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出】waiting for you

《until tomorrow》番外特典,可以配合本体一起看~

谢谢大家UT场贩完售,通贩大概还有7本??


Waiting For You

 

1.

轟焦凍覺得胸口有點悶。

導致胸悶的原因目前尚不明確,但確實是從綠谷的臨時公寓裏出來就開始了的,或許比那更早一點——從綠谷望向他的眼睛裏閃過一絲陌生開始。

昨天是綠谷的生日。

雖說是生日,仍在實習期間的他們並沒有太多的空閒,轟在中午的時候抽空給綠谷打了個電話,打了兩次都是占線,第三次才聽到綠谷有些惶恐的聲音。

“抱歉轟同學,剛剛麗日同學和飯田同學給我打電話了……”

“生日快樂。”轟開口,“晚上我可以去你那嗎?有禮物交給你。”

“謝謝轟同學!”綠谷的語調明顯的上揚,帶著令人愉悅的歡快,“晚上事務所裏的前輩會給我過生日,轟同學要一起來嗎?可以吃蛋糕!”

“好。”

“那我下午再聯繫你!”

但綠谷再也沒有聯絡他,轟懷著擔憂沖去了夜眼事務所——偌大的事務所只有一個值班人員,沖著他無奈地攤手說所有人都出任務去了。

轟能夠理解這種緊急情況。從在安德瓦事務所裏實習開始,轟自己也經歷了幾起半夜裏從被窩裏爬起來追捕敵人的艱巨任務。英雄和員警這個職業有一定的相似性,至少都沒有完美的假期。轟捏了捏口袋裏的小盒子,最後只是歎了口氣。

“打擾了。”

他沖著值班的英雄鞠了一躬,緩步走向夜色。

 

2.

轟焦凍喜歡綠谷出久。

這份感情在高一的時候就隱隱約約存在了,一點點成長,蔓延,最後像藤蔓一樣纏住了轟的整個心臟。從視線黏在綠谷身上,到現在有意無意的肢體觸碰,轟焦凍發現被自己埋藏在心底的感情悄悄地越變越茁壯,漸漸到了再也掩藏不住的地步。在查閱了一大堆資料和心理分析之後,轟確定自己戀愛了。

沒什麼好驚訝的,青春期的少年一般都會經歷這樣的時期。

盤腿坐在榻榻米上發了半天呆之後,轟終於接受了自己戀愛的事實。對象是綠谷出久,這個名字更是讓他有種理所當然的感覺,綠谷是那麼的優秀而耀眼,會喜歡上根本就是沒辦法的事情。他站起來,麻痹的雙腿讓轟一個踉蹌又跌倒在地上,他乾脆仰面躺下。

他喜歡綠谷,如果綠谷也喜歡他,那麼他們就可以交往了。

交往意味著什麼?

牽手,接吻,以及……做愛。

牽手他在某次奔逃時帶著私心悄悄試過了,綠谷的手掌有些粗糙,摸起來硬硬的,但轟卻捨不得放開,直到男孩紅著臉小聲嘟囔起來,轟才恍然大悟般鬆開了手。

接吻會是什麼感覺?

交往了就可以隨心所欲地和綠谷接吻了嗎?

牽手也不會被甩開了嗎?

帶著這樣的疑問轟在走廊上攔住了綠谷。他看著綠谷的臉,網路上那些肉麻的情話統統被拋之於腦後,在咽了幾口唾沫之後,大失儀態的轟家小少爺啞著嗓子開了口。

“我可以……親親你嗎?”

綠谷出久嚇懵了。

 

3.

“轟同學為什麼會、會想……親我?”

“因為我喜歡綠谷。”

 

說出來了。

 

轟有點恍惚,之前卡在嗓子裏好久的話語像抹了黃油一樣滑出來。他覺得自己的左半邊控制不住的開始騷動,溫度甚至蔓延到了右半邊的臉上。直覺告訴轟自己說錯話了,因為眼前的綠谷已經因為過負荷開始冒煙了。

“不可以嗎?”轟有些失落。他大概被拒絕了,聽不到回答99%都是被拒絕了。

“不、不是……我、”綠谷捂住了臉,上面溫度燙得嚇人,“我……”

還沒說出口的話語被上課鈴打斷。綠谷拉起轟開始奔跑,綠谷很賣力,班上的NO.1卻跑得很敷衍,他全部的注意力都在自己和綠谷相牽的手上。

牽手都這麼舒服,接吻會是怎樣?

