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出】无脑小甜饼

很久以前的噗浪点文。进度2/5

先为自己的失信土下座道歉。


意外公开恋情

 

to季风♥

 

事情从上鸣带来的水果糖开始。

看上去是很普通的水果硬糖,却是打乱了颜色和味道的奇妙组合。橘色的糖果吃在嘴里却是葡萄味的,另一颗橘色却又变成了西瓜味,对未知的好奇让班级的少年少女们几乎全都加入了试吃大队,彼此分享着吃到的奇怪组合。

但是糖果的数量是有限的,所以最后每人都分到两颗小小的、被包裹在漂亮的彩色糖纸里的糖果。

“我的糖果是红色的……会是什麽味道呢?”

绿谷剥开糖纸,怀着期待的心情将糖果卷入口中。非常意外的,薄荷的清凉在嘴里蔓延开来,和预期相差有点大的味道让绿谷忍不住惊叫出声。

“啊!”

“怎麽了?”

坐在斜后方的轰有些担心地站起身来,三步并做两步走到绿谷身边。在绿谷的正前方不屑于吃糖的爆豪正被上鸣和切岛举着一颗黄色的糖果追赶,另一边饭田和丽日正在讨论要不要彼此交换糖果。

没有人注意这边。

轰焦冻想着。

“不、只是味道和想象的不一样有点惊讶……明明有做心里准备却还是被惊到了,抱歉让你担心了……”

“是什麽味道的?”

“诶?颜色是红色的,味道确是薄荷味的……”

似乎要证明自己说的话,绿谷吐出舌头,舌尖上摆着一颗被舔得圆溜溜的红色糖果。

他展示了一下,又觉得自己这样的行为不妥,刚想缩回舌头就被嘴唇上温热的触感吓到了。

等等、

轰焦冻按一手住了他的肩膀,一手捏着他的下巴,飞快的用舌头勾走了绿谷嘴里的糖果。

等等、这里是教室吧???

他在教室里和轰同学接吻了?!

绿谷已经完全不能思考了。

罪魁祸首似乎很满意绿谷的反应,他舔了舔嘴角。

“多谢款待。”

 

应该没有人注意这边。

轰焦冻像偷了腥的猫一样心满意足,嘴里的糖果甜得让他忍不住想笑,意识到快要上课的轰转身想要回座位,却看到了凝固了的濑吕。

胶带男孩瞪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和绿谷的方向,嘴唇蠕动了几下。

这下糟糕了。

轰焦冻面无表情地想着,下一秒濑吕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教室。

“轰……你和绿谷……!?”

 

声音把全班的视线都吸引过来了,几乎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看向他们的方向。过大的信息量让绿谷的脑袋直接冒烟当机,害羞的男孩把脸埋进臂弯假装鸵鸟。

“什麽什麽?轰同学和小久同学怎么了?”搞不清状况的丽日询问着旁边的饭田。

“刚刚发生了什么吗?”

“好像轰走到绿谷那边去了吧?”

稀稀落落的讨论声响起。

 

已经这样了也瞒不住了吧?

在不到一秒钟的犹豫之后轰拽着绿谷的手把人揽进怀里,他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紧张的情绪,声音带上了一丝不可察觉的颤抖。

 

“我和绿谷在交往。”

 

他想了一下,低头亲了绿谷一口。

 

“这种的。”

 

“……”绿谷出久恨不得现场昏过去。

 

 

END

 

一礼拜后八百万同学给全班都配备了高质量墨镜。

 

 

はじめまして 

 

to 三三♥

 

绿谷引子下班回家的时候发现玄关多了一双鞋。

尺寸看上去是男孩子的一双白色靴子,端端正正地并排和自家儿子的红色运动鞋摆在一起。

她非常熟悉这双鞋——她知道这双鞋属于一个名为轰焦冻的孩子,那孩子的头发是半红半白的,长得俊秀帅气,虽然左眼处有一块烫伤。在某次好奇之下她问了出久伤疤的由来,得知了一个有点悲伤的故事。

“我回来了——焦冻君今天来了?”

“欢迎回来——”

绿谷引子脱下鞋子解放劳累了一天的双腿,熟练地从鞋架上拿下拖鞋换上。她对轰的造访一点也不感到意外——要说意外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在儿子升上高中之后的某个周五,她第一次在自家玄关看到了外人的鞋子。

当时心里满满都是‘天哪出久交到朋友了吗?!’的惊叹。她记得自己连鞋子都没摆齐就手忙脚乱地跑进屋子,然后看到了客厅里进行学习交流的两人,看上去非常精英的雄英学生拿着笔记本耐心地给出久讲题,听到动静之后乖巧地抬起头。

“啊、那个,妈妈……”有些窘迫的出久下意识地调整了坐姿,“这是轰同学,我的……朋友。”

“初次见面,我是轰焦冻。伯母您好。”

转眼已经三年了——

绿谷引子感叹着时光飞逝,今天她似乎有点喜欢怀旧,脑子里满满都是过去的回忆。

轰焦冻第一次来绿谷家留宿的原因是学习上的探讨,因为是突然作出的决定绿谷引子没有一点准备,晚饭就是普通的小菜,简单到她有点不好意思拿来招待客人。

“出久真是的,下次有朋友来要提前跟我说啊!”

被埋怨的儿子低着头扒饭,脸红红的,他蠕动着嘴唇嘟囔了什么,问起来却只有一句没什么。

孩子长大了总有自己的秘密的。

引子记得当时自己是这么想的,现在也是这么想的。三年来磕磕绊绊地成长,她的出久终于也要高中毕业了。出久的成绩一直很棒,三年间受到了无数瞩目,她既骄傲,也为孩子感到担心。

“有焦冻君在出久身边真是太好了……”

从电视报道上看轰好几次帮助出久化险为夷。他们的搭档甚至被好事的媒体评为了最默契的搭档。作为妈妈的引子自然是有一直在关注孩子的信息的,对于轰这个孩子她实在是很满意。

“不过毕业之后会各自到不同的事务所去吧?希望还能彼此联系……”

她慢吞吞地往客厅里走,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不知道在想什么。她有种奇怪的预感,似乎今天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要发生了。

 

她拉开客厅的门,房间的陈设是看了十几年的熟悉。客厅中央的茶几前绿谷出久和轰焦冻跪坐在布团上,两个人看上去都很拘谨。绿谷引子注意到轰穿了西装,笔挺的布料把人衬得更加帅气。

“抱歉路上稍微有点堵车,两个人都饿了吧?我这就去做饭……”

“伯母、”轰打断了绿谷引子,“不,妈妈,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

妈妈???

胖胖的母亲大脑一片轰鸣,她终于知道眼前的违和感和熟悉感是哪里来得了。似乎要印证这种熟悉感,她眼睁睁地看着轰焦冻的动作和记忆中的画面重叠起来。

“请把出久交给我——”

 

是电视剧里的求婚呢。

 

不对不是想这个的时候……该怎么办?

 

绿谷引子大危机。

 

END


评论(9)

热度(299)