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出】Destined Travel(5)

(5)

 总目录

在绿谷出久15年的人生里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和一个……说是熟人也不能说是熟人的家伙去买衣服。他和轰交集最密切的就是前不久的斯坦因事件了,在绝境之中宛如神祗一般降临的轰让绿谷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久旱逢甘霖。然后他们一起并肩作战,救下了饭田和……native君?

绿谷已经快想不起那个存在感太低的职业英雄的模样了。

接着负伤光荣入院,在医院里度过了一天一夜的时间,醒来就到了这个陌生的未来。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和他记忆中的城市没什么很大的区别,但仔细看看又会发现哪里都不一样了。广场上的雕塑换了个姿势,看上去很新,大概前不久才撤换的。沿途一家丽日常去的饰品店已经变成了一家拉面店,蒸汽从帘幕里袅袅地飘出,最后消散在空气里。引擎的声音不响,却是绿谷和轰沉默之中的唯一声响。

十年后的轰焦冻。

绿谷偷偷观察着轰的侧脸,这张脸和他所熟悉的轰焦冻差了许多,但都一样的帅气。十年后的轰看上去要更可靠一些……?毕竟是大人了。

“不要担心,别看发目那个样子,做起事来还是很靠谱的。”似乎发现绿谷在发呆,轰开口打破了沉默。

“不……那个,我没有担心,倒不如说有轰同学在身边很安心……”绿谷慌忙摇头,也不管坐在驾驶座上的轰看不看得见,“突然从过去来到这里能碰上轰同学、啊,应该叫轰君比较好吧?”

“焦冻。”

“诶?”

从后视镜里瞄到有点呆滞的绿谷,轰难得心情舒畅的笑了。

“英雄焦冻,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没有!”突然反应过来的绿谷涨红了脸,听到焦冻两个字的时候他只想起了轰同学的名字,完全忘了还有英雄名这一说。不过本名就是英雄名什么的也太犯规了。

然后再次沉默下来。去商场的路明明不长,但在这几乎让绿谷窒息的气氛压迫下却似乎有几万里。他低着头看着缠在手臂上的绷带发呆,开始整理到现在为止发生的事情。

在轰同学的床上醒过来,解释清楚来历之后被带到了发目同学那里,经过检查……不是很想回忆的检查之后似乎确认是和“这边”自己交换了时空。

“也就是说未来的我跑到了我那边,然后我来到了这里,按照发目同学的说法是交换,那么我们移动的位置应该是没有变化的……”绿谷想着想着,嘴里不由的嘟囔起来,“所以十年后的我会到保须医院,而我……??!!”

等、等等。

绿谷有点头晕。

不对啊我怎么会在轰同学的床上轰同学还光着身子不不不轰同学不是和小胜在一起了吗不对那好像是我的推测但是等等天哪——!!

相似的喜好,满满的欧尔迈特周边收藏。

十年后的自己似乎和轰同学……同居中。

绿谷依然试图自欺欺人,他根本不敢去想为什么同居要睡在一张床上还不穿衣服。

脸上的温度不受控制的急剧升高,这个突如其来的讯息过于猛烈而让绿谷处在了短暂的当机阶段,他快要把衣角拽烂了。

怎么办该怎么面对轰同学?!

果然只是普通朋友的关系吧,因为在一个事务所所以一起住比较方便什么的睡在一起也是因为房间不够……

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轰已经开到了目的地,他把车停稳,习惯性地直接开门下车,走出一段距离之后才发现绿谷没有跟上来。

“……”在一起那么多年养成的习惯果然一时改不掉。轰转身回去敲了敲后座的车门,还在发呆的绿谷被吓了一跳。

“轰轰轰——”

“焦冻。”轰拉开车门,帮着绿谷支起拐杖。先前还大大方方的小家伙现在突然变得无比拘谨,在轰要抱他出来的时候说什么也不同意。

“我、我自己来就好!不用麻烦轰、焦冻君了!!”绿谷的脸红的滴血,他窘迫的用手臂遮住脸,看都不敢看轰一眼。

“……???”轰一点也摸不着头脑。但本着对恋人十年的了解,他大概知道是绿谷猜到了什么。如果说破估计他会直接爆炸,于是轰将拐杖递过去,看着绿谷艰难地站起来。

“这里是八百万开的店。”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进了一个小巷子,拐了两个弯才见到一间屋子,玻璃门上挂了个小木牌,写着营业中。

