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出】下克上1-3

【轰出】下克上

by kaoru

To狗子犬犬 @三噬犬 

 

原谅这个粗暴的标题(阿门)

办公室play,虽然被我写的没有一点黏黏糊糊的恋爱感(躺)

一、

绿谷出久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速溶的,然后从冰箱里拿出昨天在便利店里买的吐司,没有加热。火腿也是冰冻的,他利索的切了一块一边厚一边薄的,放在吐司上,想了想,他又拿出一罐花生酱。绿谷并不喜欢黄油。他将花生酱抹在另一块吐司上,然后盖在了火腿上。他快速的吃完了早餐,整理了桌子,拿好自己的公文包,从门口的衣架上取下了黑色的西装外套。在关门前他再次审视了一下自己的房间,忽然看到了玻璃上倒映着的、自己歪歪扭扭的领带。绿谷叹了口气,放下公文包,又走进了浴室。

每天他都要和领带搏斗很长时间,虽然这种搏斗并没有什么意义,但他总希望自己能进步一点。绿谷出久不会系领带在公司已经是个常识了,他可爱的秘书小姐丽日会在看到后笑眯眯地解开一团糟的领带然后重新系一遍,但那是进办公室之后的事情了。前台负责接待的八百万小姐每天都会用忧虑的目光看着他的领带,旁边负责接电话的上鸣则是会探出头来端详绿谷一阵,然后哈哈笑着说完全没有进步。

就算如此绿谷还是固执的每天出门前系好几次领带,但这项技能似乎天生就不属于他。他总有办法把修长的领带系得像少先队员的红领巾。在第三次失败后,绿谷看看表,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浴室。

他从没有迟到的习惯,或者说,他习惯早到。这个早通常是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虽然等待是很无聊的一件事,但绿谷更害怕迟到。他拎起公文包带上门,还没走出一步就开始慌慌张张地摸口袋,在碰到熟悉的金属质感的时候绿谷松了一口气,然后小跑步下了楼。

公交车大概还有5分钟就要到站了,司机从不守时,总会早一点或是晚一点,绿谷希望这次能晚一点。

他其实并不用乘公交,他完全可以买一辆车,也可以不用住公寓,拼搏这么多年他的存款完全够他买一套房子,甚至雇个女仆,但绿谷依然喜欢住在他刚来这个城市时租的公寓。他记得一开始他有个室友,两个人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背着一个巨大的旅行包站在同一栋楼下,各自吭哧吭哧上了楼才发现是室友。

绿谷的室友在一起住了一年之后就搬走了,他家并不在这里,过了一年的苦日子,家里一个电话就让他哭的稀里哗啦,收拾东西三天后就离开了。那时绿谷碰上了自己崇拜已久的欧尔迈特,在对方的推荐下进入了雄英集团。一开始只是基层员工,几年的努力下来绿谷也管着一个部门了。

欧尔迈特是一个明星,曾经的。他出演过许多戏剧,在里面总是扮演着正义的英雄。绿谷崇拜他,他觉得那个在绝望之时背光站立,无论面对怎样险阻都不退缩的男人帅呆了,他梦想着有一天也成为一个英雄。他的房间里贴满了欧尔迈特的海报,他有一个玻璃架子,上面整齐的排列着每年的欧尔迈特手办。

绿谷来这座城市的理由简单的令人发指,他崇拜欧尔迈特,于是就背上行囊告别妈妈去了欧尔迈特所在的地方。他用了一年的时间站稳脚跟,在餐厅里端过盘子,在饭馆里洗过盘子,甚至去工地上搬过一段时间的砖。他也试着去一些公司应聘,可惜因为内向的性格在面试上被刷了下去。

那天他蹲在墙根啃着便利店里买的饭团,干了就喝一口矿泉水,入秋的阳光依旧刺眼,明晃晃的带着恼人的热度,晒得绿谷头昏眼花。他机械的嚼着饭团,计划着接下来的生活。他是个节俭的人,一年的东奔西走让他稍有积蓄,也就是,有了和梦想叫板的底气。

他想进入雄英集团,因为欧尔迈特负伤隐退后就在集团里任职。他在来到这座城市的第一天就去雄英投简历,可惜在海选就被刷下去了。

绿谷准备考研,他仍然没有放弃雄英,他想去雄英,他想和欧尔迈特在一个舞台上工作,这份想念催动着他用瘦弱的肩膀扛起一担水泥,催动着他在别人的冷嘲热讽中保持微笑。

那天在晃眼的秋日下,一辆失控的卡车直直地撞向人行道,吓懵了的女孩发不出尖叫迈不动步子,累了半天的绿谷却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他扑向女孩,冲力让他们在地上滚动,绿谷知道自己的头被磕破了,因为那里一跳一跳的疼的可怕。卡车撞上了工地砌了一半的墙翻倒在地,轮子在半空中骨碌碌的转。

