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出】关于我和轰同学的一些事

【轰出】关于我和轰同学的一些事

 

By:kaoru

※绿谷视角,第一人称,注意

※未来捏造

※自我满足之作,所以ooc,ooc,ooc!

 

OK?

 

一、

我叫绿谷出久,现在正在参加毕业五周年的同学聚会,并陷入了巨大的危机之中。

起因是耳郎同学和上鸣同学宣布了恋爱关系……这本来是一件很棒的事情,但是大家由此发散开来,讨论起了恋爱这个话题,并逼着八百万同学承认了她喜欢事务所里的一个前辈。男生中率先被围攻的是切岛同学,他现在被捏着嘴灌啤酒,脸涨得通红,一看就很痛苦。

如果我没有什么隐情的话,大概也会和大家一起起哄吧,但是,我的确有恋爱对象——我的同班同学轰焦冻。

考虑到社会影响和个人隐私(尽管同性婚姻法案已经得到公投通过),我和轰同学一致决定隐瞒事实,这就导致了明明毕业五年有余,却还是没有人知道我和轰同学除了事务所同事之外的隐秘关系。

是的,我们进了同一家事务所。过程有些曲折——应该说,毕业前的一个月,发生了许多我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

比如说,我发现我喜欢轰同学。

事情开始于毕业倒计时一个月,大家即将离开雄英到自己向往的事务所就职,需要办理的手续和要填写的表格像山一样多,因此学校的课程松了许多,比起严肃的训练课程,更多的是学生之间的交流、也就是自习课。也有班与班之间的联动。大家都想趁着最后留下一些纪念。

所以,我在给相泽老师送填完的申请表的路上,不小心撞见了向轰同学告白的普通科的女生。

他们就站在楼梯的转角,大概是上课时间的缘故吧,并没有人经过。女孩子有一头栗色的短发,看上去超可爱(///),尽管没有偷窥的念头,但我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悄悄地观望了一下。女孩子拿着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盒子下面有一封粉红色的信——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情书呢。

轰同学背对着我,看不清表情。

意识到这是告白现场的我,除了一串“yooooo”之外,还有少许的嫉妒。我并不清楚这份嫉妒是冲着谁的,轰同学的女性缘向来很好,课间他被别班女同学叫出去的次数不在少数,当时我并没有类似的感觉,只是觉得轰同学果然很厉害。

难道我对栗色头发的女生一见钟情?

这想想就不太可能,我连女孩子的脸都没看清,这就喜欢上也太轻浮了。

那么,果然是对轰同学的嫉妒了?

我又往转角看了一眼,发现事态有些不对。轰同学应该是拒绝了的,但是那女孩却扑了上来,一边把礼物盒往轰同学手里塞,一边试图拽轰同学的衣服——

现在的女孩子都是这么开放的吗?!

用脚想也知道现在的轰同学一定超级尴尬,本着救助同学的信念,我抱着申请表假装刚刚经过这里,并一脸什么也没意识到的冲着两人喊道:

“啊!轰同学!相泽老师找你……你们这是……?”

女孩子赶紧放开了轰同学,捂着脸快速的往楼下跑去。轰同学整理了一下衣服,快步向我走来,他似乎想解释什么,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有说。

沉默在我们之间蔓延开来,气氛变得比刚才还要尴尬。过了好久,轰同学才闷闷的憋出了一句:

“谢谢。”

“啊、不客气。”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完全不知到自己在说什么,“刚才的女生……呃,我是说,相泽老师并没有找你……”

“我知道了。”轰同学点点头,转身离开了。我感到有点失落,不由得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轰同学刚才想说什么呢?难道他并没有拒绝女生,而是我打扰了他们?回想一下全过程,轰同学并没有表现出拒绝的意思,那么他们是两情相悦,捣乱的是我?!但是女生扑上来的时候轰同学表现出了抗拒的样子……

嫉妒越发的明显了,明显到了忽略都做不到的地步。一想到轰同学可能和那个女生交往,我就控制不住的火大。沉着脸进了办公室,空调的凉意让我的大脑清醒了一点。相泽老师不在,我就将申请表放在了他的桌上。

我开始思考刚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虽然有点自大的嫌疑,我的脑子还是挺好使的——问题的关键在于我的嫉妒,母亲在看电视剧的时候常常跟我说,嫉妒是很可怕的。但是我现在的心理,与其说是嫉妒轰同学,不如说是嫉妒那个对轰同学告白的女生——因为她有可能被轰同学接受,开始交往,然后结婚……

这种心理也太奇怪了!简直就像我喜欢轰同学一样!

得出这个结论之后我被自己吓了一大跳,接着发现,如果我喜欢轰同学的话,这三年间的一些反常——比如说轰同学靠的太近我会脸红,再比如说被轰同学搭救的时候心跳会加速,这些总是被我归类于“轰同学太帅了”的反常,统统都有了解释。

我真的喜欢轰同学吗?

 

回到教室,轰同学已经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饭田同学和他交谈着什么。

因为高一时英雄杀手事件的缘故,我和轰同学的距离被拉进了许多。因此这三年间我、饭田同学和轰同学常常是一起行动的,包括吃午饭、课间聊天等活动。丽日同学是女孩子,更常和耳郎同学她们在一起。可以说,我们三个已经组成了一个小团体。

现在,当我意识到自己可能喜欢轰同学之后,再要以平常心面对轰同学就太难了。我猫着腰想要偷偷的回座位,却被饭田同学一把拉了过来。

“绿谷!我们在说周末的时候去游乐园的事情!”

饭田同学的热情在这个时候真是太糟糕了啦!

我被拉得一个踉跄,有些狼狈地扑在了轰同学的桌子上,他顺手扶了我一把,只是这触碰就让我红了脸。我连忙接下饭田同学的话题:

“游乐园?”

“对,游乐园!”饭田同学十分严肃。

“可是我们都是高中毕业生了……”

“就因为是高中毕业生才要去的!”饭田同学更严肃了,“我可从来没有去过游乐园!绿谷你去过吗?”

我摇了摇头,虽然小时候母亲有提过要带我去游乐园,但我因为被欺凌的缘故并没有兴趣。

“那就对啦!想要光明正大的去游乐园,只有这最后的机会了。”

我琢磨了一下饭田同学的话,有些明白了。大概是说,毕业之后我们就是真正的成人了,除了和女朋友约会之外完全没有再去游乐场的可能了……那么利用毕业的借口去游乐园玩,真的是最后的、光明正大和小孩子们抢设施的机会了呢。

我犹豫着应下了,偷偷地看了一眼轰同学。他似乎心情很好,嘴角有一丝弧度。

 

Tbc

完全的妄想暴走之作OJZ



评论(2)

热度(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