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出】停电

摸个鱼。手机打字太痛苦了TAT

停电

by:kaoru

“王炸!”
在切岛高举扑克牌狠狠扔在地上的同时,空调停止了运转。随着嗡嗡的声音的停止,世界仿佛一下子静了下来。我看看障子,又扭头看看爆豪,感到了一丝不详。
因为今天是超高温,学校停了下午的课我们才有功夫聚集在障子的房间里打牌。超高温,知道吗?就是那种能把b班的啥铁铁铁铁给烤化的那种高温,地面可以煎鸡蛋的那种高温。
“停电了……吗?”砂藤有些迟疑地问。的确,雄英有自己的供电系统,理应不会发生停电事故……
“反正很快就会来电的,过。”爆豪捏着牌没好气地说,他被切岛以三缺一的理由强拖过来,在我拉了砂藤来之后就一直一副想走的样子。东道主障子在玩了两局后退开去复习笔记了,于是爆豪被迫继续打牌。
“不要。”
切岛手里还有四张牌,一副稳操胜券的样子,砂藤有些紧张地盯着自己的牌看。我手里的都是一些烂牌,连个对子都没有,太扫兴了。
“对圈!”
空调停止运转后没几分钟,空气已经带上了些闷热的感觉。爆豪有些燥动,牌是甩出去的。
“老k!”
“过。”我面无表情。
“对尖!”砂藤压上。
“对二!我赢咯!”切岛把作为筹码的巧克力揽到自己身边。我们开的局小,几块巧克力能玩半天。只是空调没有任何动静,我背后已经起了一层薄汗。大夏天的中午,断电的昏暗的房间,空调的凉爽正在慢慢褪去,几乎所有人都感到了生理上的焦躁。
“喂上鸣!”爆豪突然叫了我一声,我正在努力思考怎么出牌,冷不丁被吓了一跳。
“你不是会放电吗?给空调通个电啊。”
“哈?”我眨眨眼。虽然开学的时候的确有人想让我给手机充电,但是电压这种不好控制的东西搞不好会把空调烧坏的啊!然而并没有听到我的心声的切岛和砂藤,乃至于障子都直勾勾地盯着我——
“会发生什么我可不知道啊!”

结果是,在成功启动了两分钟后,空调噗滋冒出一阵黑烟,宣告生命结束。
我们在房间里面面相觑。空调的余温几乎丧失殆尽,障子不想拉开窗帘,因为阳光看着就很可怕,切岛尝试了一下开门,两秒就被热浪逼得退了回来。
在我们不知所措时,饭田打来了电话,告诉我们因为电缆断掉的缘故,这场停电还将持续几个小时。
障子的房间太简洁了,虽然地方很大,但完全没有吃的东西!连饮料都没有!室内温度还在不断上升,这个前景太绝望了。
“这么想来……只有那个人了。”砂藤摇着作业本严肃的开口。
切岛点点头——“嗯,只有那个人了。”
爆豪翻了翻白眼满脸不情愿,但也没有出言反对。我想了想,大概也知道了。
“这种情况,当然要找——”
“轰!”

轰住在5楼,理应是人流量最小的地方,但现在门前却聚集了一大帮人。饭田和蜂田锲而不舍地敲门,濑吕蹲在一旁吐舌头。常暗缩到阳光照不到的角落里去了。
“轰同学!!麻烦开下门!!!”
“轰你听到没有啊我们要化掉了啊!!!”
“午睡也该醒醒了!!!”
我隐隐约约听到里面有动静,但和敲门声混在一起听得不甚清楚。
脾气暴躁的爆豪握着拳头就要炸门,被切岛抱着腰拦住了。
好在两分钟后,轰房间的门开了。
似乎有起床气的轰散发着了不得的低气压,衣服像是胡乱套上的,扣子还扣错了一排。但比起这个所有人都更在意房门开启的一刹那泄露出来的凉气——
“只能靠你了轰!”饭田大力地拍了拍轰的肩膀,然后顺势挤进了门。
轰的房间一如初见那般令人震惊,和式的布局让房间看起来十分清凉。四个角落都覆盖了一层冰。房间中央的榻榻米上铺好了床,被子有点凌乱,而绿谷坐在书桌前紧张得发抖。
……绿谷?!
我揉了揉眼睛,那确实是绿谷。他和轰一样衣衫不整,像是要被老师责罚的学生一样低着头,然后又慢慢抬起头,露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
“大家……中午好。”
“午好绿谷……你为什么会在轰这里?”饭田顺畅地打招呼,他和绿谷本来就是很好的朋友,然而这话问完绿谷的脸就变得通红。
大家陆陆续续都进到房间里了,房门被最后拖着爆豪进来的切岛关上了。宿舍空间不大,挤了半个班的人连转身都感到困难。轰善解人意的做了两堆冰块。
“绿谷过来和我一起学习。”
轰把开水瞬间冻成冰,然后倒到另一杯开水里做成了冰饮。
“需要的话我可以把你们都冻上。”
轰说这话的时候非常认真,尽管我非常想糊他一脸。
“那刚才为什么不开门?”切岛接过冰水一口气喝了个干净。
“累了,就一起睡觉了。”
这说辞太可疑了——我忍不住看向绿谷,而这一瞥实在太要命了。绿谷没扣好的校服歪歪扭扭得挂在身上,从我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锁骨处的几个红痕。

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啊!!

一定是错觉——
这么自我安慰的我,又不小心瞥到了垃圾桶里揉乱的纸巾和……避孕套。

我,上鸣电气,现在觉得阴阳脸的同班同学是需要报警抓起来的危险分子。

雄英的维修速度还是很快的,大家东倒西歪的在轰的房间里待了一个多小时,电缆就被修好了。我拉着切岛极尽速度的想要快点离开,得到了心情不好的爆豪的支持。其他人也没想多停留,在轰的低气压下枯坐一个小时真是很要命的事情。
但是,直到常暗同学出来,我也没看到绿谷的身影。
……还是不要想了。

end

第二天两个人的关系迅速暴露了。

“出久。”轰反锁上了房间门,走向绿谷。
“轰同学、我,我要回去了……”
身体被压在床垫上,软绵绵的十分舒服,轰的亲吻也软绵绵的,让绿谷提不起一丝反抗的力量。
“会暴露的……”
暴露了又怎么样呢?
绿谷迷迷糊糊的想着,双手不自觉的环上了轰的脖子。

评论(24)

热度(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