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猎人】追踪记(无cp妄想系)



追踪记
  BY:kaoru
  他站在那个十字路口已经一个小时了——这期间他不断地掏出手机看时间,张望着十字路口的车流。太阳很毒辣,可以看见汗水顺着他的脖子划过锁骨流进衬衫里。他的一头银发在太阳下闪着炫目的光,模样不过十几岁的少年,却身材挺拔。
  我搅动着面前的咖啡,它已经完全凉了。凉掉的咖啡比任何东西都要难以入口。我只是单纯的搅拌着,我并不想喝咖啡,我甚至不想点咖啡——因为它并不便宜。
  你或许会觉得这样的我很奇怪,但事实上我做这样奇怪的事情已经很多天了。我看着那个站在十字路口的少年已经三天了。
  你似乎觉得我是一个变态——好吧,三十多岁的大妈做跟踪这档子事听起来的确不怎么光彩,但是各行有各行的不容易,会跟踪也是职业使然,姐姐我对乳臭未干的小毛孩没有什么想法。
  但是说真的,那个少年的生活让我很是惊讶——他似乎是一个人居住,家是一个小小的公寓,一室一厅,就像个穷学生。但事实上他很有钱,身上穿的衣服件件价值不菲,脖子上挂着的项链也是难得一见的珍品——似乎是只有朗奴里沙地区极寒的山脉间才能开采出来的矿石,世间千金难求。
  少年的名字叫做奇犽·揍敌客,闭上你张大的嘴——他确实叫这个名字也确实是你想的那个身份,我和他还是同僚。出生在有名的揍敌客家的顶尖杀手,我想这是任何一个杀手都想要见一面、切磋一下的。
  所以在一个星期前我意外接到这份委托的时候,犹豫了但经受不住好奇心与好胜心——尽管暗杀者的姓名是不会透露的,但是我的声誉会一跃而升乃至扶摇直上。更重要的是那庞大的委托金,只要敢接下这个委托,五千万就到手了。若是完成了,那么剩下的三亿五千万也会汇入我的账户。
  四亿戒尼足够我用好久了,我是一个不讲究吃穿的女人,干杀手这一行也纯粹是兴趣所致。或许我应该在这里讲一些自己悲惨的身世,但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隐藏气息寸步不离的跟踪中我所发现的一些关于奇犽·揍敌客的秘密。
  他现在依然站在十字路口,周围没有树也没有阴凉,他甚至没有打伞。奇犽就那样固执的等在十字路口。我知道他在等人,我甚至知道他在等谁——昨天夜里忽然响起的电话把我吓得差点露出气息。奇犽从来都是浅眠的,稍稍一丝气息的泄露都会让我的任务失败。
  夏天的蝉鸣很恬噪,扰得人心烦意乱。我坐在靠近十字路口的咖啡厅里,吹着空调却依然感到无比的烦躁。像是秋天一样的温度并没有缓解我的燥热。我扯开了自己黑色衬衣的领子。这个时候我觉得奇犽真是个高人一等的家伙,在那样的天气下他都毫不动摇。而跟踪了他三天的我,内心却已经开始动摇了。
  第一天是我接到了委托人的消息,他告诉了我奇犽的所在地。不是第一次跟踪,我在看到消息的那时就断绝了自己的气息。我想我可以告诉你这是一种叫做绝的能力,世界上所有的杀手都会使用。
  我很顺利的靠近了他。第一次看见他的容貌时我确实吃了一惊——多么精致的一个人啊,从头到脚所能挑出的缺点恐怕只有太年轻。也许有人不是这么想的,但不得不承认,奇犽的外貌狠狠地戳中了我的G点。我当下便有了放弃任务的想法——扼杀美少年并不是怪大妈该做的事情。
  但是金钱的诱惑力不是一般的庞大,在奇犽走过转角的时候,我毅然跟了上去。
  奇犽·揍敌客的生活很规律,早晨晨跑,然后在街边买早饭,心情好会顺手牵一份报纸回家。他似乎只是在这个城市暂时停留,但是却和周围的邻居关系意外的好。
  这不是说笑——没错,杀手家族出生的奇犽会面带微笑地像卖菜大妈放电趁人家被笑容闪得晕晕乎乎的时候趁机砍下一大截的价格,大妈红着脸捧着dokidoki直跳的心脏目送少年帅气的转身离去,被砍也觉得心甘情愿。说实话这场面确实煞到我了,我甚至怀疑起了面前这个人是真的奇犽·揍敌客么。但是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他的生活平静的无趣,每天大部分的闲暇时间都用来读书看报再不成就是练习念能力。明明眉宇间满是英气却甘于这样乏味的生活。
