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出】妄想

妄想

 

大概是漫画翻写加了点自己的私心。

关键词是“相隔万里”“并肩战斗”“单箭头”,想了想原著完全可以满足这三个词……还要什么同人(微笑)

 

1.

 

“快点——我要吃饭啦!!”

身材矮小的老头儿毫无形象地倒坐在椅子上,身体一前一后地摇摆。而被他催促的少年此刻正满头大汗的拿着鸡蛋,电流一样的光圈在身体上游走,他小心翼翼的靠近瓷碗。

啪——

鸡蛋碎了,瓷碗也被碰成了碎片。

“我说不就是个蛋炒饭吗?这都折腾了几个碗了?诶诶注意点不要解除了!”

“……是!”

明明身体已经快到极限了,绿谷出久依然努力维持着全覆盖,由此引发的身体的不协调让他的动作看上去非常僵硬,而做饭这种精细的活计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你要饿死我吗?还没好?”

“!马、马上!”

在第四次失败后他终于成功地将鸡蛋打进了碗里,然后舀了一小勺盐,在平时可以轻易做到的动作现在却十分困难,对个性的生疏让他吃足了苦头。

是这么多来着吧……会不会太咸?啊啊不管了总之先做起来——

 

原本压迫着身体的感觉突然消失了,绿谷有些呆滞的拿着锅铲,又转头看向格兰特里诺。老头儿臭着一张脸,手里的表还在滴答滴答的走。

“五分钟……比上次进步了点,还远远不行啊。”

“还愣着干嘛赶紧烧饭,吃完我们进行实战训练!”

“啊、是!!”

 

让一个对料理不怎么在行的人烧饭的后果就是,勉强能吃但食用体验绝不令人宽慰。

“你把盐都倒进去了吗!怎么会这么咸、呸,水水水!!”

“真的非常抱歉……”

和格兰特里诺一样苦着脸嚼米饭的绿谷赶紧给老头儿倒了杯水,并思考着做泡饭的可能性。

白天实战训练,晚上自己给自己开小灶,还要顺便包了早中晚餐的制作,比学校还要高强度的体能消耗让绿谷几乎一沾着枕头就睡,即便如此他还是会强撑着眼皮检查一下每天的邮件。

 

“丽日同学还是老样子啊,感觉大家都过得很充实呢。”

“?轰同学有发来邮件,‘职场体验怎么样?’总觉得有点受宠若惊……”

“饭田同学……还没回我的邮件……”

 

他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回复的短信停留在了编辑中的状态。绿谷当然不会知道,怀着忐忑心情向第一个和自己交换了邮件地址的朋友发出了第一封邮件的轰焦冻,盯着手机看了足足十分钟,依然没有收到回信。

 

乘坐开往涉谷的新干线前往实习地点,终于有了空闲的绿谷掏出手机,还没看呢就被格兰特里诺吐槽说“现在的年轻人就知道看手机。”

他有些无奈的撇了撇嘴,这个老爷爷的嘴毒已经不是一两天的事了,经历了三天的地狱训练他已经习惯了,倒不如说不被损两句还会不舒服。

现在还在保须市内……说起来饭田的职场体验地点就在保须市吧?果然还是打个招呼比较好呢。

这么想着的绿谷想要发条短信,却发现自己的编辑栏里还有一条不明不白的信息。

“感觉自己有很大的收获!”

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绿谷盯着信息看了三秒,最后把它当做自己太累了随手打出来的自勉语言,轻敲几下键盘删掉之后开始写给饭田的信息。

“我正从保须这里过哦!!饭田你那边感觉怎么样?”

他等了几分钟依然没有回信,不好的预感从心底升起。饭田从来都是在看到短信以后的三分钟内回信的,而现在已经过了五分钟不止了。联想到昨天也很晚回复的信息,担忧进一步的加重了。

 

2.

 

手机震动了一下。

对其他人来说这可能是非常普通的一件事,但对轰焦冻来说意义不同寻常。他不喜欢和人扎堆,最诚实的体现就是通讯录里寥寥无几的联系人,不久之前父亲是在黑名单里的,现在托绿谷的福终于进阶到了普通联系人。

姐姐冬美更偏向于直接打电话,母亲从来不会主动找他,父亲就在前头跑着,那么可能发信息来的就只剩下了——

绿谷?!

在思考之前意识到可能性的身体已经将手机掏了出来,行进中看手机的确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总是偷偷看自己这边的父亲已经大喊起来。

“焦冻!看着我!别就知道看手机!!”

 

“望江路4-2-10胡同。”

不是自己所期待的回信,只是一条莫名其妙的地址。绿谷不是那种会恶作剧的人,那么一条没有前因后果的地址说明了什么?他处在很危险的境地里没有时间多说,他需要帮助。

轰焦冻本能的动了起来,在比对任务重要性和考虑危险性之前,有什么比去救自己的朋友更重要的事情呢?他转身就跑,保须市他并不熟悉,为了更快的赶到绿谷身边他必须抓紧每一分每一秒。

“焦冻!你这是要去哪!!!”

