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出】不会魔法的龙和断了剑的骑士

【轰出】不会魔法的龙和断了剑的骑士

 总目录

By:kaoru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座小城。小城的中心是高高的城堡,国王住在那里。

传说西边山头上盘踞着巨龙,恶毒的眼睛盯着城堡里的公主,国王为了保护公主下达了悬赏令,并决定将公主许配给斩杀恶龙的勇士。轰并不想要赏赐和公主,他只想证明自己,于是轰焦冻告别了姐姐,骑着他的马踏上了旅程,像每一个信心满满的冒险者一样,他的目的是屠龙。他别着剑出了有高高城墙保护的城池,踏入了猛兽云集的森林。坐骑在山脚下被托付给了一户樵夫,骑士孤身一人往恶龙所在的山洞前去。

他在溪边遇到了青蛙,青蛙吐着舌头问:

“你要去哪?”

“恶龙所在的山洞。”

轰不想理聒噪的青蛙,他沿着小溪往前走,青蛙追在他身边。

“为什么要去那里?”

“……”

轰加快脚步。

“你不该去那里的,请不要去……”

青蛙的声音被甩在背后,轰的眼里没有一丝波澜。山风吹拂着他异色的发丝,卷起枯叶和尘土。秋天挟裹了整片森林,青翠被金黄一点点吞噬着。

他的头顶盘旋着一只乌鸦,在绕到第三圈的时候,乌鸦开口了。

“你要去哪?”

轰连头都没抬,山势开始陡峭起来,他艰难地在前人踩出的路上前进。

“你要去哪?”

乌鸦一遍遍重复,轰被吵的头疼,但他没有带弓箭,无奈的骑士回答了乌鸦的问题。

“山洞。”

“你要去干什么?”

骑士小跑起来钻进了茂密的灌木丛,身影消失在乌鸦的视线里。乌鸦徒劳的在原地盘旋,发出难听的噪声。

年轻的骑士在灌木丛中缓慢前行,荆棘划破了他的衣服,树叶挂上了他的头发,当他从灌木里钻出来的时候,狼狈的不像一个骑士。轰拍拍衣服上的尘土,又拿掉了粘在裤子上的苍耳,他重新回到了那条被无数人踩过的泥路。

传说中拦路的妖魔鬼怪都没有出现,通往恶龙山洞的路途上安宁又平稳。一只兔子蹦跳着跟在轰的身边,血红的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两圈,然后兔子开口了。

“年轻的骑士,你要去哪?”

“山洞。”

有了不好经历的骑士陡然加快步伐,他不喜欢和人交流,也不喜欢把自己的目的到处宣传。不出所料兔子追了上来,长长的耳朵在空中晃动着。

“为什么要去山洞呢?”

轰不说话。他要去屠龙,这是非常明确的事情,但他害怕兔子继续问下去。

“那里什么也没有,你会失望的。”

我不会。

轰在心里回答,却依然不说话,他大步奔跑起来,很快就把兔子甩开了。兔子的喊声也被远远的甩在身后,似乎依然是劝阻的话语。

他沿着泥路走到了山顶,俯瞰便知道恶龙的山洞就在悬崖之下。勇敢的骑士绑好了吊索,沿着绳子荡下悬崖,稳稳的落在山洞里。他本以为蓄势待发的恶龙会以血盆大口来迎接他,但他看到的只是一个蜷缩成团的少年。少年睡得很熟,连有人造访都不知道。

他不是人类。

轰非常清楚这件事,少年的手臂上覆盖着青色的鳞片,额头上有两个凸起,那是龙角。现在,骑士只需要提起剑斩下少年的头颅,他的冒险就可以圆满完成。但杀死一头熟睡的龙没有任何技术含量,轰想要证明自己,证明自己比那个张狂的老家伙强,他的自尊心不允许他杀死这头毫无防备的龙。

于是小骑士在山洞里坐了下来,这里很干净,深处连蝙蝠都没有。少年窝在干草堆上,嘴角挂着甜甜的笑容。他的头发是碧绿的颜色,脸颊上有几颗雀斑。这番幸福的模样让轰心里泛起淡淡的嫉妒。

没关系,很快他就会被我斩杀,这是最后的时间了,让他再做会儿好梦又如何?

