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出】受伤+喂食

摸了两条小鱼……


受伤

 

By:kaoru

 

背景是毕业之后两人进入了同一家事务所,活跃在一个犯罪率居高不下的城镇。年龄大概20左右,已交往。交往过程见关于我和轰同学的一些事

再摸几条鱼就把这个归成一个系列……

 

“嘭——”

伴随巨大爆炸声而来的是难以忍受的剧痛,即使有冰壁的缓冲,轰还是感觉到自己的骨头卡擦卡擦地断裂,冲击波几乎要将内脏搅碎。为了将损失减到最少,轰在敌人自爆的一瞬间就用冰壁阻拦了爆炸——即使如此,周遭的房屋还是坍塌了不少。

他摇摇晃晃地勉强站住,耳朵里灌满了爆炸的轰鸣,硝烟刺鼻的气味让他止不住咳嗽,每咳一下就有钻心的刺痛伴随着铁锈味的血液从嘴里冒出来。

不知道出久那边怎么样了……这片街区应该不会有牺牲者吧……

他迷迷糊糊的想着,意识在熟悉而又令人安心的绿色进入眼帘时消散。

 

“双手粉碎性骨折,肋骨断了三根,左腿骨折,擦伤划伤我就不说了,爆炸的时候还不逃他是傻的吗?你看看他的肺,都成什么样子了!哦,还有脑震荡!”

绿谷出久不安的捏着衣角,听着治疗师怒火冲天的抱怨,听着听着就有点想哭。他们所在的城市离治愈女郎实在远了点,就算绿谷立刻打了求助报告,赶过来也需要些时间。

其实轰完全没有必要伤的这么严重的。敌人挟持了个小女孩逃到了闹市区,警察立刻组织起了疏散。接到任务的两人立即赶往现场,在对持的时候,轰选择留下来正面对抗,把绿谷赶去解救人质。原本他们的工作是反过来的——但因为绿谷总是乱来,轰就揽下了最危险的活。

“每次出个任务不是断腿就是断手,这样有几个身体都不够你糟蹋!!”

现在绿谷很想把这句摔在轰脸上,他倒好,出个任务又断腿又断手还带昏迷的……看着轰苍白的脸,绿谷动了动嘴,最后拉了把椅子在床边坐下。

被轰逼得走投无路的敌人选择了自爆,当时绿谷刚夺回人质还没能走远,所以轰选择了冰壁。

绿谷方向的冰层是最厚的。

“快点醒过来吧,焦冻。”

 

消毒水的味道,和一片茫茫的白色。光亮让轰有点不习惯,他眨了眨眼,才看清周围的环境。

医院,设施很熟悉,他经常和绿谷来这里。

他试着动了动手指,疼痛顺着指尖一路传到大脑。经过休息和治疗的肌肉似乎要将不满发泄出来一般,他觉得浑身都疼,动也好不动也好,疼痛一跳一跳的像魔鬼一样缠着他。

绿谷受伤是这样的感觉吗?

他想起了很多年前的体育祭,布娃娃一样破破烂烂的男孩子被他轰出场地的情景。他很少受伤,作为英雄疼痛虽然是家常便饭,但他还是第一次体会到这样的疼痛。

“唔、”

呼吸不是很顺畅,喉咙干的冒烟,好不容易吐出的音节干涩的不像话。

“醒了?”绿谷有些惊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轰艰难的扭头,他的浑身都缠满了绷带,动起来一点都不方便。不是人人都拥有治愈女郎那样强大的个性的,至少普通的医师对轰的伤只能做到这种程度。

绿谷小心的将杯子凑到轰的嘴边,水还是温热的,他隔一段时间就会去倒杯新的,轰昏迷了十几个小时,绿谷就在旁边守了十几个小时。

“敌人已经死了,在爆炸中心四分五裂,所幸没有其他伤亡,房屋里有一个贪图钱财没来得及跑走的,屋子坍塌的时候滚进了墙角,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了。”

绿谷把轰扶起来,在他的背后塞了个枕头。

“除了焦冻大家都没事……下次不要这么乱来了。医生说焦冻的伤至少要一个月才能养好,我已经给治愈女郎发了求助信息,她应该很快就会来……饭田君看到新闻第一时间就打电话过来了,丽日也吵着要过来看你……”

他絮絮叨叨的说着目前的情况。轰安静的喝水,他用余光悄悄地看绿谷,发现对方眼角有点红。绿谷出久不是强壮的类型,即使二十岁了还是比轰矮了半个脑袋,脸蛋也一如既往,要不是知名度太高,走在路上很容易被认成学生。他现在垂着脑袋,轰几乎看到了耷拉下来的兔子耳朵。

“……出久,我饿了。”

轰眨眨眼,声音沙哑。似乎配合轰的话语,被子里传来咕噜的声音。

“我、我马上去买!粥可以吗?医生说刚醒过来要吃点清淡的……”

轰点了点头,看着绿谷夺门而出的身影忽然有点满足。他们交往了两年了,该干的不该干的也都干过了,绿谷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容易害羞。他对轰的触碰和示好异常敏感,自己却时不时会冒出一些吓死人的话。除了晚上多了一些活动之外,他们的生活充满了训练、任务和学习。绿谷的笔记本已经放满一个书柜了,数量还在增加,除了英雄的资料,敌人的资料也在记录范围内。

