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龄差梗,随手摸鱼,没有前情后续。
感觉大家都在刷大轰小久……就没人觉得年下很萌吗!!原作轰出就是年下啊!!
满足自己阴暗的欲望x
充满狗血和妄想,ooc到放飞自我
15岁小少年焦冻x25岁已工作社会人出久
ok?

总目录


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绿谷出久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少年,明明紧张的要死却依然摆出一副冷静的样子,异色的瞳孔里闪烁着令人无法拒绝的期望,令他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那个揪着自己衣摆的小男孩,一转眼他就长大了,甚至比自己还要高了。
手腕被掐的生疼,绿谷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却被摁得更死了,他只好抬头朝着轰讪讪的笑了一下。
“焦冻……先放开我好吗?”
轰焦冻一直很听话,从小就乖巧的不像个孩子,也就面对欧尔麦特的周边时会露出兴奋的表情,所以他们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一起逛欧尔麦特专卖店了,一大一小两个死忠厨可以在里面泡一天。
这项活动在轰上中学之后就停止了,原因也很简单,绿谷开始工作了。从大学生进阶为上班族,一下子繁忙起来的绿谷对自己小小的同居人只能勉勉强强的保证物质生活了。虽然他很努力的想挤出时间来陪陪轰,但难度着实有点大。很长一段时间里绿谷都只能把饭菜包好放在冰箱里,他们可以一起吃早饭,晚饭却经常让轰等到九十点。绿谷提过不用等自己,轰却从未放弃一天。
“昨天和你一起在咖啡厅里的是谁?”
轰焦冻的脸黑得像涂了墨汁,他喜欢像现在这样居高临下的看着绿谷,似乎这样绿谷就不会把他当成小孩子对待了。
“昨天……是说丽日君?”绿谷愣了一下,“只是在谈工作上的事情而已。”
“前天你坐着谁的车回来的?”
“诶?饭田君……因为很晚了就好心送我回来了……”
“上星期、”
“等等焦冻!为什么要问这些啦?不对你是怎么知道的?”
绿谷赶紧打断不知道要翻旧账到什么时候的轰,他惊讶于轰对自己生活的了解,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原来有被这么注视过吗?
“我的学校就在你公司旁边。”
啊……焦冻也上高中了呢。
绿谷忽然反应过来。他仔细的端详了一下男孩子漂亮的脸,深色的烫伤完全不影响他的帅气程度,小时候的婴儿肥都已褪尽,露出棱角分明的轮廓。早在初中的时候轰的个子就一路猛窜超过了绿谷,注重锻炼的身体掩盖在衬衫下,绿谷知道那是怎样的美景,因为在家里轰经常围着条浴巾跑来跑去。
“……能把我放开吗?”
绿谷吞了吞口水,愧疚像潮水一样涌上心头,他偏过头不敢看轰的眼睛。
“不能。”轰凑近绿谷,因为工作需要绿谷会喷一点香水,淡淡的味道和本人很配,他很喜欢绿谷身上的味道——不仅是香水,更是绿谷自身的。
“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啊?”
绿谷一脸懵逼。
等等之前有任何可以得出这个结论的讨论吗??
“你和不认识的女的一起喝咖啡。”
“都说了那是工作需要、”
“你坐不认识的人的车回家。”
“饭田君有帮我很多啦!”
“我开学了你都不知道。”
“因、因为正好有个项目要做……”
“最近都不回来吃饭。”
“要加班……”
“早安吻和晚安吻也没了。”
“!”
绿谷的脸突然红了起来。
“焦、焦冻你都长大了那个……我想你会生气……”
“不会。”
“上次蛙吹君就告诉我小孩子长大了就会讨厌过度亲密的接触……”
“我不是小孩子。”
轰放开了对绿谷的钳制,他掰过绿谷的脑袋强迫男人看着他。
“出久、”
“……”脸红的过分的男人沉默了半晌,最后像放弃了一样叹了口气,“我知道了啦。”
绿谷小心翼翼的凑上前,他盯着轰有些交错的红白发丝脑子里乱成一片,然而身体却对这个做了将近十年的动作熟悉的很。
少年的嘴唇薄而柔软,有着和性子相似的微凉,他像以往那样轻轻地蹭了蹭就想退开,却被扣住了后脑勺。
湿滑的舌头舔舐着他的嘴唇,牙齿被撬开,不属于自己的陌生的触感钻进嘴里,带着无法抵挡的霸道舔过上颚,强硬的勾起他的舌头。无法吞咽的津液顺着嘴角流下沾湿了西装,绿谷却觉得这些都无所谓。他的手不自觉的环上了轰的脖子,由被动开始回应少年的亲吻。
只是晚安吻而已。
绿谷闭上眼睛,假装自己没看到少年眼中蔓延开来的情欲。
END

等闲了再补补设定啥的……T_T大学轻松都tm是骗人的

评论(20)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