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出】帮忙

帮忙

 

文/阿薰

 

绿谷出久看着眼前的友人,一阵头疼。他再次重申了一遍在此之前已经重复了数次的说辞——

“我可以的,轰同学。你看,之前我也受过伤……”

“你受伤了。”

明明平时一直是头脑灵活的优等生,此刻的轰焦冻却仿佛听不懂他的话一般固执得有些偏执,他拿着绿谷出久的衬衫,未经熨烫的衣服皱巴巴地蜷缩着。轰把它展开抖了抖,再次看向绿谷。

“是我让你受伤的。”

“所以不是轰同学的错,是我自己掌握不好力量才变成这样的……所以我自己来就好。”绿谷叹了口气,他和轰焦冻僵持了不下一刻钟,有这个时间他早就穿好衣服出去上课了。因为手臂还被缠着的缘故自己穿衬衫确实有些勉强,但这并不代表绿谷喜欢让别人伺候他穿衣服。

只是想想轰焦冻往他身上套衣服的样子,绿谷就觉得心脏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于是不知哪来的倔强,同样固执地两个人为了一件衬衫争执起来。

“但是你受伤了。”

又回到了原点。

绿谷有些晕眩,他别过脸错开轰焦冻灼热的目光,同班同学过分的执着让他手足无措,好胜心想要继续争抢自己穿衣服的权利,似乎这样就能证明某个方面的“我可以”。但理智却在抨击他不该在这样无所谓的事情上浪费这么多时间,更不该如此狠心地拒绝他人的一番好意。

“是,我受伤了。”他垮下肩膀,认输一般垂下了脑袋,“拜托你了,轰同学。”

轰焦冻小心翼翼地将衬衫披在他肩上,然后抬起绿谷被包裹得严实的右手。绷带缠的很厚,却还能伸进袖子,在通过了最初的阻挠后便一帆风顺。夏季的短袖在此时显露出了非凡的便利。

“抬起手。”轰焦冻说着,像摆弄洋娃娃一般又将绿谷的左手套进了袖子。接着他开始扣纽扣。

绿谷出久在三十秒钱知道了衬衫有7个纽扣——他不知道眼睛该往哪放,于是只好盯着皱巴巴的半边儿衬衫看,进而数清了夏季校服有7个扣子这件事。轰的手托着他的上臂,指尖轻微陷进软肉里,接触部分传来不属于自己的温度,比绿谷的稍微热一点,想必那是由于轰焦冻个性的缘故。以此推测另外半边体温会比较低吧。

绿谷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却都和轰焦冻有关。正主儿就在他身边悉悉索索地动作着,一举一动都让绿谷紧绷的弦更绷紧一分。帅气的优等生折腾完没长好的手臂之后将目标转移到了胸前,他略过了最上方两颗扣子,直接从第三颗开始扣。

轰焦冻的手指修长,指甲被精细地修剪出圆润的弧度,冒着淡淡的粉红色。这样一双漂亮的手蓦地出现在绿谷的视线里,捏住了被绿谷当作目光焦点的纽扣,灵活地穿进另一边的缝。

还有四颗。

绿谷傻呆呆地看着,默数着轰焦冻接下来的工程。他有些儿不满,觉得轰的动作太快了。两秒?还是三秒,一颗扣子就被解决了。这样再过几个眨眼一切就都结束了,全程也不过两分钟,怎么对得起之前他们一刻钟的争执呢。

三颗。

绿谷抬起头,第一次在过程中直视轰的脸。优等生垂着眼眸认真地打理着他的纽扣,仿佛手中的不是一件皱巴巴的衬衫,而是一个即将爆炸的定时炸弹。他的睫毛纤长,打下一片参差的阴影。

两颗。

他的脸上有注目的一大片烫伤,暗红色的蜿蜒的疤痕在白皙的脸上显得狰狞可怖。绿谷知道疤痕的由来,也知道优等生家里那些儿并不愉快的事情。他这一身伤就是多管优等生家事落下的——老实说他也没想那么多,回过神来的时候做都已经做完了,那也只能哭丧着脸吃下一时冲动酿成的苦果,但后悔却是从来没有过的。

如果能稍微起一些作用就好了。

一颗。

绿谷又低下了头,看着轰翻飞的手指,想着要结束了。

太快了,有十秒钟吗?所以之前的固执又是为了什么?

他的疑问在轰完成了最后一个动作之后依旧没有得到解答。轰理了理他歪掉的领子,又拍了拍皱皱的衣摆,然后普通地、顺其自然地收回了手。

“好了。”

“好了?”绿谷机械地重复了一遍。

“嗯。”

“……谢谢。”

 

绿谷出久看着轰焦冻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怅然若失。他觉得自己好像丢失了什么,又好像抓到了什么。

他摸摸那一排五个纽扣,心跳陡然加快。

 

END


评论(4)

热度(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