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久别重逢(露中)

架空写,原大学舍友设定,肉有慎入


久别重逢

by:Kaoru

王耀看着伊万,他压在他的上方。王耀有些迷茫地盯着伊万紫色的眼睛。事实上王耀无法理解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他们只是很普通的讲话,就像任何一对久别重逢大学室友一样。王耀很珍惜和伊万的友谊,或者说,在他的学校生涯中伊万是唯一一个留下了足迹的。
王耀并不孤僻,他的性格有些儿不温不火,对谁都是笑脸,对谁都保持一定距离。他不会刻意做些什么来吸引别人的目光,他只是扮演着近乎完美的“王耀”的形象。
大学第一年,他在宿舍里见到了这只总是笑着的熊。伊万的东西实在太少,以至于王耀以为他是来找人的。
高大的俄罗斯人见他拎着大包小包痛苦地挤进门,贴心的接过王耀手上的东西,抿着嘴有些羞涩地笑了:“你好,我是伊万,你接下来四年的室友。”
王耀没由来的对于这个看似正常的笑容感到脊背发寒。他把东西统统堆到地上,露出了和以往一样公式化的笑容。
后来王耀大概找到了他脊背发寒的原因。那样的笑容他用了太多次,实在太多次。
之后他们就像普通的大学生一样各忙各的生活。像是印证了王耀的预感一样,开学没多久,关于伊万的流言就传遍了整个校园,从打架斗殴到破坏公物,更离谱的传出了女孩为他打胎的事儿。王耀不在意,也不想去在意。对他来说伊万会像他之前十八年生命中的过客一样匆匆而来匆匆而去。事实上他们确实在初次见面后就没了交往,甚至连招呼都不怎么打。他们的宿舍里还住着一个韩国人、一个日本人和一个美国人。韩国人和日本人总是吵架,而美国人总是挑拨离间,伊万看王耀帮着哪边,他也就帮着哪边。
他的宿舍生活称不上愉快,更称不上难忘。

伊万把头埋在他的颈间,王耀听到了小声的呜咽。他依稀从混乱的记忆中理出了些头绪。他轻轻地拍着伊万的背,这个壮实的俄罗斯人似乎瘦了很多,他甚至可以摸到突出的肩胛骨。
他似乎过得并不是很好。
王耀有些心疼。他感觉到俄罗斯人把他抱得更紧了些。温热的气息喷在耳边,有些发痒。他不知道伊万遇到了什么,但他大致能想像到。隐藏在王耀内心深处的一处柔软似乎被戳到了,他似乎看到了小时候弟弟妹妹们受了委屈回家向他撒娇的情景。那时王耀还没有学会假笑,母亲和父亲也都在世,那时他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发生什么了?”王耀轻轻地拍着伊万的背,高大的男人还是像小孩子一样趴着不动。王耀被压得有些喘不过气儿,“伊万,起来,你很重。”