 

“綠谷。”轟喊了一聲。

“什麼事?已經遲到了轟同學!”

“我喜歡你。”轟加快腳步扯著綠谷跑,這堂課的教室有點遠,他們在走廊上耽誤了太多時間。但轟覺得那並沒有多久,和綠谷在一起的時間總覺得被加工過了,一點也不夠。

“~~真是的!!”有著小雀斑的男孩憋著一股氣,從心底冒出了一股挫敗感。

完全沒辦法放著不管——

 

“我也是啦!!”

 

4.

那樣的綠谷出久現在有些怯生生地望著他,眼睛裏閃著戒備的光。

 

“你是誰?”

 

轟焦凍想,自己大概是逃走的吧。

他不喜歡綠谷空蕩蕩的眼睛,裏面什麼也沒有。沒有堅韌,沒有頑強,也沒有看向他時溢出來的歡喜。他仿佛看著一個陌生人——不,綠谷即使看著陌生人,眼神依然是有溫度的。

綠谷出久被刷新過了。

他身上沒有受傷的痕跡,腦袋也沒被包起來,物理性失憶的可能性非常小,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敵人的個性……消除記憶嗎?全部的記憶?持續多久?

轟焦凍有些急躁地撥通了夜眼事務所的電話,獲得的信息卻和自己的猜測差不多。

綠谷每天的記憶都會清空。

不僅忘記了從前,連當下都記不住。

“你們怎麼能讓他一個人回去?他不是失憶了嗎?”轟焦凍握著手機有些氣急,“萬一……”

“轟。”電話那頭的夜眼打斷了他,“他是綠谷出久。”

“你太急躁了。”

電話里傳來嘟——嘟——的忙音,像是無情的嘲笑。

 

他是綠谷出久。

 

像是被誰打了一拳,轟覺得胸口悶悶地痛,很痛。

 

5.

“轟君……”

綠谷喊出轟的名字時,轟焦凍開心地想要放鞭炮,但在轟被喜悅沖昏頭腦前綠谷掐斷了激動的苗頭。

“嗎?”

一天就解除的個性,想想確實是稀有品——因為殘次而稀有。

“……你還記得多少?”轟不抱希望地問了一句。

“抱歉,轟君以前和我是朋友嗎?”綠谷撓了撓臉頰,這個小動作他以前經常做,被人誇獎的時候尤其多。轟盯著綠谷的手指,上面蜿蜒的疤痕清晰可見。

“我好像中了什麼個性,什麼事情都不記得了……昨天的事情也不記得哦。謝謝轟君來找我……要進來坐一坐嗎?”

綠谷晃了晃手上的鑰匙。

“轟君身上有著很舒服的感覺,想讓人親近。”

轟焦凍到最後都沒有回應綠谷他們到底是不是朋友,他覺得頭疼,眼前的綠谷令他熟悉,但出口的話語卻是那麼陌生。

“轟君真的很厲害呢……個性這種東西就算是與生俱來的,掌握也需要鍛煉吧?”

綠谷的笑容很腼腆,每當他覺得自己比不上他人時都會露出這樣的笑容,但下一句永遠是自勉而不是自嘲。

“我也要加油了呢!雖然不知道能不能把記憶留存到明天,但如果可以的話想總結一些經驗,至少在遇到危險的時候可以起一些作用。”

“要成為英雄的話,必須加油才行呢!”

綠谷彎起了眼睛,睫毛投下一片陰影。如果是平時轟會湊過去給他一個親吻,但現在不行。

“綠谷。”轟拉過綠谷的手,磨蹭著上面的疤痕,“你會成為英雄的。”

男孩睜大了眼睛,兩秒后泛起了水光,接著開始掉眼淚。

“抱歉……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聽了轟君的話之後就很想哭……”綠谷抹著眼淚,“難得轟君對我這麼期待,我要繼續練習才行!轟君一開始掌握個性的時候有什麼竅門嗎?”