因为这个城市过于糟糕的治安情况,这两年里两个人忙的团团转,先以绝对的力量压制了犯罪率,又通过首都的警察署肃整了警备系统。冢内警官派了一位有经验的老警员坐镇。轰联系了新闻部的同学进行舆论报道,现在情况终于好多了。

这次遇到的自杀式恐怖袭击,在一年前可是家常便饭。某次绿谷为了搭救一只脚卡在石缝里的女性而冒险运用了超负荷的力量,双腿差点废掉。这之后绿谷就被轰严密的看管起来,为了减少绿谷的压力,轰甚至拉下脸向父亲求助了。

轰看看窗外,阳光柔和,院子里有孩子在玩耍,也有推着轮椅散心的人。只要看着他们,轰就觉得自己充满了力量——成为守护他人的英雄,不仅是绿谷的梦想,也是他的。

变强一点,再强一点,这样才能保护好重要的东西。城市,世界,还有绿谷出久。

 

散发着米香的粥被轻轻放在床头,绿谷掀开外卖的盖子,将勺子递给了轰。

轰想伸手接过来,忽然发现自己的双手被包成了粽子。

“……”

晃了晃变成一团的手,轰无辜的看着绿谷。男孩眨眨眼,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脸一下子变得通红。

“焦焦焦冻是要我喂你吗?”

“如你所见,双手都不能用。”

交往是在交往,但一直都是地下恋情式的,在医院这种地方……虽然是单人病房,但随时都会有医护人员进来,绿谷觉得他的羞耻心遭到了挑战。

“出久,我饿了。”轰面不改色地给了绿谷最后一击。他心情愉悦,甚至觉得偶尔受个伤挺好的。

绿谷颤抖着舀起一勺粥,他犹豫了几秒,然后闭着眼睛视死如归地往前一伸。

塞到了……轰的鼻子上。

“……”果然还是不要受伤的好。

感受着鼻子上黏糊糊的触感,听着绿谷慌慌张张地道歉,轰焦冻默默推翻了刚才的想法。

 

END




 

喂食

 

By:kaoru

 

阿渔的梗,随手摸个鱼,特别短……

 

拎着一大包零食,绿谷有些紧张地敲响了轰的房间。

虽然最近的轰同学好相处了许多,但是绿谷从没想过自己会被邀请到轰的房间里去观看最新的英雄锦集。轰同学的房间虽然泛着一股古典味儿,但该有的高科技产品一点都不少。绿谷有些崇拜的看着轰从书桌里抽出一块平板,熟练地撑好支架。

离直播开始还有一会,绿谷早就洗好了澡,他犹豫了好久要不要换衣服,最后还是被自己的惰性打败,穿着睡衣去了轰的房间。令他高兴的是,轰也穿着睡衣——不出意外,是浴衣。深蓝色的浴衣意外的合适,虽然看上去像老头子。

“不用在意,随便坐。”

房间中央已经铺好了床,绿谷有点不知所措,于是轰又从衣柜里抽出了一个坐垫放在了书桌前。

是要我坐过去的意思吗……?

绿谷迟疑了一下,僵硬地走了过去。

和轰同学两人独处的机会实在太少了,绿谷有些拘谨。他跪坐在垫子上,姿势端正的像出嫁的新娘。

“绿谷喜欢哪个英雄?欧尔迈特之外的。”

屏幕上出现了英雄锦集的标准开场动画,轰伸手调响了音量。绿谷随手捞了一包膨化食品递给轰,自己拆了一包饼干。

“嗯……大家都很棒根本无法抉择啊。真要说的话,应该是13号吧,作为救灾英雄真的好帅气……相泽老师也很棒!战斗的时候帅翻了!啊啊麦克老师也无法舍弃……潮爆牛王也超厉害了大家都好棒!”

一旦谈起自己感兴趣的东西,绿谷的话匣子就会打开,进入自言自语的模式。这个时候的他会把周遭所有的视线无视掉,一扫平时畏缩的模样。因为兴奋而微红的脸颊还有闪着光芒的眼睛,哪一样都让轰感到可爱。

而且绿谷是一个非常好的学习对象,他的观察细致,分析到位,对于战局总能提出一些让人耳目一新的看法,而且对英雄的狂热是任何一个人都比不过的。

“轰同学快看!密林神威!这里,在使用漆树牢笼之前欧尔迈特有向他打手势,两个人是有配合的……为什么要这么做的,如果从左边突入的话效果会更好吧,啊这里!画面转过去了,刚才那个地方有人把手,所以才会用漆树牢笼以求稳妥……英雄真的好厉害啊!”

你也很厉害。

轰在心里默默地说,他咔哧咔哧地嚼着薯片,平时很少接触的膨化食品在看电视的时候看意外的合适。绿谷带了很多东西,都是平日里大人气的零嘴。

轰对食物向来来者不拒,他摸出一包海苔慢慢吃,干了就喝一口牛奶。

“安德瓦!!安德瓦先生果然好厉害!!!”

绿谷双眼放光,周遭冒出了不少星星,饼干早就被他扔到了书桌上。看到精彩的地方绿谷甚至会揪住轰的衣服。

“轰同学!!欧尔迈特!!欧尔迈特真的好帅气!!!”

好吵……

轰翻了个白眼,顺手把棉花糖塞进绿谷嘴里,想要阻止他继续发出噪音。

“欧尔迈特选择从这个角度出拳……啊、”

“……”

房间安静下来,绿谷呆呆的看着轰,嚼了嚼棉花糖。

 

舌头碰到手指了。

 

轰别过头看屏幕,脸上浮起一丝红色。


END

 


评论(9)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