他和伊万的关系有所改善,是大一的圣诞节的事儿。几乎所有人都出去庆祝圣诞了,独身一人的王耀既没有什么朋友,也并不在意西方的新年。他象征性地给自己买了只火鸡,之后吃了两天。
那天晚上,离除夕还有十几分钟的时候,满身酒气的伊万倒在了宿舍门口。沉重的身躯砸在地上的响声让王耀放弃和火鸡战斗。他打开门,就被横尸门前的东欧人吓了一跳。他平时也是听到些关于伊万的流言的,此时想到的是伊万被仇家打的半死逃到他门口来了。王耀踌躇了一会,没见到追兵,便寻思起怎么把这坨肉弄进宿舍了。
他蹲去,稍稍靠近些,一股浓重的酒臭扑面而来。王耀翻了翻白眼,伸手晃动伊万的身躯,试图弄醒这头西伯利亚熊。
伊万的酒品并不差,他稍稍睁开眼睛,意识也不知道游去哪儿了,却乖乖让王耀半拖半扶的弄进了屋子。
“伊万,醒醒。”王耀往他的茶里加了点热水,端到伊万嘴边。东欧人还是半磕着眼睛,迷茫的看着王耀。这时候的伊万·布拉津斯基没有笑着了,他紫色的眼睛显得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澈。他呆愣地看着王耀,又看看他手里的茶杯,忽然像小孩子一样天真地笑了起来。
“王、耀~”
那一瞬间王耀清楚的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脏停了一拍,伊万软软糥糯的声音几乎是瞬间触动了他的温柔。王耀叹了口气,认命地揽过伊万的脑袋,像哄小孩一样灌他喝下了那杯茶。他把伊万平放在床上,想了想脱掉了他的外套,但在想要摘掉那条围巾的时候被伊万一把抓住了手腕。
伊万的眼睛睁得很大,直勾勾的盯着王耀。王耀几乎以为他已经醒了。抓住他手腕的力道大的吓人,让他觉得手上一定有印子了。他试图把手抽回来,但是伊万没有一点放手的意思。
“不要走,冬妮娅。”他突然开口,“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托里斯,莱维斯……娜塔莎。”
王耀在心中沉沉的叹了口气,然后把另一只手覆在了伊万上面。
“我不走,我哪儿也不去……就在这里,就在你身边。”他一遍遍重复这句话,直到伊万重新闭上眼睛。
此时,新年的钟声已经响过很久了。王耀看了看桌上冷掉的火鸡,转身洗漱睡觉。
第二天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的伊万在接受了宿醉头疼的洗礼之后,唯一记得的就是王耀的“就在你身边”。行动派伊万并没有过多考虑自己心里的想法,他只是大概知道自己想要这个小个的东方人待在自己身边,于是他开始凑到这个舍友边上,并成功在王耀回过神来之前,让一起吃饭、上晚自习乃至一起行动成了一种习惯。

东欧人还是没有动弹,不过确实把身体抬起来了些。王耀有些不知所措,只是一下一下抚着白金色的脑袋。过了一会儿,软糯的嗓音才再次响起来。
“他们都走了。”伊万顿了一下,又接上,“我只剩你了。”
“我做错什么了吗?”
他终于舍得把头抬起来了,紫晶色的眼睛流动着痛苦和懊恼。他盯着王耀,期待着东方人给出一个答案。他不知道自己想听到的答案是什么,但也隐隐约约感觉到了自己的错误。
王耀的手停住了,一个个形象在他眼前浮现。王耀和伊万的亲人朋友并不熟悉,但是笑得温柔的冬妮亚、温文尔雅的托里斯,又或者对伊万有着可怕执念的娜塔利娅他都是见过的。他们是那样坚定地跟着伊万--在那个毕业的夏季,伊万和他们站在一起,笑容灿烂。
他想起伊万醉酒的那个夜晚,这个男人似乎从来没有安全感。他会反复确认别人的承诺,尤其害怕一个人。他总会要求王耀和他同行,甚至宁可在教室外等到天黑。
“……”王耀持续沉默着,他不知道说什么好。
伊万在毕业前就计划开家公司,一开始只有四个人,到毕业时人数已经翻了翻,后来他付诸于行动,渐渐的真的风生水起来了。他也邀请过王耀,但是被婉言拒绝了。
后来在毕业后王耀经济最困难的时候伊万帮了他很多。再后来,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他们断了联系。直到同宿的美国人组织了场室友聚会,他们才再次见面。
他们一起从酒吧出来,有些尴尬的一路沉默。最后还是俄罗斯人受不了沉默,率先开口。
“你过得还好吗?”
“嗯,很好。”王耀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他再次见到伊万,翻涌的复杂情感缠绕在胸口。他隐隐觉得自己找回了什么重要的东西。王耀看了看伊万的脸,明显觉得他比以前瘦了。
“很晚了,去我家吧。”王耀开口。


