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出】下克上4-5

四、

绿谷坐着公交车回到了家。比平时晚一点。他脱下西装挂在门口的衣架上,又脱下鞋子在玄关码整齐。平时他会在客厅里坐一会看看电视,然后窝进房间在笔记本上记录今天的收获。晚上他会给自己冲一杯柠檬水,因为味道酸涩所以还会加点蜂蜜。

今天绿谷却没有那么做。他把公文包甩在沙发上,然后整个人倒了上去,颓废的像是失业的中年大叔。

太累了,和轰焦冻相处实在太累了。

虽然不能把人想的太坏,但绿谷总有种对方在针对他的错觉。无论绿谷挑起什么话题,他都有办法在三句话后冷场。他的关注点似乎只有工作,而绿谷刚刚接到任务,还没有整理出有效的资料,在把包里的几份计划书看完之后,两个人之间就只剩下了沉默。

好在小店里菜上的快,一份猪排饭一份荞麦面,两个人在沉默中吃完了饭。轰抽了张纸擦了擦嘴,绿谷也放下了碗筷,他们然后开始了新一轮的沉默。

“……轰君很喜欢荞麦面?”

绿谷憋了半天实在找不到话题,他以往和人交往都是靠观察分析,从对方的行为中寻找喜好,再从喜好切入,人们总喜欢和自己有共同喜好的人,绿谷又长着一副老实可爱的脸,和人熟络起来并不难。当然,这是认识欧尔迈特后对方教给他的技巧。但是绿谷实在无法从轰的行动中看出什么喜好——除了荞麦面和工作。

工作以后天天得谈,那只有荞麦面了。

“嗯。”轰点了点头,“荞麦面很好吃。”

“……”

冷场。

对自己喜欢的东西只有这样的评价?!

绿谷瞪圆了眼睛。他和耳郎响香开始相处的时候,因为注意到对方一只耳朵上戴着耳机就聊起了音乐,结果被耳郎拉着聊了一下午的摇滚,第二天耳郎就敢拿着耳机给绿谷推荐曲子了。他的小秘书丽日喜欢金钱,他就试着询问原因,结果丽日巴拉巴拉将自己的梦想和期望全都抖了个一干二净,绿谷很佩服,笑着鼓励他,然后丽日现在死心塌地的做他的秘书,有机会升迁都被女孩子干脆的拒绝了。切岛和上鸣是单细胞生物,三个人泡了一通卡拉ok,绿谷被逼着嚎了两首歌灌了两瓶啤酒,第二天两个人就敢和绿谷勾肩搭背单闯部长室。

像轰这样棘手的、绿谷还是第一次碰到。

他鼓起勇气又一次挑起了话题。

“轰君……”

“抱歉,再不回去就要赶不上家里的门禁了。”轰看了一眼手表,打断了绿谷,“有什么事情可以邮件联络。”

他抓起公文包,有些歉意地微微鞠了一躬,然后迈开步子离开了,轰很绅士,他甚至帮绿谷结了账,这让绿谷感觉更不舒服了。他垂头丧气地去了公交站,眼睁睁地看着一辆车喷着尾气绝尘离去。

 

绿谷在沙发上趴了一会,努力挣扎着站了起来。他先把早上泡起来的衣服扔进洗衣机,然后去厨房给自己泡了一杯柠檬水,这次他忘了加蜂蜜。绿谷没有心情看今晚的搞笑节目,直接猫进了书房开始工作。

安德瓦公司的资料庞大,业务涉及方方面面,不仅在娱乐圈这一块和雄英有交集,在制造业、媒体、甚至教育界都和雄英有竞争,但竞争并不激烈。安德瓦公司更偏向工业,而雄英侧重于娱乐影视。公司总裁自称安德瓦,本名轰炎司。

当看到轰这个姓的时候绿谷皱了一下眉头。这个姓并不常见,轰焦冻曾在轰炎司的公司任职,这句话怎么念两个人都像亲戚。但欧尔迈特并不是那种拿公司利益当儿戏的人……他指名轰君,应该有考虑过这方面吧?

绿谷把自己的好奇心努力地吞下去,然后继续查阅起了资料,从中挑选有用的、需要注意的事件整合成文件。工作量很大,所以绿谷会带回家继续做。他一直有这样的习惯,觉得这就像做回家作业一样正常。绿谷的作息很规律,虽然在紧急时刻常常熬夜乱来。他稍微将白天收集到的资料做了一些挑拣,就关掉了电脑。然后他从书架上抽出一本标着十的笔记本,熟练地翻到空白的一页。书架上还有一模一样的九本,全是绿谷进入公司以来的记事本。

他在左上角写好轰焦冻,然后画了一个火柴人,添上了半红半白的头发。绿谷咬着笔头,先写下了喜欢荞麦面,又添了工作狂三个字。

虽然看上去很有礼貌,但其实超目中无人。

绿谷一点点的在火柴人身上添着注释,他在轰的脸上标注:长得很帅,脸上有奇怪的烫伤。

然后又在轰的身体上标注:很结实,看起来锻炼过。

最后绿谷换了枝铅笔写上评语:是个奇怪的家伙。

 