小骑士想着,抱着他的剑靠在岩壁上,慢慢的闭上眼睛。

 

轰发现自己睡着了之后惊出了一身冷汗,他翻身挑起抽出了自己的宝剑,却只看到长着青麟的少年架起了一堆火,火上烤着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肉,发出焦香味。

“你醒了?要吃点东西吗?”恶龙递给轰一串烤肉,上面洒了轰所熟悉的调味料,香味直往鼻子里钻。轰挣扎了两秒,想着已经等了这么久,也不在乎这一会了,接过了烤肉。

“已经很久没有人来找过我了……醒过来看到你坐在那边睡觉我还被吓了一跳,看你睡得那么香就没好意思叫你……你叫什么名字?”

“……”轰嚼着肉块,不知道该不该接话。他犹豫了一会,实在想不到说出名字会有什么不好的后果,于是开口:“轰焦冻。”

“……原来你会说话啊!”恶龙一副很惊讶的样子,“抱歉……一直听不到回答我还以为你不能说话……之前也有一个人怎么也不说话,最后被我问烦了用石头在地上刻字告诉我他无法开口……啊啊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绿谷出久。”

“那个、可以叫你轰君吗?”恶龙,或者说绿谷,小心翼翼的问道。

轰咬下签子上最后一块肉,现在他应该抽出剑砍向这个话有点多的恶龙,虽然吃了人家的烤肉还动手杀龙怎么看都不太道德,但对于龙,骑士是不需要讲究道德的。

可是轰看着假装在烤肉,眼睛时不时瞄他一下,被发现了又深深底下头去的少年,怎么也提不起战斗的欲望。

“可以。”

肯定是因为这条龙用着人类的姿态——真是狡猾的家伙。

“轰君穿着骑士的衣服呢!是来自东边的城吗?我去过那里买东西!虽然是一年之前的事情了……烤肉的调味料就是那时候买的,洒在肉上的味道真的好好!”

绿谷兴奋的说着,他似乎很久没有开过口了,嗓音有点儿沙哑,说道一些难一点的词语的时候还会打岔,他喋喋不休,火堆照着他的眼睛,亮亮的。

轰突然发现绿谷的山洞里并没有龙族应该有的,满洞窟的珍珠宝石。

“你不问我是来干什么的吗?”

绿谷说了很多,从他进城到刚刚去猎杀了一头野猪,但他从头到尾都没有表现出对轰的敌意,也没有像之前路上的那些儿动物一样询问他的目的。轰等了好久,终于忍不住开口。

“……”绿谷的声音戛然而止,亮晶晶的眼睛闪烁了一下,然后慢慢黯淡下去。

“我知道你是来干什么的,每个出现在山洞里的人都和你一样。”

“有很多人来过?”轰皱了皱眉头,他的手慢慢移向自己的剑。

“嗯,很多人。”绿谷眯了眯眼睛,似乎在回忆,“第一个来的是个小女孩,拿着家里的菜刀指着我。她的妈妈病重,需要龙鳞来治疗……所以她来杀我了。”

“你杀死了她?”轰的声音陡然提高,他握紧了剑柄,下一秒就可以斩下恶龙的头颅。

“没有。”绿谷笑起来,“我把鳞给了她……虽然拔的时候真的很痛,但能帮到她就好了。”

“后来又来了个巫师,他想要龙血炼药,他要练能治疗一切伤痛的药……”

“所以你给他了?”

“当然啊!能够治疗一切伤痛的药,如果能练成的话世上会少多少悲剧!”

“……”轰张了张嘴,握着剑的手有点颤抖。

这都是他的障眼法,是他编造出来的谎言,女孩也好巫师也罢都是他的爪下亡魂……这是十恶不赦的恶龙!

他提醒自己,心里却泛起了不认同和挣扎。国王说恶龙盯着他的公主,但其实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还有因为贫困铤而走险的女孩,想要赏金,于是我把我收集的东西都给她了,亮晶晶的宝石似乎很值钱……所以,轰君,你想要什么?”

