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英】雄英白书p27-p45自译

没正式学过的半吊子日文水平+我流用词+看上下文猜单词,漏洞百出不要较真看个大概就好。

路地里太可爱了,轰出太可爱了,再没有什么我了。

虽然是官粮但是我要打tag,谁都不能阻止我打tag!!!!!

“啊!!”饭田突然两手朝向天空大喊起来

“怎、怎么了?!饭田君?!”

“我居然把这件事完全忘记了!!”

这么说着,饭田从包里取出了一个信封。

“这是什么?”

“游乐园的票子,native君给我们的。我们一起去吧!”

“那是谁啊?”

“就是和斯坦因战斗时后在场的那个职业英雄,但是为什么?”

从信封里取出的游乐园的票子有四张。

“为什么会有四张呢?”

“游乐园里的设施大多数都是双人乘坐的,大概是考虑到这点了吧。”

对这么回答的出久,轰说着“原来如此”点了点头。

“难得这是别人的心意,再邀请一个人一起去吧?”

“好啊!”对这么说着的饭田,来了兴致的出久答道。

“嘛,也不坏。”轰看上去不是很在意的说道。

“但是期限到下周就截止了……你们两个下周周日有空吗?”

“嗯……啊!我好像不行!”

“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面对饭田的提问,出久大大的眼睛里闪烁着光辉。

“文化池那边有英雄回顾展!网罗了几乎所有黎明期(大概是早期的意思吧?)英雄,是入手黎明期英雄的绝佳机会,入场者可以得到黎明期英雄的特典卡片,上面详细的记述了bulabula……”

无法抑制兴奋的出久对饭田说道。

“真是的,绿谷同学真的很喜欢英雄啊……!”

“周日的话我也不行,我要去看望母亲,抱歉啊。”

饭田看着十分抱歉的出久和轰,有些遗憾地说道:“这样啊。”但表情却和平时一样向上。

“虽然很遗憾但也没办法,为了不浪费票子,我再邀请其他人一起去吧。”

“我们三个人一起去吧。……啊,不,要是能一起去就好了。”

出久小声地说道。

“什么?”

饭田和轰有些惊讶的问道。

“你们两个看上去好像都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我一个超想去……之类的”

对于声音突然弱下去的出久,轰和饭田面面相觑。

“绿谷同学、你明明有着那么厉害的力量,平时却完全没有气势呢。”

有点呆呆的说着的饭田,轰“真的呢”这样同意着。

看着呆住的两个人,出久只能苦笑。

“……啊,说起来,饭田君在授业参观的时候,谁会来?”

“是妈妈,爸爸有工作没空,绿谷家会有谁来呢?”

“我家的话我想是妈妈吧,轰同学呢?”

“我家啊……我想谁都不会来吧。”

看着若无其事的轰,出久一下子没注意,发出了“啊”的一声,脸色有点暗淡。

作为知道轰家里复杂的家庭事件的人,出久开始后悔自己平时没有好好关心轰。

No.1的英雄是欧尔迈特,NO.2的英雄就是安德瓦。

那是轰的父亲。

有强烈上位意向的安德瓦因为无论如何也追不上欧尔迈特,为了超越欧尔迈特而选择了与自己个性有利的配偶结婚生下个性强大的后继人、

继承了父亲的“热”和母亲的“冷”,在兄弟姐妹中拥有最好的资质的轰,从小就被父亲施加了为了超越欧尔迈特而制定的严酷训练。

为了保护弱小的轰,母亲受到了父亲的虐待。

然后,精神上收到重压的母亲将滚烫的开水泼到了轰的脸上。

轰脸上留下的痕迹就是那个时候的。

在那之后母亲住进了医院,轰也开始憎恨自己的父亲。

“那个……抱歉……”

“这样的,母亲是在住院中啊、抱歉呐。”

看着老老实实道歉的两个人,轰和平时一样没则么在意的回答道:

“没什么,不用在意。道歉事情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但是,没办法看到孩子飒爽的身姿对父母来说是一种遗憾吧,”

饭田低着头说。

“……”

对于饭田的回答,轰束手无策。

(看不懂的句子)

“没什么……再说如果那家伙不来看才好呢。”

“那家伙?是指安德瓦吗?把父亲大人成为那家伙是没有感恩之心的行为!至少要叫父亲吧?”