  我对我的绝还是有点信心的,虽然直觉告诉我奇犽一直知道我的存在。但是他从来没有表现出威胁或者要杀人灭口的举动。我想他应该觉得我毫无威胁——我也乐得满足一下自己。
  第一天晚上我埋伏在奇犽家的天花板上。少年睡觉的姿势像一只猫,蜷缩起来将自己整个埋进被子里。夏天的夜晚并不凉爽,可是奇犽却用被单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不知道是在哪本乌七八糟的书上看到的,这样子睡觉的人一般都没有安全感。他睡的很浅,眉头也皱着,像是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奇犽不会说梦话,他甚至连梦都不曾做过吧……有时候他看东西的眼神会变得很阴沉,好像怀着什么深仇大恨一样冷冷的沉沉的。只有那时我才觉得他是一个杀手——或许前杀手更适合他。
  我尝试过靠近他——但是他全身戒备没有一点破绽。我连他是否知道我的存在都不清楚。我蜷缩在天花板的夹层里,保持着一个动作过了整整一夜。
  咖啡里的糖已经融不掉了,我端起来试着啜了一口,甜到腻的味道在口腔里蔓延开来,过后是咖啡的苦涩。几个孩子嬉笑着从我身边跑过。
  这是个祥和的城市,没有战争没有硝烟没有贩毒也没有黑帮,有的只是一般的平民和维护秩序的普通警察。也许你会在某个街口看到一个曾经名满天下的政界大人物翘着二郎腿嗑瓜子,又或者某个已经隐退的明星对着路过的姑娘招手吹口哨。
  我很喜欢这个城市——也打从心眼里不想弄脏它。我透过玻璃窗望向依旧站在十字路口的奇犽。他斜靠着电线杆低着头,像一尊雕,一样一动不动。
  我跟踪奇犽的第二天,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站在奇犽面前的是一个黑色柔顺长发的、似乎可以去拍洗发水广告的铜铃眼男人。奇犽对他很抗拒,摆出攻击姿态戒备满满的样子就像一只炸毛的猫。
  男人说:“阿奇,玩够了就该回去了。”
  男人的眼睛没有温度——连冷的感觉都没有,仿佛是将一切都不放在眼里。我的八卦心运转着,猜测着他与奇犽之间的关系。但还不等我出一个结论,奇犽的回话便满足了我的好奇心。
  “大哥,我说过很多次了,我不会再回去了。”
  奇犽渐渐冷静了下来。我感到一股强大的压迫感袭来,整个房间似乎都开始扭曲,我处于绝的状态下,简直就像赤身躺在雪地里。我生出了逃走的念头——但是现在逃走,毫无疑问我一定会被瞬杀。
  这是我和他们实力的差距。
  “收起你的念,这招已经对我没用了。我不再是以前的小毛孩了。”
  “可你变得比以前更懦弱了。”
  我颤抖着压下自己逃走的本能,咬着牙在满屋子的膨胀感中支持。我根本睁不开眼睛,只能靠变形的声波来猜测他们的对话。
  “你错了,大哥。我比以前强大得多——比你想象的要强。”
  奇犽的声音很有魄力——但此时我更佩服我自己。在两个揍敌客的夹缝中居然得以生存。我听到了喀拉喀拉像是关节变形的声音,还有屋子里的东西飞走撞在墙上的声音。我的牙齿在打颤,用上了全部的意志力阻止身体逃走。想要活下来只有隐藏好自己的存在。
  我不记得时间过去了多久——也许只是一小会儿,但那对我来说比一个世纪都要漫长。压迫感渐渐减轻,最后消失。我松了一口气,又赶紧捂住嘴巴。而房间里已经没有了那两个人的影子。
  我长出一口气,瘫软在夹层里。手脚都使不上一点力气。那种令人绝望的境地我绝对不想经历第二次。
  奇犽回来的时候浑身都是伤——血迹从门口一直延伸进来。他的右手不自然的弯曲着,大概是完全骨折了。支撑着他走路的腿上有好几个洞,不大,像是被某种针类扎过了。
