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出】下克上9-10

  九

  虽然出了意外,但对方公司并没有改变行程的意愿。因此原本松松垮垮的行程突然变得紧张了起来。为了应对类似的突发状况和空白一片的谈判对象,在几经犹豫之后绿谷向轰提出了将工作带到下班后的要求。这是非常失礼的事情,许多人都很抗拒这种侵犯个人时间的行为。

  令绿谷高兴的是轰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他将一个U盘递给绿谷,表示这是他修改过之后的资料。

  “我把有关饭田的部分删除了,又增加了一些可能的人选……那边我比较熟。”

  绿谷的办公室很空,他的活动范围基本框定在电脑周围,而办公室的空间实在有点宽广。这就造成了绿谷并不是很喜欢自己的办公室——他大部分时间还是泡在职员室的,那里有他的朋友,气氛也比较热闹,不像办公室冷冷清清的。当他坐定在电脑前的时候,连活泼的丽日都会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泡咖啡的动作一丝不苟。绿谷曾经询问过,结果女孩吓了一跳。

  “完全没发现呢……大概是气氛让我不由自主的严肃起来?”

  轰却完全没有这个反应。或者说,他的反应太平淡了以至于看不出有什么区别。在职员室的时候也是一副冷淡的嘴脸,到办公室了依然板着一张脸。和有点紧张的绿谷比起来反而他更像上司。

  绿谷把轰给的U盘插进电脑,轰的U盘和他本人一样简朴,白色的底壳中间一道黑色的纹路。打开存储器,里面整整齐齐的码着十几个文档。绿谷看了看语焉不详的文件名,有些困扰地开口:

  “轰君,能开一下文档吗?”

  他把台式电脑的屏幕掰向轰,然后把鼠标递了过去。绿谷不喜欢翻别人的东西,也不喜欢别人乱动他的东西。就像有一个绝对领域一样,他恪守着与人交往的原则。虽然感觉在自己多管闲事对轰说了一堆话之后两个人的距离拉近了不少,但绿谷还是有些拘谨。

  至少,他很不习惯轰中午的时候递来的一个猪排饭团。

  轰焦冻喜欢吃荞麦面,这个绿谷知道的很清楚。虽然最初吐槽过轰对于喜欢的东西的冷淡态度,但事实上一句“很好吃”的夸奖已经很了不起了。他来了一个多星期,这么一段时间里除了绿谷和他接触比较多之外,连自来熟的耳郎跟他搭话都很拘谨。跟谁都能立刻勾肩搭背的上鸣硬生生的碰了个钉子,他准备拍拍轰的肩膀以表示亲近,被轰一个闪身躲开了,上鸣的手就停在半空中,上也不是下也不是。最后看不下去的切岛过来跟他击了个掌,嘿嘿傻笑一阵才解开了尴尬的局面。

  轰侧过身子,他的角度要看到屏幕有点困难。绿谷看他歪的难受,拍了拍椅子道:“轰君到这边来吧,正好给我解说一下……”

  轰点了点头,几步绕过了办公桌站到了绿谷身后。他的手心都是汗,握鼠标都有点滑。他想着昨晚姐姐发来的恋爱宝典,默念着上面的恋爱指南。

  吸引本质上是一种情绪,有时候是需要有一点点坏情绪,才能够引起好的情绪。

  需要一点坏情绪……怎样的情绪对绿谷来说是不好的呢?工作受挫?作为工作狂的轰不能容忍自己在工作上出问题。那么就是其他东西了。他想起了学生时代女生们常常谈论的吊桥效应。

  一起经历某种危险的情况,可是办公室并没有什么危险的地方。他原本想拉掉公司的电闸的,这样就能营造出深夜恐怖片的氛围,绿谷看上去是那种会怕得发抖的类型。但是如果他拉了电闸的话一定会引起全公司的恐慌,这样收尾工作就会麻烦无比。

  想不到好方法的轰继续阅读了恋爱宝典,最终敲定了今天的目标。

  不可预测性会增添对你的兴趣。

  不可预测性就是改变自己的固有的形象。自己的形象是什么样的呢……轰不是很了解,他平时一直是单独行动,并没有在意过他人眼中的自己。但是,总之,就是做一些平时不会做的事情对吧?

