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出】芽

给柰柰本本的G文

艺术家×花店店员



by:Kaoru

 

16:57

还有三分钟。

 

绿谷出久望着墙壁上的挂钟,秒针正兢兢业业地滴答行走,转过标着数字六的格子,再缓慢地爬往七。他深吸一口气,放下手里的筛壶,脱掉手套,目光在充满鲜花的店面里流转了一圈之后停在了一排玻璃瓶上。S形的瓶身里装着清水与营养液,窄小的瓶颈处卡着一个仿佛洋葱的块茎,在悉心照料之下伸出了许多嫩白的根茎。几天前他就看上了这瓶风信子,在纠结了几天之后最终决定买下它。

“丽日小姐。”

他唤了一声正在给玫瑰修剪枝叶的另一名店员,或者说店长。可爱的女孩子有些不解地抬起头,直率的目光让绿谷有些脸红。

“我、我想买下这瓶花……”

 

 

轰焦冻放下画笔,他有些挫败地看着眼前涂抹了许多色块的画布,阴郁的蓝色和黑色交织在一起宛如黑洞般浓稠,只是看着就让人喘不过气来。青年睁着异色的双眼看着自己的作品,然后把调色板放在了地上。他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转身去卫生间洗掉了沾在手上的颜料,然后抓起风衣。

就像没有变化的每一天一样,轰焦冻知道自己会去附近的便利店买一份荞麦面,再晚一点附近大学的学生会涌进来挤满便利店,然后扫光货架上的便当们。

他拧开公寓的门,咔哒声在安静到过分的楼道里显得无比清晰。轰摸了摸口袋里的钥匙,然后带上了防盗门。

 

 

16:58

还有两分钟。

 

绿谷有些着急,他抱起风信子急急忙忙地把钱给了丽日,茶色头发的女孩儿举起了自己沾着泥土和清水的手套,俏皮地眨眨眼睛。

“我这样根本没法收钱啊?从小久你的工资里扣好啦。”

“真是太感谢您了!”绿谷捧着玻璃瓶,“我,我稍微有点事可以离开一下吗?”

“诶?”丽日有些吃惊,她的印象里绿谷并不是会无故请假的人,“是发生了什么吗?”

“五分钟就好!”绿谷似乎想要双手合十,才举起手就发现握着风信子瓶子,于是僵直在空中仿佛投降。

“噗、”丽日愣了一秒后冷不丁地笑出来,她下意识地用沾满泥水的手捂住了嘴——

“啊啊啊!”

“丽日小姐!不要紧吗?!”

“没事,小久要是有事可以先走……啊啊餐巾纸餐巾纸!!”

绿谷本想帮帮丽日,但当他看到墙上的时钟时只能选择慌不择路地往门外跑去。

“加油啊!小久!!”

丽日御茶子在背后用力地挥手。

 

轰焦冻踏出公寓,夕阳把整个街道染成橘红色,过于温暖的色调让他嫌恶地皱起了眉头。他讨厌暖色调的东西,就像他讨厌自己的半边身体。已经不是很刺眼的太阳红澄澄地晕染了半边天空,在远处过渡成了幽幽的蓝,半弯月亮隐隐绰绰。道路上飘来小吃摊的香味,却没有引起轰的一点兴趣。他踩着和平日一样的步子走着和平日一样的路,打算去一直以来光顾的便利店买几个月没有换过口味的荞麦面。

一切就像复制出来的一样乏味。他又想起了屋子里那张灰突突的画,纸张上的色彩仿佛充满恶意的怪兽冲着他龇牙咧嘴。

“糟透了。”轰焦冻低着头喃喃自语。

 

16:59

只剩一分钟了。

绿谷捧着风信子小跑在人行道上,正值晚饭时间,街上人并不少。结伴而行的学生和拎着公文包的上班族擦肩而过,街边的店面冒着热腾腾的蒸汽,吸引着人驻足购买。太阳一点点下沉,灰蓝色逐渐盖过了橙红。

绿谷觉得自己的心脏不受控制地快速跳动了起来,是跑步的原因吗?紧张流窜在四肢百骸,他慢下脚步,又在心里把想说的话语排练了一遍。

一定没问题的!

绿谷努力给自己打气,转念又觉得自己这样实在太过多管闲事。但是连续十几天的观察实在让他很在意……再说已经准备了道歉礼物,应该……没问题的吧?

还穿着围裙的花店店员越走越慢,最后停在了街道转角处。他捧着玻璃瓶呆愣在原地,刚刚规划好的一切在第一步就出了重大失误。

他忘记带营养液了。

怎么办,还要继续送吗?可是让对方买养花需要的营养液会显得好像促销一样,现在回去拿绝对来不及。倒不是来不来得及的问题了只剩几秒钟了——!

 

17:00

 

轰焦冻走过街角,弯进了便利店所在的巷子。稍微往里去一点有一家花店,花店的隔壁是轰常常光顾的文具店。他想着要不要去补充一点颜料,还没个定论呢衣摆就被人拽住了。

“请、请稍等一下!”