也是在秋日下,他看到了已经消瘦下去的欧尔迈特,对方还保持着要冲上来的姿势,在一片看热闹的人群里特别显眼。绿谷眨了眨眼睛,头上的血糊在眼睛上让一切看起来都不太真实,绿谷觉得自己大概看错了,因为欧尔迈特向他走来,伸出了手。

“少年哟,你是英雄。”

绿谷艰难的动了动身体,道:

“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二、

他成功地赶上了公交车,司机没有来早也没有来晚,准点到达,绿谷也准点到达。他穿着笔挺的西装狼狈的跳上公交车,投了币之后向司机打了个招呼。

他总是坐这一班车,而这班车的司机总是这个大叔。

“早上好。”绿谷就近坐在了一个空位上。他出发的早,避开了高峰期,所以车上稀稀拉拉只有几个人。妆容姣好的OL靠着窗户打瞌睡,一颠一颠得弄歪了精心侍弄的头发。穿着校服的学生拿着单词本看得专注,绿谷把公文包放在腿上,看着窗外的景色发呆。

这条路他走了好几年,每年都有细微的变化,每年都似乎没有变化。公交车的颠簸让绿谷的胃有些翻腾。他努力让自己思考今天的日程以转移注意力。

丽日之前报告的那个项目已经开始了,初步进行的很顺利,今天会有一场进度报告,预定是上午九点。下午一点是全体部长会议,要一直开到三点……之前欧尔迈特说过最近公司会有大动作,估计就是这事。

啊、好像部门来了一个新人,切岛昨天跟我八卦过……据说史上最高的面试成绩?笔试也是第一名?听着就是个麻烦角色……

绿谷一晃一晃地睡着了,但他的警觉让他敏锐地在前一站醒了过来。

也许需要再来一杯咖啡。

绿谷出久踏进大门的时候想。

 

前台没有人,整栋楼都静悄悄的。绿谷看了一眼手表,知道自己来得太早了。这种事情经常会有,绿谷却从没打算晚来一点。他比任何人都要认真,他的会议记录详细地如同演讲稿,上面标满了绿谷流的分析。他知道自己部门每个人的喜爱偏好,他知道部长们的个人资料性格,他能准确地叫出这栋楼里每个人的名字,包括负责清理的阿姨。欧尔迈特看过绿谷的笔记本,怀疑他是国家安全局派来的特务。

绿谷出久决定先去办公室重新系一下领带。

绿谷的部门在11楼,他走出电梯就感到了不适应。明明一切都和平时一样,但他总觉得怪异。他放慢速度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皮鞋敲击在地面上发出哒哒的响声。在经过职员室的时候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为什么会开着灯呢?

绿谷带着好奇心和微妙的恐惧感往里面看了一眼,他看到了——

一个头发半红半白的杀马特。

 

“轰、轰君是吗、”绿谷有点局促,他并不擅长面对陌生人,唯一能勾起他的霸气的只有谈判桌,“我是你的上司,绿谷出久。请多指教。”

头发半红半百、脸上还有烫伤的极度不对称又微妙的有点对称的人点点头,握住了绿谷伸出的手。

“轰焦冻。请多指教。”

轰看上去很冷淡。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对于绿谷是他上司这件事的态度就像公园里锻炼的老太太对英国脱欧的态度一样。

绿谷感到了冷场的到来,他努力地找着话题。自从他成为部长之后就一直很注意人际关系,绿谷并不擅长这些,托他糟糕的交流能力的福,他的学生时代一直生活在被欺负当中,首当其冲的就是他那个一点不像竹马的竹马爆豪胜己。爆豪很优秀,大学去了首都,从此两人再无联系。

“那个、虽然很失礼但是,轰君的头发是……”

“天生的。”轰依然面无表情,他顿了一下,补充道,“我妈妈是白发,爸爸是红发。”

这样就可以生出半红半白吗?!