“想象那是身體的一部分,是你的一部分……”

果然綠谷就是綠谷。

就算沒有了記憶,綠谷出久也依然是那個將他從泥潭里拽出來的英雄。

轟焦凍喜歡綠谷出久。

 

6.

表達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尤其是在表達喜愛之情的時候。

就像那句話第一次說出口的時候轟感受到的更多的是舒心,而不是焦慮——他說出來,他將這份感情傳達給綠谷了。

無所謂回應,只是想讓綠谷知道轟焦凍一直都喜歡著他,僅此而已。

於是他在天蒙蒙亮的時候從床上翻身而起。兩家事務所隔著並不近的距離,即使搭車都要很長時間。轟在少有人煙的街道上奔跑,一直跑到上班族背上公文包。

他摁響了公寓的門鈴,連呼吸都來不及調整。

綠谷,綠谷。

綠谷很少拒絕他的要求,只要盯著——最多三秒綠谷就會敗下陣來,無奈地揉揉他的頭髮,有時候會氣急敗壞地掐一把臉,然後苦笑著應許他的要求。

綠谷看向他的眼睛里總是閃爍著亮晶晶的光,似乎裝進了星辰。

綠谷的嘴唇柔軟得可怕,一個不小心就會沉迷其中,他的舌頭總是惱人地具有攻擊性,即使被親得渾身發軟也在努力地進攻。

轟深吸一口氣,他盯著逐漸擴大的門縫,看著那頭熟悉的柔軟的綠髮出現在視線里。

“早上好。”

“那個……轟君?”

“嗯。”轟瞇了瞇眼睛,“我來告訴你一件事。”

“……?我、我現在沒有記憶?”

“沒關係。”轟抓住綠谷的肩膀看進那雙空蕩蕩的眸子,“我喜歡你。”

 

他在深淵盡頭看到了星辰。

 

7.

從那之後每一天。

被拒絕是定番,想也沒人會隨便答應一個陌生人的告白。但轟焦凍還是樂此不疲。即便因此他失去了很多休息的機會,轟也沒有停止的想法。

他的綠谷總是以驚人的速度成長著,剛入學的時候極差的個性掌控在一個學期之後就初見起色了,一年級結束的時候甚至超過了很多人。

他的綠谷總是比別人努力幾倍地學習,但他會抱著筆記本敲響自己的門,然後放軟了身軀貼上來。這樣的日子一般課程都比較簡單——至少綠谷應該沒有需要詢問的地方。

他的綠谷總是不要命一樣衝在第一線,目的卻不是擊退敵人,他說英雄是為了保護人們而生的,沒有什麼比救人更重要了。

他的綠谷即使失去記憶依然堅守在自己的位置,像海綿一樣吸取著知識,努力讓自己跟上所有人的腳步。

雖然微弱,但星星之火掙扎著想要掀起燎原之勢。

 

“轟君為什麼……每天都要來呢?”綠谷抿了抿嘴唇,他總覺得這是在往人傷口上撒鹽,“明明不會有任何回應,留下的最多就是日記上的記錄……”

“……我只是想讓你知道我喜歡你。”

“一直一直喜歡著你,今天也不例外。”

 

8.

 

綠谷沒有來開門。

等了十分鐘綠谷依然沒有開門,公寓里非常安靜。轟焦凍看著手錶,總覺得有不好的事情發生了。

如果再不走報道就要晚了,臭老爹且不說,考評太差可能會實習不合格拿不到執照。

興許綠谷只是提早出門了……?

轟猶豫著,最後還是轉身離開了。轟焦凍也是一名英雄,將來要與綠谷出久並肩的英雄。

被戀人甩下太多是會被嘲笑的。

 

轟趕到醫院的時候非常氣惱自己早上錯誤的決定,綠谷當時正在他的不遠處用著筆記本上學來的個性操控方法戰鬥——如果他去夜眼事務所看一眼就能得到這個消息,就不用看著綠谷再一次打滿繃帶入院了。

“為什麼要讓他參戰?”轟揪著通形的領子,對於這個相處了很長時間的學長轟向來是很尊重的,此時卻有點控制不住,“他沒有記憶這件事你們最清楚了吧?”