绿谷看着他,圆圆的眼睛里盛满了温柔。

年轻的骑士感到了迷茫,他失去了屠龙的勇气。

“我……”喉咙里似乎有一团火在烧灼,把屠龙两个字烧的通红,烫得他根本说不出口,“我想……”

他不想屠龙,屠龙只是借口,他想逃离那个压抑的家,逃离所有人都拿他和父亲比对的世界,然后高歌凯旋而归,提着恶龙的脑袋向所有人证明他才是最棒的骑士。

所以他现在应该和这头龙打一架,用他的剑斩下恶龙的脑袋。他的剑术高超,在骑士团里从未输给别人,当然也不会输给恶龙。

但有什么掐着他的脖子让他收起这可笑而幼稚的想法。青蛙、乌鸦、兔子的声音开始在脑子里盘旋。

“你要去干什么?”

“为什么要去那里?”

他要去屠龙。

那么,为什么要屠龙呢?

 

没有人知道答案,不只是他,千千万万的勇者都不知道答案。冠上恶之名的龙似乎天生就是勇者的自证用品,屠龙者被称为英雄,哪怕被屠的龙从未做过坏事。

 

“我……我是骑士。”轰低下头,抽出了自己的剑,他的剑只有半截,断口被磨得光滑,“我是勇者。”

勇者斗恶龙,没有理由。

“这样啊……”少年低下来头,眼里的失落简直能滴下来。他在火堆旁又坐了一会,然后站起身来,往洞口走去。

“那就——来吧。”

嘶鸣和风声霎时间灌满整个山洞,少年化身为龙,煽动着翅膀。他张开嘴发出吼声,震得整座山都在摇晃。

骑士提着剑冲了上去。一这幕迟了太久,早在他刚刚踏进山洞的时候就该上演了。他踏着岩壁扑向恶龙,歪着身子躲开向他袭来的爪子,轰发现上面伤痕累累,然后他用断了的剑在上面划出了一道新的伤痕。

人类的体型对龙来说有点小,所以轰灵活的上蹿下跳时绿谷只能抖动身躯想把它摔下来,巨龙晃动着尾巴把地面拍的嗡嗡作响,在此期间轰又在他身上留下了长长的伤口。

断了的剑没有了尖端,他无法将剑刺入龙的心脏。

龙把他甩在了岩壁上,冲击让轰眼前发黑,楚痛从背后蔓延到全身。

当我划开龙鳞时,他也会这么痛吗?

轰胡思乱想着,身体因为惯性慢慢滑落在地上,他撑起手臂往旁边一滚,正好躲开了龙爪。

“为什么要用断了的剑?”

绿谷的语气听不出情绪,但动作却收敛起来。巨大的山洞本就不适合龙的动作。他扇了扇翅膀,缓缓地落在地面上,身上和爪子上的伤口沥沥啦啦渗着血。

“我要证明我比他更强。”轰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即使不用他锻造的剑我也可以打败你——”

这次他没有躲闪,迎着风持着剑撞上了巨龙的爪子,断截的剑太过粗糙,根本刺不穿巨龙厚厚的鳞片,于是轰再一次被拍在了地上。

“可是用剑的人是你啊?”绿谷歪了歪脑袋,他看到轰的腰间还别了另一把剑,“剑是谁锻造的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不懂——”

轰大喊着跳上了龙的背,他们缠斗在一起,打了一天。当太阳下山的时候两个人都筋疲力竭的趴在地上。绿谷喘着粗气。

“我们暂时休战好不好?”恶龙问骑士。他似乎一直都是这么小心翼翼的和轰说话。

“明天再打?”

轰也没力气回话,搂着剑靠在岩壁上算是默认。于是巨龙变回了人类的样子,依然是覆盖着青麟的少年模样,身上却东一块西一块满是伤痕。他跑回自己的干草垛里,翻了翻拿出了一个油纸包裹。

“我在城里买的油饼,可好吃了!”他把油纸包递给轰,“我想着过冬的时候再吃……既然你来了就分你一点!”