他们沉默了很久,最后王耀别过脸。
“你醉了。”
“我喝的是果汁。”
伊万把他的脸摆正,直视进那片乌黑。然后,他轻轻地唇贴了上去。
王耀并没有抗拒,他甚至有种这再正常不过的感觉。伊万的唇很凉,贴在嘴唇上很舒服。王耀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伊万。
这个动作仿佛是一个开关,下一秒伊万的吻就带上了满满的侵略性,他把舌头伸进王耀的嘴里,像是寻找什么一样一寸一寸细细的舔过去。王耀有些晕乎乎的任由他,嘴里尝到了少许果汁的味道。在道德和情感上挣扎了一下,王耀环上了伊万的脖子。他还是在思考着,思考着他们的关系到底哪里出了错,也思考着现在内心里鼓胀起来的是什么。
他伸手解开伊万的扣子,却被对方抓住了手腕按回床上。斯拉夫人专心的亲吻,像是对待一件珍宝一样诚恳的、甚至带有些许哀求的。
“小耀……告诉我为什么好吗?”伊万的声音带上了少许哭腔,紫色的眼睛是快要溢出来的迷茫,“我知道你明白的……告诉我好吗?”
王耀没有说话,凑上去继续亲吻。

伊万是个占有欲很强的人。
不论是对朋友还是对自己的财产,他会很大方的请客买单,却绝不允许有人擅自动用他的东西。即使每次问他借他都会笑眯眯的递过来。他会直截了当地告诉王耀他讨厌看到王耀和别人接触,在得到一个白眼后委屈的瘪下嘴,但是下次还是会继续说。他会把欺负了王耀和他的朋友的人打得头破血流。他畏惧自己的妹妹娜塔莎,却会在娜塔莎交了男朋友之后拉着王耀出去喝了一夜的酒。伊万·布拉金斯基其实是个很可爱的人,那时的王耀如此定义着。
他觉得自己就像多了一个弟弟,尽管这个弟弟比他高大许多。
他们第一次接吻,也是在伊万醉酒之后。昏暗的KTV里横七竖八的躺着醉倒的美/国/人和韩/国/人,日/本/人脸颊红的像火烧一样,却依然坚持着正坐在沙发上唱着歌。伊万像个大爷似的叉开大腿继续一瓶一瓶灌着伏特加,王耀一个人百般无聊的看着他们发疯。
然后就是一张白的过分的脸凑了上来,喷出的酒气让王耀皱起了眉头。正当他打算推开这个大鼻子时,对方傻傻的笑了起来。
“小耀真漂亮~”然后在王耀发飙之前一口亲了下去。他只是浅浅的碰了碰王耀的嘴唇,然后又露了一个傻兮兮的笑容,“小耀做我女朋友好吗?”

王耀一拳挌倒了他。


王耀撑起身体,按着伊万的肩膀把他反压在床上。东欧人的目光里有着少许的惊讶与不解。王耀撑在伊万的上方,沉默了一下,开口。
“你说你想知道你哪里做错了?”他冷冷的勾起了嘴角,“你错的很彻底而且很离谱。你从来没有把他们当成过你的同伴,你认为他们是你的下属,乃至于你的工具——又或者,你仅仅把他们当成你的财产的一部分。”
“伊万,你太贪心了。因为你害怕失去他们,所以就紧紧的握住,不给他们一点点的空间,你让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你的眼皮底下,你规定他们的生活,你从来没有考虑过他们的感受——你知道我为什么断了和你的联系吗?”
王耀眯起眼睛——“因为你也想把我变成你的一部分。而我只是王耀,所以我走了。”
“但是啊……就算是这样的你,我也还是喜欢啊……”
他把脸埋进伊万松软的围巾里,有些透明的液体不可抑制地从眼眶里溢出来。然后肩膀上一重——西伯利亚熊紧紧的抱住了他。
王耀听到耳边轻飘飘的一句,似有似无——“谢谢”