“望江路4-2-10胡同,等你那边解决了或者有看到闲着没事的职业英雄就过来帮忙吧。”

“我的朋友好像遇到危险了。”

父亲和绿谷,轰焦冻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绿谷出久。一方面是因为绿谷需要帮助,另一方面,是隐藏在心底的,想要见他的冲动。

这是从不久之前刚刚开始的、并将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蚕食着轰的理智的,渴求。

从心底开始蔓延开来,一寸一寸慢慢成长。

 

3.

绿谷的表情看起来很惊讶。

左半边的火焰燃烧着,高温点燃了自己的血液。对手是干掉过不少职业英雄的棘手人物,尽管如此轰还是抑制不住自己雀跃的心情。自己赶到的很及时,场面似乎是英雄杀手要对饭田做些什么——绿谷动弹不得,趴着的姿势是很少见的弱势,这个看上去很好欺负的男孩子其实非常的强势而固执。

他想起了体育祭的时候破破烂烂的绿谷,不管是骑马战还是之后的对战,这家伙总有办法把自己搞的伤痕累累。这次看上去好多了——至少还没有断手断脚。他努力地抬起头看着自己。

“你为什么会……”

“还有…你的左手……!!”

“这句为什么…应该是我的台词吧。”

 

总之先把这些失去战力的家伙带到安全的地方。

坚冰从脚下快速铺开迫使英雄杀手让开道路,然后用火焰将其逼至高处,于此同时借用冲击力将三人卷至身后。完成了准备工作的轰正式直面英雄杀手。这个奇形怪状的男人耷拉着一条看上去就很恶心的舌头,眼睛透过纱布满怀恶意的盯着他看。

“轰同学!千万不能被那家伙碰到你的血!!”

“他的能力大概是通过用嘴摄取他人的血液来封存对方的行动能力!!”

 

远距离作战。

这个词刚浮现在脑海中,对方掷出的匕首就在自己脸上划出了痕迹。行动速度比自己想象的要快,虽然勉强用冰挡住了直接攻击,但是上方——在掷出匕首的同时刀被扔向了半空中,此刻正旋转着刺向自己。来不及躲闪,衣领便被揪住,凹凸不平的舌头离自己的脸只有几毫米的距离——

火焰燃起。

 

好强。

就像是面对父亲一样,经验,技巧,甚至个性都要命的强大,用脚趾想想都知道这是目前自己完全没办法应付的敌人,但是轰却没有感到害怕,他的身后有想要保护的人,他不能退缩。

远距离作战。

拔地而起的冰壁将英雄杀手逼退几米。他想尽办法拉开差距,身后的几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行动能力,一旦被舔到就等同于将军。

“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来插手……快住手啊……”

饭田的声音。

他往后瞄了一眼,昔日的元气满满的班长此刻露出的是熟悉的、阴鸷的眼神。他知道的,以往照镜子的时候无数次看到过的这个眼神。他知道有着这样眼神的人视野会是多么的狭窄,他也知道只需要简单的一句话就可以改变一切。

冰壁被利刃破开,刚燃起火焰的左手被刺穿,疼痛在一瞬间占据了全部的思绪,只有几秒的延误却造成了无可挽回的失误,他只来得及看向空中,高高跳起的恶徒举着长刀向他刺来。

躲不开了!

疼痛让身体变得迟缓,闪避已经来不及,他挣扎着发动右半边的能力想要阻挡刀刃——

 

以前所未有的高速蹦跳起来的绿谷撞上了英雄杀手,拽着他的围巾将人甩了出去。

“绿谷!”

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连带着手臂的疼痛也跳了一下。绿谷的撞击并没有对英雄杀手造成多少伤害,相反他借力在绿谷腰上狠狠地撞击了一下。男孩失去平衡滚落在地,英雄杀手却一个翻滚稳稳站住,并作出了攻击的姿势。

“绿谷快躲开!”

来不及多想,轰甩手几道冰刃将绿谷护在里面。

 

现在,一个人变成了两个。

通过推理可以得知英雄杀手的能力和血型有关,然而事到如今弄清楚对方的能力也没有什么意义。摆在他们的面前的形势变得更严峻了,没有行动能力的伤员两人,强出自己一个等级的敌人一名,轰受了伤,绿谷也好不到哪里去。

“眼下应该立刻带上两名伤员撤退…”

“但是他的反应速度可以轻易避过我的冰冻和火焰,所以争取不到撤退的时机。”

“看来只有在职业英雄赶来之前避免近身,且战且退才是最佳选择了。”

 

自身的弱小,无力从未像此刻一样清晰地展现在轰焦冻面前。战胜不了,这个念头从战斗开始就盘旋在脑海里。但是没关系。

 

因为你在我身边。

 

“就由我俩,来保护他们吧。”

 

END

 

おまけ

 

“这次多亏了轰同学……要是你没有赶来的话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缠满纱布的绿谷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自己的脸,“不过真是没想到轰同学居然也会这么热血沸腾…”

“比起这个、”轰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开始在枕头下摸索,“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为什么不回我邮件?”

“……诶?!”

 

之后绿谷养成了一看到轰的邮件就立刻回复的好习惯。

 

评论(1)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