绿谷在心中呐喊。他尴尬的笑了笑,轰的疏离也许是天生的,但这让绿谷很不舒服。

“还有别的事吗?”轰看了一眼绿谷,“我需要熟悉一下业务和操作。”

“啊、哦。”绿谷赶紧起身摆了摆手,“那我先走了。”

“等等。”轰叫住了他。

然绿谷惊讶的目光中,轰伸手解开了他的领带,然后熟练地系成了修长漂亮的样子。

“领带打的太丑了。”轰补充道。

绿谷愣了三秒,落荒而逃。走了没两分钟又灰溜溜地回来了,他忘拿了公文包。

三、

轰是一个很有能力的新人,这点绿谷知道。他那点传奇的事情早在上鸣和切岛两个大嘴巴的宣传下整个公司都知道了,什么大学毕业第一名啦,什么在上一个公司能和老总叫板啦,什么追他的女孩子可以排三条街啦,什么本公司有史以来面试+笔试成绩最高啦,吹到动情之处切岛甚至抬腿踩在了文件上,踩完发现那是今天要做的报表。

耳郎无动于衷,翻了翻白眼。
“再牛x不也是从基层做起,和我们一样嘛。”

绿谷没想到的是,轰似乎十分被公司高层赏识。今天的部长会议下达给绿谷了一个和安德瓦公司谈判的任务,指名轰焦冻为绿谷的副手。

这个位子本来是丽日的,这导致绿谷在下午看见丽日的时候总有点不好意思。

 

事实上,绿谷并不觉得把轰指派给他是个多么好的决定,他和丽日搭档很久了,丽日活泼开朗,擅长调动话题,她总有办法让气氛活跃起来,绿谷擅长谈判,话语绵里带针,又是个资料收集狂魔,分析水准也是一流,他总能将公司利益最大化,可以说,两个人的组合几乎无敌。

但是轰不一样。他看上去就不是那种能左右逢源的人,绿谷也不擅长打圆场,两个人甚至一点都不熟悉,不要说配合默契了,不互相拆台就很好了。

但是既然决策已经下达,绿谷只好遵守,距离谈判还有两个星期。

他决定先和轰熟悉起来。

 

于是当天下午,绿谷约了轰一起吃晚饭。

绿谷出久并不擅长照顾自己,他的生活总是凑合着过,饭也不讲究,能吃就行。他的冰箱里塞满了速冻食品,拉面,中国产的速冻馒头。他经常光顾便利店,每种盒饭都吃过。

但既然是请人吃饭,那就不能马虎了事。绿谷选了一家盖饭店,环境挺好的,让人有种温暖的感觉,那是为数不多的、绿谷愿意坐下来慢慢吃饭的一家店,他狭蹙地希望轰喜欢这里。

约好的时间是六点,绿谷五点半就到达了,他环顾一下四周,发现轰正在走来。绿谷有点雀跃,因为轰似乎也比较习惯早到,也许这是他们的一个共同点。

因为两个人都到了,理所当然的,晚饭时间提前了半小时。绿谷照惯例点了猪排饭,轰没看菜单,直接报了个荞麦面。

他似乎喜欢吃荞麦面。绿谷在心里的小本本上记道。他的这两个星期会非常忙,熟悉的不只是轰焦冻,更要熟悉安德瓦公司。他从会议上得知了参加谈判的人员,研究他们也将是绿谷的工作。

两个人沉默的等待上菜。绿谷偶尔喝一口茶,轰就盯着菜谱的封面,似乎要把那本书看穿。盯了一会,轰抬头看绿谷。

“那么、找我出来有什么事?”

轰的坐姿很端正,手摆放的也很端正。他坐在餐桌前,优雅的像是皇室贵族。

绿谷更加局促了,他一向不擅长说话,所有的语言技能都点在谈判上了。

“那个、”绿谷小心的准备措辞,他希望和轰搞好关系,虽然他是轰的上司,但绿谷一点也没有这种实感,“两个星期后我们将会去和安德瓦公司进行项目谈判。轰君是我的助手。”

绿谷从包里拿出项目计划表。

“我们需要吞掉这个项目的70%,但安德瓦公司表示50%是最大让步,上层决定的还价空间是最低60%。安德瓦公司很顽固……我是说,我们需要磨合一下。”

轰没有接话,他在认真的看计划表。

“轰君刚来一天,我们彼此之间都不熟悉,我们最好多接触一下,以免……以免到时候出意外。”绿谷解释道,“我好歹算是轰君的上司,就先请你吃顿饭好了。”

“嗯。”轰从鼻腔里发出一个音节,完全没有要理绿谷的样子。

绿谷又从包里掏出一打资料。

“这是安德瓦公司的资料……轰君最好稍微了解一下。”

轰依然在看计划表,他伸手将资料推了回去。

“我不需要。”

绿谷有点懵。

“这个、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还是了解一下的好?”

轰终于抬起头,他看着绿谷,没两秒又低下了头。

“我之前在那里工作。”

 

Tbc

越写……越长……2k+轰总都没出场,4k+才开了个头……后面还要让轰总追出久……这个长度、简直绝望……

评论(10)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