也不知道是从谁开始,他们亲吻着,互相抚摸对方的身体。像是做了千百回一样熟练而自然,王耀亲吻着对方的脸颊,而伊万抚摸着他的后背。他们的衣服半褪半挂在身上,有点冷,却由内而外的发烫。
“你这是第一次吗。”王耀有些不满地看着啃咬他的锁骨的伊万,技术好的令人吃惊。大鼻子的外国人翻身把他压下,俯视着他。
“当然是,毕竟还没有人愿意和我做。”
“所以我就是捡剩饭的么……”王耀叹了口气,伸手扒下伊万的裤子。俄/罗/斯人的下体精神的很,从内裤里弹出来打在王耀手上。他拨弄了一下底端的囊袋,引起了俄/罗/斯人不满的闷哼。
“你不也是吗?别告诉我小耀你交过女友。”
王耀耸耸肩:“女友倒真没有,小姐可是成群的。”然后他笑了,伊万也跟着笑了。
“王老板要对奴家负责哟~”伊万眯起眼睛,故意拔高了嗓音。
“看你的表现咯。”王耀翻了翻白眼,伊万装可怜的杀伤力很大,不只对他一个人,尤其对于女性。他们总是受不了可爱的东西,而伊万尤其善于运用他与生俱来的天赋。虽然贫嘴时王耀鄙嘲了伊万,但伊万没有女朋友这件事却出乎他的意料。伊万一直很受欢迎,大学里的女孩子几乎是排着队去向他告白的。
大二时有人邀请王耀去参加联谊会,本想拒绝的王耀在对方的死缠烂打下松了口。他在乌烟瘴气的酒吧见到了脸上挂着初次见面时的微笑的伊万捧着酒杯流连于漂亮女孩中。
他只是愣了一秒,顿然领悟到伊万晚上不回宿舍是去哪儿了。王耀不知道自己心里涩涩的是什么感觉,有些儿像自己的东西被抢走了。
他还来不及回味那是什么,肩膀就被拍了一下。回头是个漂亮的金发妹子,爽朗的邀请他要不要喝一杯。王耀刚想拒绝,就被大力的扯了过去。刚才还泡在女孩子中的斯拉夫人搭着王耀的肩膀,还是那样笑着,嗓音软糯:“我和他有点事要谈,不好意思了~”
王耀在事后质问他为什么要打扰他泡妹子,伊万只是笑,什么也不说。

伊万从锁骨开始一路向下吻,王耀的皮肤带着东方人的细腻,被阳光晒成健康的颜色。伊万很留恋这种触感。他舔着王耀胸前的红点,遭到了对方的抗议----王耀狠狠用指甲刮蹭了他的前端。
他更加恶劣地用舌尖在凸起上绕着圈子,一手扶着东方人的腰一手伸进对方的裤子,握住了已经半抬头的性器。身下的人明显颤抖了一下,从鼻腔中发出了浅浅的呻吟。
伊万的手指开始律动,亲吻也逐渐往下,到了敏感的小腹。王耀半撑起身体搂住伊万的脖子,他感觉到手里的东西在变大,于是更加卖力的动着。
那颗白色的脑袋舔着他的人鱼线,翘起的柔软发丝挠着他的脸。王耀觉得浑身的血液似乎都集中到腹下三寸的地方去了。
他在对方的惊呼中把壮实的俄/罗/斯人掀翻到一边去。王耀压在伊万的上方,一边与他接吻,一边撩拨着伊万的性器。他看到斯拉夫人紫色的眼睛里满满的是要溢出来情欲,不知哪根筋搭错了,趴下去轻轻舔了一下那根颇为壮观的玩意儿。
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王耀皱了下眉头,伊万的呼吸变得沉重。而王耀在仅仅一秒的犹豫后,含住了涨成紫红色的性器,舌尖在顶部打转,过大的尺寸让王耀的嘴撑的有些酸麻。
下一瞬他的后脑勺上被施加了一个很大的力,迫使他将整根吞进嘴里。顶到喉咙的反胃感让王耀在心里狠狠地咒骂着伊万。
“抱歉小耀……我忍不住了。”
伊万喘息着,王耀黑色的脑袋伏在他两腿之间的样子实在太让人血脉喷张了。早已散开的黑发凌乱的贴在脸上,东方人特有的精致面容上泛着潮红,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他----眼睛似乎能把人的魂给勾去。视觉冲击后的还有温热湿润的口腔,灵活的舌头碰到的地方都像着了火一样。
王耀吞吐着伊万的分身,耳边是伊万清晰的呻吟。他用手指拨弄底部的囊袋。同是男人,王耀当然知道怎么让男人舒服。至于手法,只要将平时幻想女孩子会做的事情付诸实践便行了。
王耀的颚骨有些酸疼,他不知道重复吞吐这个动作多少次了,伊万却似乎完全没有要射的迹象。后者的手还压着他的后脑勺。而令王耀毛骨悚然的是,伊万的另一只手顺着他的背部,滑到了屁股。
他挣扎着摆脱了伊万的手,活动了一下麻掉的下巴。对方有些疑惑的看着他。王耀一把拍掉了那只不安分的手。
虽然作为中/国/人,王耀的身材还是属于娇小的那一类的。但他从来没有把自己放在弱势的一类里考虑过。他向来如此,没有力气打架,那么靠格斗技巧取胜。他总有办法爬得比别人高,就算跌落了也依然会站起来,然后慢慢超过所有人。
“我是不是让你太舒服了?”王耀跨坐在伊万腰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伊万此时的困惑已经得到了解答。果然不管过了多少年王耀依然是那个王耀,骄傲而不屈服。但伊万也是聪明人----大学那么多年的同住,伊万知道怎样让王耀妥协,又或者让他心甘情愿臣服于自己。
王耀并不是固执的人,他好面子,需要的只是一个台阶----斯拉夫人用紫色的眼睛看着他,不说话。他努力让自己的目光无辜一些儿,再真诚一些儿。
他们无言好久,最后王耀耸了耸肩膀,摊了摊手。
“哦好吧,俄/罗/斯是没有让步这种服务的对吧。”
话音未落,王耀就发现自己被斯拉夫人压在了床上,刚才还可怜兮兮的脸上露着少许得意的笑,接着就被夺去了呼吸。