轰想着他上次去城里是一年前,便没有勇气接过这放了一年的油饼。

“谢谢……我不饿。”

绿谷有点失落,却还是笑着。

“那就算了……”他的手臂还在滴血,轰造成的伤口有的已经干掉结痂,有的依然皮肉翻卷。轰看着他,然后仿佛身体不受控制一般把少年拉到了身边。

骑士出门的时候姐姐给他准备了一个包裹,里面放着食物和药品。

 

轰焦冻在给恶龙包扎伤口,若不是亲身经历,轰自己也不会相信这事。他把名贵的膏药抹在绿谷的伤口上,疼的少年龇牙咧嘴。

“为什么不用魔法?”

正在缠绷带的轰突然冒出一句。

每条龙都会魔法,有的可以吐火,有的可以呼风唤雨。

“我……我不会魔法。”绿谷像是被戳中了痛处一样,整个人萎靡下来,“我知道……每条龙都会魔法,可是我不会。”

“所有人都说魔法是上天给予龙族的恩惠,所以不会魔法的龙是被诅咒的不详之物。”

轰停下手里的动作,他发现绿谷的眼泪快要掉下来了。

他一定经历过很多不愉快的事情。

轰想起了常常在他的庄园旁边玩耍的一群孩子,有一个落寞的家伙只敢躲在树后悄悄看着同龄人玩耍。小时候的轰甚至觉得很解气,因为不止他一个人被剥夺了玩耍的权利。

他终于知道了最初看到绿谷时围绕在他身边的是什么了。

“……”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却归于一片沉寂。

“我不会魔法是天生的,可是你的剑却不是啊!”

绿谷消沉了没两秒,把目光转到了轰的剑上。

 

“……我的母亲是联姻的牺牲品。”轰盯着绿谷缠满绷带的手开口,他无意识的摆弄着少年的手指,看上去两个人就像很亲密的朋友一样。小骑士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童年,发色,和脸上的伤疤,以及一次次被挑翻在地,用来侮辱他的剑。

轰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把埋藏在心里十几年的话统统说给一条龙听,他只是沉浸在绿谷的眼睛里,明明是恶龙,绿谷的眼睛却要命的清澈。他的手也温暖的过分,一点也不像冷血动物。

自己为什么要杀了他呢?

轰又一次迷茫起来,他开始不受控制的怀疑起了千百年来勇者们的共同使命,怀疑起了自己所追求的是否正确。

那句剑是谁锻造的又有什么关系,似乎像穿堂风一样无踪影,却掀翻了轰辛辛苦苦搭建起来的堡垒。

“所以我会证明自己,即使用断剑也能——”

“轰君。”绿谷打断他,“你就是你啊,和你父亲没有一点关系。”

“和剑也没有关系,你是独一无二的。”

天色暗下来,山洞渐渐变黑,轰看到夕阳照在绿谷身上,又悄悄隐去光辉,最后一切湮没于黑暗之中。

 

第二天,骑士丢掉了那把断了的剑,提着由父亲锻造的宝剑,走向了蓄势待发的恶龙。

 

 -------------------------------------------

“所以呢?骑士把恶龙杀掉了?”

小小的男孩趴在床上,眼睛扑闪扑闪,有点焦急地问妈妈,他的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似乎只要听到是就会落下来。

“当然没有啦,骑士和恶龙最后成了好朋友。”

绿谷引子摸了摸儿子的脑袋。

“这就是人类和龙族和平共处的伊始。好了快睡吧,明天还要上学呢。”

“嗯……”小男孩缩进了被窝,闭上眼睛,放松之后慢慢变成了一头幼龙。

“焦冻……”他呢喃着,似乎梦到了什么美好的东西。

 

END

 

おまけ

 

※青蛙和求药的小女孩是蛙吹,乌鸦和巫师是常暗,兔子和要财宝的女孩是丽日

※骑士不仅和恶龙成为了好朋友,还把恶龙拐回了家,轰爸得知自己儿媳妇是条龙之后气的三天没睡着觉。

※幼龙和他的小骑士在一起上学,还有他脾气暴躁的邻居,喜欢到处爆破。

 

 

写了点不知所谓的东西证明自己还活着。

感谢看到最后TT

评论(3)

热度(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