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出】Escapist(1)

【轰出】Escapist

 

文/阿薰

 

※接受能力低的请不要进来踩雷

※不是小甜饼但是HE

 

 

A nightingale in a golden cage

被关在笼子里的金色夜莺

That's me locked inside reality's maze

那是被困在现实迷宫中的我

 

一、

轰同学喜欢接吻。

绿谷咬着笔头,眼神不由自主地往边上飘。他隔壁坐着班上首屈一指的大帅哥轰焦冻,大帅哥昨天晚上到他寝室来敲门,原本以为是来借笔记的,没想到是来告白的。

绿谷被这重磅炸弹砸得懵了半天,回过神来的时候轰焦冻就已经挤进了他的屋子,顺便还很贴心地给房间落了锁。绿谷晕乎乎地被人摁在墙上,就看到轰焦冻迷翻一个学校的漂亮的脸离他越来越近,最后嘴唇触到了同样软软的东西。

绿谷捧着脸想,一定是轰同学太帅了的缘故,不然他怎么会当机一当就是一晚上呢?果真是美色误人,史书说得相当有道理。

被美色所惑的昏君绿谷被贵妃轰爬上了床,黏黏糊糊亲了一晚上,亲得他脑子一片浆糊。轰好听的声音就在他耳边一遍一遍重复着喜欢,绿谷听得面红耳赤心跳加速。虽说坚守了底线没回答吧,离亡国也就差那么一步了。

唉,早上起来跑太急了,都没看看嘴唇肿了没。

绿谷摸摸嘴,昨天轰的滋味又在脑海里复苏,他赶紧盯着笔记本猛瞧,看了没几分钟又开始跑偏,轰的气息,轰的温度,轰漂亮的盛着满天星辰的眼睛。

完了。

他用笔记本盖住脸,无声地哀嚎。贵妃的美人计太成功了,昏君毫无招架之力,靠着回味就把自己攻陷了。绿谷捂着怦怦直跳的心脏,偷偷转头瞄了一眼轰焦冻。后者撑着下巴专注地盯着他看,被抓包了也不脸红,还露出个迷死人的笑。

这日子没法过了。

昏君想摔书,手举了一半想起老师还在讲台上盯着呢。憋了半天劲儿,也只能像泄气的皮球一样蔫吧下来,他捂着胸口,气自己立场不坚定,又觉得好像本来就该这样。

轰焦冻和他本来就应该是这种关系。

走神走了一整节课的绿谷终于在下课铃响起时回了神,捏着笔记本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他不擅长应付女孩子,没想到换了个性别还是不擅长。但这要怎么说呢?我也喜欢你?会不会太敷衍了?

恋爱真是令人甜蜜又烦恼。

轰焦冻过来戳了戳他的手臂。绿谷一个激灵,几乎要从椅子上蹦起来。他惊恐地看着轰,没两秒又红了脸。

“怎么了?”轰好笑地看着他,“紧张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不、那个……”绿谷舌头打结,简单的几个字怎么也说不出来。是谁跟他说的来着?行动比语言更有说服力。

绿谷出久蹭地站起来,一把拉住轰焦冻的手:“我有话对你说!”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要约架呢。

绿谷拖着轰进了厕所,气势汹汹地把人推进隔间,然后抖着手插了半天门销。男孩板着脸严肃地看着轰:

“我要来了!”

轰眨眨眼,不知道他要演哪一出,但还是配合地点点头。

绿谷一头撞在轰的嘴唇上,疼得两个人都皱起了眉头。绿谷捂着嘴巴,磕磕绊绊地说:

“昨、昨天的答复……我也喜欢你。”

轰焦冻看着他,眼神里的东西复杂得绿谷完全不能理解。他似乎读到了悲伤,为什么?不应该开心吗?
绿谷疑惑了一下,再看向轰的时候对方已经收敛了目光。他乖乖巧巧地站着,仿佛一开始就是这样。

“我晚上可以去你房间吗?”

“诶?!”绿谷一惊,“等等、这个进展太快了……”

“借笔记而已。”轰勾勾嘴角,整个人都柔和得不像话。绿谷觉得自己完蛋了,接下去轰说什么他大概都只会点头了。

 

 

 

二、

 

“轰同学,早上好。”

“早上好。”

“……”

“怎么了?你脸色好差。”

“我……做了一个梦。”绿谷出久放下书包,勉强对着隔壁的轰露出微笑,“一个……不太好的梦。”

梦里他身处一片白茫茫的云雾,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呼唤他,声音焦急又悲伤,似乎还有一点愤怒。他朝着声音的方向走,却怎么也走不出那片雾气,只能看到有几个人影在缠斗。那些人影总让他觉得眼熟,似乎每个人都和他相处过不短的时间。

可那些都是成年人,老师中间又没有符合的人……

绿谷甩甩脑袋,把猜测丢到一旁。只不过是个梦而已。

轰焦冻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有点烫。”轰说。

“你用右手当然感觉烫啦。”绿谷噗嗤一声笑出来,“我没事,只是有点没睡好而已。第一节课是麦克老师的吗?”

“嗯。”

“啊啊我还没背完单词——!”绿谷抱着脑袋嚎了起来,他抱着笔记本紧锣密鼓地抱起佛脚来。轰焦冻就撑着脑袋看他,眼睛里流光溢彩,没一会儿绿谷就被盯得浑身发毛,好好的笔记也变得模糊了起来,怎么也看不进去。坚持了没几分钟,绿谷举白旗投降,认命地放下了本子。

“我以为能糊弄过去的……”卷发男孩嘟囔着,圆溜溜的眼睛四下打量了一番,确定没人注意他们之后飞快地在轰的嘴角落下了一个吻。

“早上好。”

轰勾了勾嘴角,捧着绿谷的脸,响亮地吧唧了一口。男孩立刻涨红了脸,做贼似的左顾右盼。

“我看过了,没人关注我们。”轰说。

“下次不能这样了!万一、万一被看到……”

“不会有人看到的。”

“可是……”

“就算被看到了又怎么样呢?”轰亲亲他的脸颊,像只偷腥的猫咪。

好像也不会怎么样……但、但果然在教室里做这种事情很奇怪诶???

绿谷晕乎乎地想。

交往第三天,约定了早安吻与晚安吻。

原本以为和人突然变得亲密会有些不习惯,但和轰焦冻相处却宛如水到渠成……那种一举一动对方都能理解的感觉让绿谷着迷。他们仿佛相处了十几年的老夫老妻,契合宛如半身。

并且还处于热恋期。

绿谷歪着脑袋看轰,觉得怎么也看不够。这个人怎么能这么好呢,仿佛上天赐予他的宝物。

“中午想吃什么?”

“猪……荞麦面好了!”

“那我吃猪排盖饭。”

两个人对视,然后同时噗嗤笑了出来。

“哈哈哈、感觉好蠢哦……”

“我说的是真心话。”

“我也是……荞麦面分轰同学一半!”

轰焦冻盯着绿谷灿烂的笑脸,心头悄然划过一丝疼痛。

 

Tbc

标题来自Nightwish的《escapist》,歌词也是里面的。

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等完结了再说XD

半夜不睡觉突然开坑((((

 

评论(14)

热度(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