他有些无奈,象征性地挣扎几下,就任由这只熊啃了。他努力让自己表现得无所谓,但骨子里的中国人的传统观念还是左右着王耀的情绪。这是他的第一次——天知道他吃错了什么药打算把第一次给这只熊。他在脑内缅怀着女孩子柔软的身体滑嫩的皮肤,回魂到现实世界就只有发情的毛子扑在他身上又啃又咬。
栽了就栽了吧。他有些自暴自弃地想着,搂着伊万的脖子主动深吻。
伊万的手从腰际再次滑落到王耀的臀部,褪去了他的内裤。王耀偏头结束那个对他来说有点长的吻,把脑袋埋在伊万的围巾里。他的手再次扶上了伊万昂扬着的性器,顿了一下,另一只手开始帮自己套弄。
东欧人当然没有错过这个可爱的小动作。他侧头亲吻了一下王耀的头发,伸手挤了点床头放着的润肤露。
伊万大概得感谢王耀有着睡前涂抹润肤露的习惯——尽管这个习惯在大学里被全宿舍的人嘲笑了无数遍,也没改变老王爱惜皮肤的决心。他长得像女生,还特别在意头发和皮肤的护理,坚决不像美/国/人韩/国/人那样不修边幅,于是自然而然被授予了“一枝花”的称号。当时伊万没帮着王耀骂闹腾的另外三个,因为他也觉得这称呼挺适合王耀的。
伊万小心翼翼的将手指伸入股缝里,他明显感觉到怀里的身体猛地一颤,僵直着不敢动,又轻微的抖动着。尽管如此王耀的手依然挑弄着他的性器,倔强的隐藏着自己的紧张。伊万亲吻着,舔舐着他的脖子,他喜欢王耀的脖子,优美弯曲的线条有种色/情的感觉。
他将沾满润肤露的手指慢慢的送进了王耀的身体,与体表不同的触感和高温让伊万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他稍稍加快了推进速度,并试图活动手指以求扩张。东方人的体型本身就小——他必须很小心才不会伤到王耀。

伊万对于王耀的感觉,一直都是朦朦胧胧的不甚清晰。他只知道他想要什么,却不知道他所谓的“想要”代表了什么。比如他总想牢牢地监控他的合作伙伴们,再比如他总想让王耀待在他的身边。就算不加入他的公司,就算对方总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可是伊万就是想把他捆在身边。
然后、然后王耀就走了。和那个可恨的美/国/人走得很近。天知道那时的伊万简直快要发疯!他们长时间的不联系,他接收不到关于王耀的消息,于是脾气愈发暴怒——那是连他自己也感觉到的错误,又因为过度的自负而不愿承认。
这不都明白吗,为什么他们都走了。伊万·布拉金斯基什么都明白,但他又什么都弄不明白。

伊万像是对待易碎物品一样的小心翼翼,他努力感知着王耀的身体发出的信号,缓慢的极有耐心的做着扩张。润肤露给予了手指极大的活动自由,伊万感受着王耀紧紧包裹着他的手指的美妙触感,又难得温柔地抚摸着对方的身体,试图让他放松下来。

我一定是脑子被门夹过了才会向这只熊妥协的!

