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龄差梗2

 

10岁年差

 

大概写了一下亲亲和收养轰的过程,依然放飞的ooc着

祝我生日快乐~

上一篇走这里

总目录

1.

隔壁家的弟弟现在在哭。

纵使绿谷出久一万个不愿意,他也得面对这个现实。妈妈出门去了,因为相信自己有能力照顾好弟弟才放自己一个人在家,这么一想绿谷更加难过了。他使出浑身解数想要逗弟弟笑一下,然而小家伙专心的哭着。绿谷抱着软软的小孩子没辙,也是,不管是谁从楼梯上摔下来都会疼哭的,好在只是三级楼梯,除了脑门上起了个包之外没啥大问题。

绿谷家的隔壁是一座很厉害的大院子,听说里面住着社会上很有名的大人物。托绿谷妈妈自来熟的福他们家很快和隔壁轰家的太太混熟了。轰太太是个看上去很冷淡的漂亮女子,银色的头发会在阳光下闪耀着金色的光,让绿谷不自觉的看入迷。轰太太经常抱着自己最小的孩子来绿谷家做客,也就是现在在绿谷怀里认真的哭泣的轰焦冻。

“不哭不哭……痛痛飞走!”

从来没有安慰人经历的绿谷只能想到自己摔伤的时候妈妈常做的动作,尽管已经十二岁的他很清楚这没什么作用。他轻轻地在焦冻脸上亲了一口,小孩子的脸柔软光滑,舒服的触感让他不由自主又蹭了两下。

然后,焦冻哭的更厉害了。

啊啊啊怎么办有没有什么让小孩子不哭的魔法……

绿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发傻,怀里的小团子揪着他的衣服哭的欢畅,好像在发泄什么一样。焦冻一向是个很乖的孩子,绿谷记得他第一次跟着妈妈来到自己家的时候,瞪着漂亮的异色眼睛东张西望,有些认生,面对热情的绿谷妈妈会默默的把头埋进妈妈的脖子里,稍微混熟一点之后就成了个小魔王,最喜欢揪着绿谷卷卷的头发不放。

绿谷很喜欢这个弟弟,他长得精致漂亮,半红半百的头发衬着那张可爱的脸非但不奇怪,还让绿谷涌起了别样的保护欲。同班同学上鸣总是抱怨隔壁的小孩子吵闹非凡,这时候绿谷就会默默的微笑,然后回味一下抱起来柔软舒服的弟弟。

“焦冻……焦冻不哭了好吗……”

绿谷对着红彤彤的包吹了吹气,他不敢碰,怕碰了会更疼。

小家伙开始抽泣,肩膀一耸一耸的看着就让人心疼。

“焦冻……”

绿谷开始绞尽脑汁回忆曾经见过或听说的哄小孩的方法,玩具没用,抱抱已经抱着了,妈妈……轰太太和自家老妈不知道啥时候才回来。真不知道她们怎么想的居然会放心把两个孩子扔在家里,不过换个角度想想,果然是对自己的信任吧?

绿谷想起了上鸣曾向他抱怨的话语。

“绿谷我跟你说!我们家隔壁那个幼儿园有个小孩子,整天哭,一哭就要亲亲要抱抱,不给亲就继续哭!”

所以这种时候亲密的举动应该会起到安慰的作用吧……

绿谷犹豫了一下,亲吻了焦冻的额头。

小家伙的抽泣频率低了一点,却还在小声哭泣。绿谷感觉有用,就又亲了一下鼻尖。

“痛痛飞走啦~”

小孩子的嘴唇柔软的像果冻一样,绿谷没忍住又舔了一下,似乎被痒到的焦冻缩了一下,然后一巴掌糊在了绿谷脸上。

“……”不哭了就好。

绿谷叹了口气,抽了张湿巾擦了擦焦冻哭花的脸。

 

2.

男孩脸上缠着层层叠叠的纱布,看上去狰狞又可怖。他被姐姐牵着,沉默的而机械的迈着步子。

绿谷知道他不仅只有脸上,连身上也都是伤。轰家的爸爸实行精英教育,刚满五岁焦冻就被带去进行了对孩子来说过于残酷的教育。偶尔轰会偷偷溜进绿谷家里,抱着绿谷的胳膊要零食吃。

“今天又进行训练了吗?”

“嗯……出久,我不想回家……”

“是因为爸爸?还是训练?”绿谷叹了口气,摸了摸焦冻的头发。柔软的发丝在他掌心里变得凌乱,让绿谷产生了异样的满足感。

“不想见到爸爸。”

“……妈妈还在家里等着呢。”

轰焦冻太过懂事,即使嘴上说着不想回家,但到点还是会乖乖回去,他知道硬要留在这里会给绿谷一家造成麻烦,所以每次都只是撒娇。

 

但是、

但是这次不一样。

轰冬美牵着弟弟的手一步一步的走向轰家大宅,她是来告别的,因为发生了一些事轰太太被送去了医院,焦冻也受了伤,焦冻很快就会转学去别的地方……

去哪里?啊,大概是很远的地方吧。焦冻要走了吗?就这样带着浑身的伤痕?

轰冬美的动作开始凝固,像是电影里的慢动作一样。绿谷眼睁睁的看着她走远,他握紧了妈妈的手,颤抖止不住。

就这样让他们走掉?

他想起了喜欢骑在他脖子上揪他头发的混世小魔王开心的样子,想起了他第一次吃妈妈做的布丁时满足的表情,想起了两个人一起看欧尔迈特的动画片时激动的呼喊,他的身体是温热的,红色的半边体温要高一点,他喜欢吃甜食……

所以,他要走了吗?

 

“……!”

 

在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拽住了轰冬美的手。

 

“请!”开口的声音是自己也没想到的沙哑,“请把焦冻交给我!”

 

3.

 

在经历了漫长的谈判之后,事情以双方的退让为结束,轰炎司在被绿谷妈妈和女儿冬美连环轰炸教育了数次之后终于松口,将轰焦冻寄养在了绿谷家里,条件是轰必须考上雄英。绿谷一面无力吐槽轰爸在五岁时就把焦冻的人生规划到了高中,一边感到了庆幸。他记得当时促使他拦住冬美的是焦冻的眼神,他回头看了绿谷一眼,只是一眼,就让他伪装出来的不在意统统化为灰烬。

他拉着轰焦冻的手慢慢地往家走,从今天起轰就是绿谷家的新成员了。

 

“出久。”

在受伤后一直沉默着的焦冻开口。

“出久……我好痛啊……”

没有被绷带缠住的灰色的眼睛开始泛滥水光,似乎将之前压抑着的难过统统释放出来了一样。

绿谷俯下身抱住还很幼小的男孩,任凭泪水浸湿他的衣服。

“已经没事了……焦冻不哭,已经没事了……”

 

那是轰焦冻哭的最惨的一次。之后绿谷没有再看到过轰哭泣。

 

4.

“出久,我怕黑。”

“……昨天是谁半夜偷吃东西的?”

“出久,我冷。”

“壁橱里有被子。”

“出久……”

“要什么好好说。”绿谷叹了口气,他拿这个小他十岁的弟弟一点辙都没有。

“要亲亲。”

顶着一张不管在哪里都能迷倒一片雌性生物的脸的轰焦冻仰起脑袋期待的看着绿谷出久。

“……亲完就睡哦。”

 

绿谷低头,熟练的在轰的唇角落下一吻。

 

 

“晚安,焦冻。”

 


评论(9)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