“几个女生因为兴趣开了一家服装店,但因为大家都是英雄,基本除了休息日没有开业的时候。”

“就这样还没倒闭……”似乎受到轰无所谓态度的影响,绿谷渐渐冷静下来,脸上的温度也有所下降。他正在不断催眠自己忘记刚才的想法,假装自己不知道。

“本来就是开着娱乐的。除了同期基本也没人来这里。”轰说着,推开了玻璃门。门后的风铃发出叮铛脆响。绿谷探头张望,里面布置成了森林的风格,地板和墙壁都是木制的,墙壁上爬了几株藤蔓,被巧妙的用作挂衣服。几件一看就是八百万风格的裙子挂在中央单独展列。

“欢迎光——诶?焦冻?”

懒洋洋趴在柜台上的女性听到声音慌忙抬起头来,看到来的是轰之后又趴了下去。

“之前要的衣服小百已经做好了在那边……就那边那个柜子下面,你自己拿吧。”

“耳郎?八百万不在吗?”

“小百去买东西了,今天商场特价。”头发留长了不少的耳郎还是没骨头的样子,“前两天累死我了,最近的家伙怎么那么嚣张……”

绿谷小心翼翼的踏上木制的地板,似乎下面是空心的,发出了很响的声音。拐杖敲击地面的响动让耳郎支起了身体,看到绿谷的时候眼睛都直了。

“你……绿谷?”她看看轰,又转头看看绿谷,接着揉了揉眼睛,“等等,不是我看错了吧?”

“不是,事情有点长,你先找一套他能穿的衣服。”

“这个样子……十年前?”耳郎从椅子上跳起来,“不对,八年前也是有可能的,绿谷这家伙一点都不显老……”

“十年前,别问了赶紧找衣服。”

“突然叫我找衣服我也没东西可找啊!”耳郎哀嚎起来,“小百平时可没兴趣做什么男装,这里最多的就是裙子了。”

“总有几件的,给我找。”轰的表情没有一丝波澜,他们相处了这么久,早就熟悉了,无用的客套话能省则省。他带着绿谷坐到了放在店里的椅子上,被轰扶着的绿谷又开始脸红。

“你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耳郎嘟囔着,却也认命的去找衣服了。她看都没看挂在外面的裙子,径直往里屋走去。很快里面传来了翻箱倒柜的声音。

“真是麻烦焦冻君了、”绿谷眼睛都不知道往哪放,他觉得轰任何一个稍显亲昵的举动都是某种暗示。

“没什么,情况反过来的话绿谷也会帮助我的吧。”轰似乎也觉得气氛有些压抑,于是跑到了之前耳郎指点的那个柜子里翻找起来,“况且我们的衣服基本都是八百万做的,她似乎挺喜欢这种事情的。”

“也是呢,女孩子们都很喜欢漂亮的衣服。”

“找到了——”耳郎风风火火的从里屋跑出来,臂弯里挂着几件衣服,“男装真的没多少,就两件,我还拿了点比较中性的衣服出来,你挑挑看?还是都拿走?”

“辛苦了。”轰接过衣服,翻找了一下,挑了两件,“绿谷去换一下看看吧。”

“啊,好的。”绿谷拄着拐杖站起来,一瘸一拐的往更衣室走去。

“还是老样子,浑身是伤啊。”望着绿谷消失在帘幕里的背影,耳郎说道。

“嗯。”轰点点头,眼里多了一丝阴霾。

“那么找到解决方法了?”

“嗯。”

“……你这家伙除了嗯就不会说别的了吗。有什么需要帮助的随时告诉我们。”

轰终于没有嗯,而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绿谷出久站在更衣室里犹豫着从哪下手。

轰给他挑的衣服不能说很过分,但也不是很普通。

一套水手服。

还是他很熟悉的款式……绿谷分明记得这套衣服上过杂志评选的最好看的校服榜。但问题是,这是一套小学校服。

没准十年后这就是普通的着装了……

绿谷闭着眼睛认命了。

 

tbc

充满了私心。

想看小久穿水手服,短裤的那种,可以透过裤管看到白嫩的大腿(喂110)

评论(9)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