轰回过头,比他矮了一点的、顶着一头毛绒绒卷发的青年红着脸拉住了他的风衣。似乎意识到了自己行为的失礼,青年连忙放开了手。

“抱歉!我、那个……”

“有什么事情吗?”轰皱起了眉头,他心情并不是很好,青年耽误的几分钟会打乱他接下来的安排,为了补上这两分钟他必须跑步回去。

更糟糕的是,他已经看到成群结队的学生在往这边走了。

“我、就是……”绿发的青年紧张的手都不知道往哪放,他在空中比划了一个看不懂的手势,最后泄气地塌下了肩膀。

“这个、我想送给您……方便的话请收下!”

递到轰鼻子底下的是一瓶——

洋葱……?

 

17:15

轰焦冻左右抱着洋葱,右手拎着便利店的塑料袋慢吞吞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他盯着透明玻璃瓶里长着许多触手的洋葱,最终还是没忍住好奇心凑过去闻了闻。

并没有洋葱该有的味道。

是特殊品种的洋葱吗?为什么要特地送给不认识的人洋葱?

轰想着那个长着一张可爱脸庞的青年,总觉得这个人有点眼熟,似乎在不经意间已经见过许多遍……但究竟是在哪?

他低着头思考,不知不觉间已经站在了公寓门口。对着防盗门轰发了一会呆,终于后知后觉想起了那是经常路过的花店的店员。

所以手上这盆……是花?

轰举起玻璃瓶仔细地看了看,依然觉得这是个洋葱。他放下便利店的袋子伸手掏出了钥匙,在开门的时候才想起现在早就过了平时到家的时间。

 

一成不变的日常从这一天开始变得有点不一样。

 

 

“小久欢迎回来……怎么了这个表情?!”已经擦干净脸庞的丽日坐在店门口的小板凳上冲着绿谷挥手,却被她的店员阴郁的脸色吓了一跳,“发生了什么吗?”

“不……没什么……”绿谷垂着脑袋有气无力地回答。

完全搞砸了。

他想着那个人结果风信子时有些诧异的表情,原本就薄的脸皮更是要直接碎掉。

想说的话没有说出来,不该做的事情倒是做了。这样完全被当做坏人了吧?

“唉……”绿谷重重地叹了口气。已经关注他好久的丽日终于忍不住好奇心开始盘问起来。

“小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呀?”

“真的没什么、”

“不说扣工资。”拥有天使脸庞的花店老板露出了恶魔般的笑容。

“……唉。”绿谷又叹了口气,“有一个……头发半红半白的人,经常从我们店门口经过去隔壁的文具店……丽日小姐有印象吗?”

“诶……好像有点?”

“因为几乎每天都会看到就有点在意……就是那个、”绿谷说着说着就红了脸,他指了指自己的脖子,“这个地方……沾上了一块颜料。颜料清洗也挺麻烦的?不注意的话很难洗掉所以我想提醒一下那位先生……”

“我也知道突然跑过去说这种事情很失礼所以想送一瓶风信子,你看最近是养风信子的时间风信子也比较好照料,那位先生天天买颜料看上去是个艺术家头发也染成了半红半白的非常具有艺术家风范,要是留个长头发就更像了……”

“停停停!”丽日捂住了耳朵,“可是小久,为什么你要选择白色的呢?一般紫色比较好看吧?”

“那、那是……正好……”绿谷避开了丽日的目光,耳根泛红。

 

 

16:59

 

绿谷放下手里的一盆清水,今天的保养作业差不多完工了。他抬头看了一眼时钟,出于习惯往便利店的方向张望了一下。这一望却让他差点跳起来。

昨天才被他硬塞了一瓶风信子的艺术家先生正拎着便利店袋子朝他走来。和平时去隔壁文具店的路线不同,绿谷就是知道那是冲着他来的。他突然像是被赶去相亲的小男生一样手足无措,仿佛中了僵直弹一样站在原地做不出任何反应,直到轰站定在他面前。

面容清秀帅气的艺术家先生动了动喉结,花店店员跟着紧张地咽了口口水。

“昨天你给我的……”

“风信子!”

“风信子,”轰焦冻盯着绿谷的眼睛,“好像发芽了?”

“诶?已经发芽了吗?”绿谷觉得自己要烧起来了,他别过脸想躲避轰的视线,“啊、确实也是到了发芽的时候……”

“就这样放着吗?还是说需要换水?”

“要、要换水的!”绿谷突然想起了被自己遗忘的,计划崩坏的开始,他手忙脚乱地在柜台里翻找营养液,“在水里滴三四滴营养液……每次换水的时候要注意不要伤到根!抱歉昨天忘记把营养液一并给您了、”

“轰焦冻。”面对绿谷不解的目光,轰补充了一句,“我的名字。”

“啊、轰先生您好!”绿谷眨眨眼睛,才意识到轰在等自己的回应,“我是绿谷出久……叫绿谷就可以了!”

绿谷把营养液递给轰。

“换水大概三四天一次就可以,但是每天都要保证两小时的阳光……如果经常晒同一个方向花茎就会歪向那一边所以最好每天转个圈晒太阳……关于花朵有不懂的还可以来问我!”

“谢谢。”

我对花卉一窍不通。

轰接过营养液,在心里默念道。

 

17:30

 

轰焦冻打开公寓的门,走进自己昏暗的画室。他拉开窗帘,夕阳一瞬间倾泻进屋子。阳台上摆放的风信子沐浴在殷红的夕阳下,依然是前一天丑丑的洋葱模样。

发芽的不是风信子,而是……

 

END

 

※白色风信子花语:暗恋。

 


评论(6)

热度(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