“我們人手不足。”通形並沒有生氣,“派綠谷君去的也是最輕鬆的區域了……他的傷是個性反噬造成的。”

“……”轟鬆開通形,臉色卻沒變好。

“你現在還在實習中吧?翹班來這裡會被扣分……”

“我在巡邏。”轟陰沉著一張臉推開了病房的門。

 

9.

綠谷出久有點懵。

他被親了,被一個剛見一面的人……雖然這個人每天都會在他的日記里出現。

綠谷眨了眨眼睛,嘴唇上傳來的觸感卻是真的,溫度有些細微的不同,總覺得左半邊要熱一點……原來轟君的嘴唇也是半冷半熱嗎?

等等。

等等,親吻這種事情不是只有對喜歡的人才可以做嗎?啊、轟君好像確實喜歡我來著……

綠谷微微張了張嘴,被轟找到了空隙探進了舌頭,他摁著綠谷的後腦勺不讓他逃開——親吻實在是久違的事情了,熟悉的滿足感讓轟平復了焦躁的心情。

“綠谷。”

他鬆開被親得缺氧的綠谷,沒忍住又湊上去親了一口。

“我喜歡你。”

“……順序錯了啦!”綠谷小聲地抗議,他摸了摸胸口,那裡心臟跳得厲害,“我什麼都不記得啊。”

“嗯。”

“今天我拖大家後腿了……照著日記上的方法用了一次個性,沒想到變成了這副樣子……”

綠谷舉起了胳膊,卻因為移動疼得齜牙咧嘴。

“只看文字就能使出個性已經很好了。”

“轟君。”綠谷盯著轟。

 

“有記憶的我,大概非常喜歡你吧。”

 

10.

地點從公寓變成了醫院,消毒水的氣味熏得轟有些頭昏腦漲。

綠谷的記憶沒有一點恢復正常的跡象,加之幾天來的勞累,轟總覺得胸口壓了一塊石頭讓他喘不過氣。

不同於對父親的憎恨,也不是對自己無能的不甘,在喉頭瀰漫開來的苦澀和氣悶一起逼迫著轟焦凍,他推開房門,打著石膏的男孩轉過頭看向他。

“你是誰?”

“我又是誰?”

“我是轟焦凍。”轟走到病床旁,拉開椅子坐了下來,“你是綠谷出久。”

“轟焦凍喜歡綠谷出久。”

“嗯……你喜歡我?呃,轟君?”

“嗯。”轟看著綠谷,努力地扯出了一個笑容。

“轟君,這樣笑太奇怪了啦。”綠谷伸出手,“應該要這樣才好看!”

“……轟君?”

“為什麼哭了?是不喜歡這樣笑嗎?”

 

11.

“焦凍笑一下嘛!”

“……這樣?”

“太僵硬了啦……要這樣——!”

綠谷也是這樣伸出手指,輕輕地拉起他的嘴角。

“焦凍要這樣笑才好看!”

 

12.

綠谷出久開了門,他看著髮色顯眼的同齡人,趕在對方開口前抵住了轟的嘴唇。

“轟君喜歡的是有記憶的綠谷出久吧?”綠谷垂下了眼瞼,“那個擁有你們共同回憶的綠谷出久,現在的我對你來說只是一個陌生人而已。”

“同樣的,現在的轟君對我來說也只是一個陌生人。”

“我剛才才算是第一次見到你……為什麼要喜歡我呢?”

“……綠谷,如果有人向你求救,你會怎麼辦?”

“?當然是去救……”

“如果救不了呢?”

“他很閉塞,不肯接受你的幫助。”

“……但是他求救了,無論如何我會拼盡全力試試看。”

轟笑了。

不管有沒有記憶,不管刷新幾次,綠谷出久始終是他的綠谷出久。

是那個戰鬥到破破爛爛也要把他從牢籠中解放出來的綠谷出久。

“綠谷果然是綠谷……我喜歡你,綠谷。”

“無論多少次我都會說的,所以不用勉強自己回答。”

“我喜歡你,我喜歡綠谷出久。”

 

還有……謝謝你。

 

我愛你。

 

 

END

 

 

 

评论(3)

热度(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