“比起混蛋老爹,‘那家伙’已经足够好了”

“不喜欢叫父亲的话,“papa”这个称呼怎么样?”

“……pa……”

“或者“老爹”?”

“……老……”

看着想象着自己这么称呼安德瓦的轰,脸色渐渐阴沉起来,出久赶紧上前打断他们

“那、那个!就是说,家族的事情,有些家族会叫家人名字,也有些家族不会不是吗?”

“但是,那样的称呼不就像同龄人之间一样完全没有尊敬的意味了不是吗?”

“对那家伙用尊称……绝不可能……”

“称呼方式是个人自由啦!”辛苦打圆场的出久已经完全搞不清状况了。

来到拐角处的时候,轰突然停了下来。

“轰同学?”

“……突然想起来有点重要的事。”

看着视线有些彷徨的轰,出久露出了有点不可思议的表情,但却觉得大概是自己的错觉,挥了挥手。

“那就到这里了,明天见!”

“小心一点哦!”

“嗯。”

 

和两人分开之后不久,轰走进了一幢被夕阳染成橘色的巨大的白色建筑物中。

那是他母亲入住的医院。

尽管已经过了诊察时间,等待区里仍然有许多等着付账之类事情的患者。轰看都没看那边的样子,径直乘上了电梯,摁亮了病房的楼层。

看着不断跳跃的楼层数字,轰第一次意识到了自己在紧张。

明明来了无数次了。

尽管如此,和一开始也不能相比。第一次来这里的那天,他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在紧张。直到看到自己打开门的手在颤抖,他才意识到这点。

伴随着轻微的声音,电梯的门打开了。

和楼下完全不能相比的安静的走廊出现在了眼前。空气中弥漫着少许消毒液的气息,是每个医院都会有的,这让他想起了前不久住院的事情。

和英雄杀手一战之后,负伤的三人一同住院了几天。

那些在大家都睡着了的安静的夜里忽然醒来所感受到的无边的安静让轰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母亲她,一直都在这样安静的世界里。

“焦冻君,真少见啊。”

在经过护士台的时候,认识的看护师向他打了招呼

——少见?

“……你好。”

她似乎想要打听什么事情、但因为护士铃响了,轰就直接走向了病房。

(看不太懂的句子,大概是说焦冻很紧张???在不断揉口袋里的纸)

来到门前,轰轻轻地吐了口气,然后打开了门。

“……妈妈。”

“焦冻?”

坐在窗边的焦冻的母亲转过身来。

背对着嵌着格子的窗户,她的瞳孔里浮现出稍许笑意。

“怎么了?”

“啊……嗯,没什么。来,坐吧。”

这么说着,母亲把自己的椅子让给了儿子。轰回答着“嗯”,小心地把椅子接过来,弯腰坐下去。母亲就那么注视着轰。

“……妈妈?”

稍微感到羞耻的轰向母亲询问着视线的意义。

“抱歉、”母亲这么道歉着,慢慢地回到了床边坐下来。

“不、没什么……是不是我有哪里很奇怪……”

“不是的。只是,那个……我已经很久没看见你平时的样子了……想着你也长大了……”

面对着用亮晶晶的目光端详他的母亲,轰有些害羞的移开了视线。然后,他明白了刚才护士说少见的意思。他在平时来这里还是第一次。

“抱歉,突然就来了。”

“你在说什么啊,你能来我非常的开心。”

道歉之后母亲会这么说他大概已经猜到了,但是似乎是想要撒娇而故意这么说的自己似乎居心不良。

明明发誓要救出母亲,但在她面前自己似乎回到了小时候。

“……”

轰小小的摸了摸口袋里的打印纸(应该是之前用来写感谢信的纸)

那是突然来这里的理由。明明知道母亲没办法赶过去,但自己非常自然的就来到了这里。

即便如此,让她知道也没关系吧。

看着沉默的焦冻,母亲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发出了“对了”这样的声音。

“要不要喝点什么?”