  轰动作熟练的点开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文件,存着私心他靠近了绿谷一点,然后弯下腰。

  书上说要营造一种心动的氛围,心动的氛围会是什么样的呢?恋爱宝典上总是语焉不详,什么都需要靠自己猜测。轰回忆了一下自己的人生,似乎除了那天早上微笑着向他打招呼的绿谷,他实在找不出其他令他心动的东西了。哦,现在坐的笔直浑身僵硬的绿谷也很令他心动。

  “饭田负责的是安德瓦公司外交公关这一块的,从这点可以看出老爸并没有对这次谈判放太多心思,安德瓦公司还有一个专门负责谈判的团体,真正重要的合同都是他们去谈的。也就是说,我们这次能够争取的利益会比预想的要多。”轰快速下滑鼠标,准确的停在某段文字上,“蛙吹也是外交部的,这次饭田缺席,最有可能也是最好的情况就是蛙吹顶上,然后换个副手,我猜测会是濑吕,或者障子,他们两个和蛙吹是经常搭档的关系,在饭田不在的现在,这样做最保险。”

  绿谷专注的听着,轰的声音很好听,像是网路流行的男主播那样,他吐字清晰,略微有些低沉的声线性感的要命。他靠的很近,呼吸就喷洒在绿谷脸旁边。绿谷不动声色的往旁边挪了挪。

  “如果蛙吹没有顶上,那么很有可能是常暗来接手这次的谈判,他是有经验的老员工了,个人能力也很强,重点是,他很难缠。”轰顿了一下,“油盐不进……绿谷,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绿谷楞了一下,点了点头。

  轰深吸一口气,这是他平时绝对不会做的事情……但为了改变形象,就算很难堪也要加油。

  “一天绿豆失恋了,他很伤心很伤心,就一直哭,哭着哭着,他发芽了。”

  世界安静了。

  绿谷看看轰,这个一向冷淡的家伙现在用一种很期待的目光盯着他看。他回味了一遍刚才轰说的话,最接近事实但却最难让绿谷相信的猜测盘旋在脑海里。

  轰君这是……讲了个冷笑话?他这样看着自己是希望自己笑?不不不绝对不可能……轰君一定还有别的深意。他刚才说什么来着?哦,常暗君,常暗君最近失恋了?还是说失恋是突破口?

  绿谷有点混乱,他回味了两遍轰的话语,依然不明白他想表达什么。他只好露出一个有点尴尬的笑容:

  “抱歉轰君……我并没有听懂。”

  轰有些失望的低下了头,样子可怜兮兮的让绿谷很想摸摸他的脑袋。

  “没关系,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我们继续吧。”

  十.

  书上说,要多找喜欢的人说话,最好一个电话能聊十个小时。

  十个小时对轰来说实在太困难了,但找绿谷说话还是在轰的能力范围内的。在借工作需要要到绿谷电话的第一个晚上,轰抱着有些忐忑的心情拨通了绿谷的电话。在忙音中他又看了一遍书,然后屏息凝神。

  “喂?”

  声音好近。这个认知盘旋在轰的脑海中,仿佛绿谷贴着他的耳朵说话一般。

  “是我。”

  书上说要保持适当的距离感,不能显得太过殷勤,不然会引起反感。于是轰尝试着用比较冷漠的口气说话。

  “……哪位?”

  “是我。”轰又重复了一遍,他有些紧张,正当他准备报上名字的时候,绿谷咔擦挂了电话。

  轰举着电话感到了茫然,自己做错了什么吗……?

  第二天早上绿谷向他吐槽说昨天遇到了“是我是我”骗局。

  “轰君也要多加注意呢,最近这种骗局越来越多了。”绿谷笑着递过来一盒糕点,“昨天房东送来的,因为吃不完所以带来了……轰君喜欢甜食吗?”