  他就以这样伤痕累累的姿态倒在了床上——原本张扬的银发也似乎失去了光泽,软趴趴的贴着头皮。我看不到奇犽眼中的光彩。房间里寂静了很久,我才听到他轻轻地呢喃着一个人的名字。
  “Gon……”
  那样的语气、那样的神情都是我第一次在奇犽脸上看见。我原本以为他是个对什么东西都不在乎的人,但那样悲伤的、似乎可以吞没一切的眼神确确实实出现在了他的眼睛里。即使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也反射不出一丝光彩。
  后来他爬起来给自己简单的包扎了一下,又像平时一样蜷缩着睡去了。
  我告诉自己这是一个好机会,也只有这个时候我可以完成任务了——强行唤动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的手脚,我从天花板上翻了下去。
  我现在该做的就是将刀子刺进奇犽的心脏,又或者在他的脖子上抹一下——这本来是个做过千百遍的熟门熟路的动作,但此时我却怎么也下不了手。杀手是不会心软的,那么剩下的理由就只有——我已经输了。
  冰凉的指甲轻轻划开我的脖子,带着极寒之地的阴冷的声音简简单单的发出了一个音节——“滚。”
  他仁慈地没有杀掉我。我应该感叹自己命大,但是连滚带爬逃出那间公寓后只有不甘心还残留在身体里。我沿着道路在夜晚的城市闲逛,忽然想起了奇犽所呢喃的那个名字
  G-o-n。
  Gon·Freecs。
  那是个在报纸上出镜率很高的名字,我看到过他的照片,是个跟奇犽一般大的少年,笑容总是很灿烂,传递出一种向上的积极的活力。
  一种奇妙的好奇从心里开始冒出来——想知道关于他们的故事,想了解的更多。这种好奇心驱使着我回到那所公寓。当然不可能再次靠的那么近,我坐在公寓的房顶上窝了整整一晚。
  奇犽简直是个超人。那样严重的伤,第二天他就像个没事人一样打着哈欠伸着懒腰,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慵懒的走出了家门,开始了晨跑。
  我打开了他的房门——奇犽从来不锁门——然后找了个柜子藏了进去。柜子里很空,什么也没有。我透过柜门的缝隙窥视着外面,视界虽然很小,但是很清晰。
  但那也是非常平静的一天,没有一丝波澜的日常。安逸的让我觉得这就是奇犽·揍敌客原本的生活——但他确实通关了贪婪之岛,平息过动乱,也抓捕过很多罪犯。我能想象他应该过得生活,不至于刀尖舔血但足以让普通人望而生畏。
  直到晚上,那个甲壳虫状的。三天以来从未离开过奇犽身旁的电话响了起来。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他笑。不是冷笑而是发自内心的开心的笑出来——他对着电话讲了很久,用夸张的语气描述自己和一个叫做亚路嘉的妹妹的旅行故事,然后露出稍微有些寂寞的表情倾听对方的话语。
  我想我之前对于揍敌客的认识已经全部被推翻了。我的任务已经失败了——我也失去了留在这里的理由。仍然冒着生命危险做变态,仅仅是为了好奇而已。
  然后——便是我现在这个样子。
  没有隐藏气息也没有躲藏起来。我坐在咖啡屋里搅拌着冷掉的咖啡,等待着奇犽·揍敌客和他所等待的人见面。
  
  外面的人群骚动起来。行人顿住了脚步,抬头手指天空——我趴在玻璃窗上,角度勉勉强强可以看见一个黑点正在急速下落,几秒后,我看清了那个影子。
  是个人。
  奇犽跃了出去——速度快的我的眼睛根本跟不上。他踩着过往的车子,在那个人落地前稳稳地接住了对方——脸上是灿烂的笑容。
  那个人是Gon·Freecss。
  头顶飞过一架飞船。
  我将剩下的凉掉的咖啡一饮而进,走出了咖啡馆。
  我想,关于奇犽·揍敌客的故事,从现在才开始吧。
  
  END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