“啊、嗯。”

听到了这话才觉得口渴的轰想要站起来出去买饮料,母亲慌忙阻止了他。

“已经准备好了,把冷藏库打开就行。”

这么说着,她把放在病床旁的桌子下面的小冷藏库打开了,里面有几瓶绿茶、碳酸饮料和(某个不知道的东西)放在里面。也有包装上画着可爱的幼儿向的小牛图案的乳酸饮料。

“看,焦冻,你喜欢牛先生酸奶吧?我终于在商店里买到了。”

轰愣住了。那确实是小时候非常喜欢的饮料,记忆一下子涌了上来。

一直在微笑的母亲发现了轰愣住的样子,有点害羞的笑了笑。

“焦冻也是高中生了呢……这么说起来虽然买了很多东西,但是你还会喜欢吗……?”

一想到这是母亲想着自己会来而一直收集的东西,轰的胸口就热热的。

“……就喝这个吧。”

然后,他毫不犹豫地拿起了牛先生酸奶。看着母亲好像很开心的样子,喝到嘴里的饮料似乎比记忆中更加甜,令人怀念。

然后,场面沉默起来。

轰蹂躏着喝完了酸奶之后的纸盒。

没有相见的时间不会一下子补充起来。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的沉默在母子两人之间流转。但并不是令人窒息的气氛,而是两人互相在意,小心的测试彼此之间距离所应有的时间。

最终母亲打破了沉默,一如从前。

“……学校里怎么样?”

突然之间,轰虽然还在发呆、但拿出藏在口袋中的打印纸的想法突然就消失了。

今天必须要说。越是这么想着,话语就越是难以出口。

提问被轰无视,并不知道理由的母亲脸上浮起了担忧的神色。注意到这点的轰慌忙开口。

“今天进行了运送救助器械的训练。被吊在了直升机上。”

“直升机?居然会做这样的事情呢。”

看上去很有兴趣的、惊讶的母亲让轰心中的犹豫消失了,顺利的继续下去。

“救助人民是英雄的本职。”

“是的呢。”

“然后还要把救助袋从大楼中拿走。”

“嗯。”

“发出遇难信号的方法之类的。”

“这样啊。”

“还有……”

看着断断续续说着的轰,母亲微笑着点头。

“欧尔迈特也在,在做教师给我们上课。”

“焦冻喜欢欧尔迈特呢。……但是,还记得父亲在的时候没办法看欧尔迈特的节目,只好录下来看的事情吗?”

“嗯……”

想要成为那样的英雄是每个孩子小时候的憧憬。但是,那样的事情只能藏在心里很深很深的地方,渐渐的被遗忘了。

让他注意到这些的是。

轰想起了一双不自然的扭曲着、满是伤痕和血污的手。

然后突然开了口。

“……有个叫绿谷的家伙。”

“是同班同学吗?”

“啊。”

刚刚开学的时候并没有怎么注意到那家伙。

但是,明明平时一副抖抖索索的样子,在敌联合袭击的时候也好,上课的时候也好,有时候会释放出惊人的气魄。发现他似乎很受欧尔迈特的喜爱,在体育祭的时候,自己只是为了让父亲大吃一惊,就像寻架一样对他发出了战斗宣言。

因为憎恨父亲,所以想把不想使用将母亲吓到的自己的左半边就胜利这件事作为对于父亲的复仇。然后看到父亲阴沉的脸,就觉得自己成功了。

然而,绿谷却不顾自己伤的一塌糊涂的身体,全力向着自己攻来。

对着只想使用半边力量的自己发火了。

——那是你的力量啊!!!

如此叫喊着的、绿谷的声音。

这个声音能够传达到内心深处,是因为他是绿谷。

是因为明明破破烂烂了,却变得更加强大,毫不犹豫的用上自己的全力攻来了。

就像一直憧憬的英雄那样笔直的。

那种热血,不用言语也让我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几乎要被遗忘了的那种热血。

然后,在那一瞬我什么都忘记了。

即使是那样强烈憎恨着的父亲也。

因为忘记了,所以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一直被囚禁住了。

“……体育祭的时候和他战斗了。那家伙,明明已经破破烂烂了,手臂也乱七八糟的,但还是向我冲来了。”

“嗯。”

“……所以,我也用全力了。”

“……嗯。”

“第一次、尽全力战斗了。”

“……这样啊。”

“……他是个很厉害的家伙。”

看着这样嘟囔着的轰,母亲微笑着。

“交到了很棒的朋友呢。”

对着太高兴了而眼睛有些湿润的母亲,轰慢慢地、小幅度的点了点头。

“——嗯。”

然后沉默再次到来。但是这样的沉默,是母亲对轰的温柔。

评论(14)

热度(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