  轰沉默着点点头,挑了一块绿色的小号草饼塞进嘴里细细的咀嚼。

  距离谈判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他们都还有每日的日常工作要做。完美主义的两人都不愿意敷衍了事,公司又有门限不能留到太晚。深刻感受到时间不够用的绿谷决定约轰一起晚上作业。

  他犹豫了一下是去咖啡馆还是邀请轰到家里去,咖啡馆的话留到很晚回家会不方便……

  因为日常工作而不得不一个人待在诺大的办公室的绿谷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再过一会就是午饭时间了。轰一改以往长在办公桌上的样子,开始积极的往楼下跑了。公司的食堂是出了名的难吃,除了好脾气的砂藤和几个穷疯的月光族会在里面吃之外,大部分人,包括绿谷都会选择外卖。绿谷喜欢楼下的便利店,因为食物种类足够多也足够方便。

  除了忙的昏天黑地的时候,绿谷喜欢买一份猪排盖饭,请店员加热之后坐在便利店里吃。虽然公司食堂明显更加热闹,但绿谷知道虽然看上去没人在意他是部长的身份,但他不在场的时候大家明显闹得更欢。比如说,在他面前总是温柔和蔼的丽日会在食堂举着筷子追杀上鸣,表现的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耳郎会在他来的时候偷偷收起张扬的耳机。始终如一的也就轰了,虽然是始终如一的冷淡。

  想起轰,绿谷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这个新来的部下不好相处也就算了,最近行为越发奇怪,时不时蹦出点冷的要死的笑话,而且只对绿谷一个人说。虽然脸很好看,工作也很认真,但是突然拎着外卖出现在他办公室门前这画风实在不太对……

  三,二,一。

  绿谷默默地倒计时。果不其然,午休时间开始的十分钟后,轰焦冻准时出现在了他门前。绿谷看了一下他手里的袋子,印着“井上家”三个字,是附近一家挺有名的店。

  昨天是拉面,今天看上去是盖饭?

  轰冷着脸把塑料袋放在绿谷桌上。绿谷的桌子有点乱,他工作的时候会把资料摊得乱七八糟,结束后才慢慢理。绿谷手忙脚乱的把文件归到一堆,轰帮他一起理。轰站着,绿谷坐着。上下级关系这样原本很正常,可绿谷就是感到不舒服。他从老板椅上蹦起来,从旁边拖了把客椅过来。

  “轰君坐一下吧,谢谢你帮我带饭。”

  书上说什么来着?哦,要若即若离。

  于是轰不带感情的开口:“只是顺便罢了。”

  如果丽日在这里她一定会指着轰的鼻子质问提前半小时就打电话定外卖午休铃一打就跑到楼下等外卖拿到跑的比谁都快的那人是谁。

  绿谷笑了笑,拆了筷子默念一句我开动了,就开始认真的吃饭。他其实并不想这么认真的吃饭的,但是轰的样子实在太一本正经了,普通的盒饭硬是被他吃出了法式大餐的味道。于是绿谷只好陪着他一起很认真的吃饭。轰不喜欢在吃东西的时候说话,于是办公室的气氛令人难受的诡异。

  像完成任务一样吃掉最后一口米饭,绿谷放下筷子整理了一下。对面的轰也吃完了。擦了擦嘴,绿谷准备了一下措辞。

  “轰君这两天谢谢你了……”他挠了挠头,总之先道了个谢,“轰君每天都来的很早呢,家住的很近吗?”

  “不,还是有点距离的。”轰摇摇头。他疯狂的思索着恋爱宝典里给出的聊天方法,因为被当做是我是我骗子拉黑了,他不得不换了个手机号。昨天晚上思索了好久给绿谷发了一条说明身份的短信,就再也没有然后了。

  “这样啊。那要不要到我家来?呃,我是说,工作有点紧张、那个……”绿谷有点害羞,这还是他第一次邀请别人来自己家,他想了一下家里的状况,嗯,衣服有在早上洗掉所以没什么问题。他紧张的看了轰一样,发现他面无表情。

  是……在生气?

  “轰君不愿意的话不用勉强真的!我们去咖啡馆也是可以的,就是要委屈轰君晚点回去……”

  “不。”轰打断了绿谷,“我去。”

  轰的表情有点狰狞,狰狞到绿谷觉得他是勉强自己答应的。

tbc

评论(11)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