每个人他都有一句评语,因为对人的感觉会随着时间变化,绿谷喜欢用铅笔来写。丽日最初的评语是温柔的女孩子,现在变成了生气起来超级可怕。

做完这些,绿谷伸了个懒腰,趿着拖鞋去了浴室。辛苦异常的一天终于结束了。

 

五、

第二天绿谷在八百万惊异的目光中小跑步跨进了快要关门的电梯。还有十分钟就到正式上班的时间了,这个时候来公司的人很多,但绝不包括绿谷出久。职员室大半的人员已经到位,大家都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绿谷,甚至连例行的领带嘲笑都没发生。丽日抱着文件还在张望绿谷的办公室,看到绿谷来了急忙跑过来。

“小久今天发生什么了吗?”丽日穿着小高跟,跑步并不是很方便,“一直都没看到你,大家都很担心。”

绿谷勉强笑笑:“不、只是昨天忘记定闹钟了,今天稍微睡过头了一下。”

这是实话,昨天感到十分疲倦的绿谷完全把定闹钟这件事抛在了脑后,要不是生物钟给了绿谷警示,他今天迟到那是肯定的。

“绿谷也会睡过头啊?!”上鸣摘下耳机探头过来,然而屏幕上的游戏界面暴露了他。

“我也是人啊,会睡过头很正常吧?”绿谷摸了摸丽日的头,然后两步跨到上鸣边上,在他的嚎叫声中关闭了游戏界面,“大清早就打游戏对身心健康不好。”

旁边的切岛默默地存了档,也把界面关了。

绿谷往轰的方向看了一眼,那颗醒目的脑袋被隔板挡了大半,看上去是低着的,下面应该是资料一类的吧。

啊,看到了比自己还过分的工作狂原来是这样的感受啊。

绿谷接过丽日递过来的咖啡,然后开始了一天的战斗。

 

到中午的时候绿谷的资料已经整理了不少,对于事件的分析也开始动手了。他站在打印机前看着纸张从机器里倾泻出来,思考着中午是该吃饭团还是买A套餐的盒饭。在他等待的途中丽日来邀请他共进午餐,绿谷礼貌的拒绝了。

漂亮的女孩有点失落,很快被耳郎揽着去觅食了。

轰焦冻一直没有离开职员室,他似乎长在了那个位子上,也不见他和别人有什么交谈,虽然问话都会回,但轰很快就被贴上了不好相处的精英的标签。

绿谷拿着图省事买的饭团,胳膊夹着刚打印好的资料向轰走去,他思考了很久和轰的想出办法,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还是只谈工作好了。

轰看上去没有吃午饭的倾向,绿谷本着人道主义精神给他带了一个饭团。

“轰君。”绿谷开口道,“这是一部分的资料,我做了初步分析,具体执行计划两天后我们一起制定,明天将会去安德瓦公司进行访问,你需要和我一起去,资料你先拿着,剩下一部分明天我会给你。”

轰接过了资料,在看到饭团的时候愣了一下,他没有推搡,接过饭团道了一句谢谢。

绿谷松了口气,刚想转身离开,轰就补了一句。

“我不喜欢金枪鱼。”

“……”绿谷气急,简直想把饭团抢回来。

 

绿谷本着只谈工作不问私事的态度和轰相处,过了几天舒坦日子。不得不说轰是个超有能力的人,绿谷的分析已经非常到位了,他还能从中抠出一些细节来。制定行动计划的时候轰也表现出了超常的严谨,和平时表现出的冷漠不一样,工作时候的轰优秀的令人侧目,他甚至义正言辞的把绿谷驳倒了。

绿谷觉得和轰一起工作是种享受,一旦工作外,这个家伙就没礼貌的令人生厌。即使如此绿谷今天还是给轰带了个饭团,这回是烤鸡馅的。

 

绿谷手上没有资料。

当他走到轰的办公桌前的时候才发现,想了想计划表已经制定好了,资料整合在两个人的努力下也完成了,一个星期的共同工作让轰和绿谷之间少了点生疏,绿谷把饭团递给轰,然后自己在一旁默默地吃起来。

绿谷喜欢猪排饭,所以连饭团都选猪排的。光吃饭团干涩的很,绿谷有些艰难的下咽,忽然面前递来一杯咖啡。

轰依然在嚼饭团,他吃饭的样子总是很认真,一丝不苟,仿佛那是天底下最重要的事。

绿谷接过咖啡灌了一口,咖啡是温的,看样子放了有一会。绿谷顺了顺气刚想道谢,破天荒的,轰先开口了。

“绿谷完全没有部长的样子啊。”

“我经、经常被这么说……”绿谷挠了挠头,“这样不好吗?”

他并不喜欢板着脸恪守上下级关系,比起一看见他就畏畏缩缩的上鸣切岛,他更喜欢现在这样大家能开开玩笑的氛围。

“不,很好。”轰说,“我很喜欢。”

绿谷觉得自己的脸有点烫。

tbc

评论(9)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