王耀的脑子里只剩下了这一句对自己的唾骂,他已经停止了思考。似乎全身上下所有的神经末梢走集中到了尾骨往下的那个部位,学术名称为肛门。那种有什么东西到插进去的感觉真是难以言喻的奇怪而恶心……又有点诡异的瘙痒。他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伊万手指的形状和数量,它们在他的肠道里搅动,而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一根更粗大的替换上来。
哦,那根东西之前还在他的嘴里待过。王耀回忆了一下尺寸,又对照了一下手里握着的实物,忽然有种装死的冲动。
苍天不公,给了白人这么一件凶器!
王耀用自己的身体切身体会了一下什么叫骑虎难下。他颤抖的越发厉害。白毛熊似乎察觉到了,蹭了蹭他的脸颊,闲着的另一只手套弄起了王耀几乎软掉的性器。
“别担心。”伊万轻声在他耳边说道,一边又增加了一根手指。
不是你被捅当然不会担心。王耀翻了翻白眼,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阻止自己发出声音上。他能够感觉到伊万把手指抽了出去,俯下身缓缓地将性器推进了他的身体。伊万的动作很慢,但是还是带给了王耀不小的痛苦——他捂着自己的嘴揪紧床单,闭着眼睛无法思考其他的。
伊万感觉王耀紧紧地包裹住自己,直肠的温度让他觉得满意而燥热。他抱住身下微微颤动的身躯,耐着性子没有动。他亲吻着王耀的后颈,舔舐着他的脊背,当王耀颤抖的不那么厉害了之后缓缓地开始了律动。
“你还好吗?”伊万轻声问道,他的声音带着几分喘息。他掰过王耀的脸强行吻了上去——那几乎是啃咬。他迫切的想要确认身下的人的存在。一阵没由来的恐慌席卷了他的全身。
“小耀……小耀……”
王耀被他吻得有些昏头转向,他的身体里还埋着那只熊的凶器,他有些不耐烦地啃咬回去,缠住对方的舌头阻止他发出声音。王耀承受着来自伊万的撞击,身体与身体之间的摩擦产生了酥痒的错觉。而润肤露在其中担当了很好的润滑。
伊万拉着他的手臂让他翻了个身。王耀浑身都有些绵软,任凭东斯拉夫人并不温柔的拉起他,让他跨坐在了伊万的身上。生殖器没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深度,王耀被顶的上下颠动,只能紧紧楼主伊万的脖子。
真是该死……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王耀开始走神,他想他是喜欢伊万的,不然也不会允许这个家伙如此的放肆。但是那种感情真的是喜欢?他心里没底,便也不去想。
王耀想起了大三那年他和伊万因为什么而吵了一架,他们冷战了一个礼拜。那一个礼拜对于王耀来说并不漫长——日子还是改过过,上课打游戏吃饭睡觉。而他在一个星期后被伊万堵在校门口的小巷子里的时候才发现对方的日子过得并不舒坦。伊万有了黑眼圈,脸上多了几道伤口。他把他堵在墙角,然后抱住了那具瘦小的身躯。
“我们和好吧……”他这么说着。王耀当时就心软了,他摸了摸伊万的头发,回道:
“好。”
他似乎对于伊万一直是包容,对待弟弟妹妹一般的——
他在伊万越来越快的顶撞中攀上了顶峰,同时对方也释放了出来。他感觉的有什么热乎乎黏糊糊的东西喷进了他的身体。伊万缓缓退了出来,连带着浊白的液体。


tbc
尾声难产,请当完结…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