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A】噩梦

噩梦

 

1.

他在奔跑。

不知名的路,毫无特色的树,笔直的路灯,和没有目的奔跑的人。空中的太阳发着微弱的光,照不到他所在的角落。

他在前进,太阳也在前进。于是他继续奔跑,向着太阳,也许只是沿着路。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奔跑,只是努力的向前,每一步都用尽力气。他感到汗水在流淌,他尝到了来自喉咙的血腥味,他喘息的像是破旧的风箱。但他知道自己必须奔跑——

在最后一滴汗水从皮肤里渗出的时候,他终于看到了自己奔跑的目的。

他看到了人,很多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或者是一截胳膊半条腿。他们安静的躺着,横七竖八,像是被顽皮的孩子随手扔在路上一样,他们散发着焦糊的烤肉味道。他看到漂亮的女孩侧躺着,脸色安详,她的肚子被划开了,肠子流了出来,贴在被太阳照射的路面上滋滋作响。

他没有停止,他穿过人们休憩的地方继续奔跑。已经没有汗液了,所以血液开始从皮肤里渗出来。很痛,但他知道自己必须奔跑。他迈动双腿,每一步都令人难以忍受。他听到了自己的悲鸣,像是某种兽类绝望的嚎叫,他看到了自己通红的双手,不只是双手,树木,路灯,太阳全都红彤彤一片。他知道自己的双眼也在渗血。

当最后一滴血液滴落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到了。他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和令人作呕的恶臭。他看不见,却感觉到脚下变得柔软泥泞的道路。他踢到了一个球状的物体,有点重,骨碌碌的滚出好远。

夹杂着闷热的风带来了嘲笑般的叹息。

“你来晚了。”

他继续前进。已经没有血液了,所以皮肉开始脱落。疼痛变得习以为常,但是感觉却开始剥落,他开始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迈了多大的步子,连是否在前进都不知道。他只是机械的给不知是否是腿的部件下达命令,前进,前进,就算断掉也继续前进。双腿磨没了还有双手,直到消失为止都要前进才行。

当最后一丝皮肉脱落的时候他终于知道自己的目的地了。也许他该庆幸自己失去了所有感觉。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无数双手将他牢牢拽住,有少女的,有老人的,有婴孩的。他们笑着哭着扯着那枯槁的骨头。获得了一截指骨的孩子发出轻快的笑声,举着骨头跳跃着炫耀。他前进的路上有人舔舐着他的血液,有人啃咬着他的皮肉。昏暗的太阳发出高热,炙烤着一切。

路灯开始闪烁,从最初开始一盏一盏点亮。他的汗液,他的血液,他的皮肉,他的骨头,统统在光亮下消失了。人们休憩的地方开始活跃起来,音乐,舞蹈,欢笑。耷拉着肠子的女孩跳着欢快的舞步,没了天灵盖的老头打着节拍。无主的手臂和腿东奔西走。他们在路灯下,在没有他的地方欢庆。

 

2.

他站在岔路口,一条路笔直得毫无尽头,另一条路上,妈妈在向他招手。

他知道自己必须奔跑,于是他挥别妈妈,踏上了那条没有尽头的路。

 

3.

消毒水的气味,和炫目的白色。

他看到已经有了白头发的母亲趴在床边,眼角除了皱纹还有泪痕。他感到那些精密的仪器插满他的身体,甚至连呼吸都不能自主进行。

在他恢复清醒的瞬间,绿谷出久突然意识到,那并不是梦。

 

END

 

评论(6)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