谷看,仿佛刚才凑过去的人不是他。一边放下水杯的饭田好奇地开口:

“怎么了吗你们两个?”

绿谷眨眨眼睛,轰也眨眨眼睛,然后两个人一起扭头看向饭田。

“没、没什么……”

绿谷磕磕绊绊地开口,嘴角留下的柔软触感就像前一次一样缥缈,轰嘴唇的余温仿佛还残留在皮肤上,热热地烧灼着。

 

轰同学究竟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绿谷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病房里漆黑一片,走廊上的灯光透过玻璃幽幽地照进来,让绿谷可以看清半小时前还在努力工作的白炽灯管。

轰同学不是随便会开玩笑的人……啊。

绿谷转了转眼珠,想起了白天的“手臂终结者”。

一向严肃的轰同学也会说出那样的话、意外的有些可爱?

这个也是玩笑?也许对轰同学来说这是很普通的事情……?做完之后也反应也很平淡……

难道说奇怪的人是我???

 

绿谷出久陷入了纠结之中。

 

实战演习,课间,午休,更衣室换战斗服的时候。绿谷从一开始的反应剧烈到现在已经很习惯轰焦冻冷不丁的亲吻了。虽然这么多年来的常识在向绿谷抗议,但每次看到轰正直而又坦然自若的表情,绿谷就不由得开始怀疑自己的常识。

这大概只是轰同学表达感谢的一种方式……?

他想起自己在借给轰水杯的时候被亲过。

又或许是代替一些回答的话语?

在向轰请教难题时他也被亲过,亲完之后轰就开始认真的讲题。

 

绿谷举着笔悬空在自己的“为了将来成为英雄的笔记”上绕圈,过了好一会都没能落笔写些什么。他有些气恼的扔掉铅笔,两秒后又捡了回来。

“搞不懂……轰同学到底在想什么……”

他趴在课桌上,以糟糕的书写姿势随手画着轰的头像,画完之后又在旁边写上了“难懂”两个字。

“啊啊……”

“绿谷。”

绿谷抬起头,他看到了轰眼睛里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

啊、又要来了。

似乎要印证他总结出的规律,轰焦冻俯下身轻轻啄了一下他的嘴唇。依然是停留不到一秒的亲吻,依然是不知所谓的突然袭击。仿佛积累了很多天终于到达极限的气球,绿谷猛地就觉得火大的不得了。

这家伙怎么回事——!

擅自做这种令人误会的事情又擅自离开还没有一点自觉!凭什么我要为这种事情头疼啊!

胸口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膨胀开来,滚烫得令人失去理智。

“轰同学!”

绿谷一把拽住要走回座位的轰,在优等生疑惑地转过头来的时候狠狠地揪住了对方的领子——

 

来不及吞咽的津液顺着嘴角流下,绿谷最后舔了一下轰的嘴唇,满意地放开了愣住了的同班同学。

“这种的……才叫接吻哦。”

 

END




评论(30)

热度(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